劉曉波與顧曉軍的“政治遺産”之比較 

2017/7/8  
  
本站分類:其他

劉曉波與顧曉軍的“政治遺産”之比較 

劉曉波與顧曉軍的“政治遺産”之比較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四十四 

 

  看到石三生的《請王丹、吾爾開希推薦顧曉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看到余傑的“很多北師大學生說:‘吾爾開希是我們的行動領袖,劉曉波是我們的思想領袖’”,就忍不住想寫“劉曉波與顧曉軍的‘政治遺産’之比較”。 

  劉曉波的“政治遺産” 

  劉曉波的“政治遺産”,給人們留下印象的是“三百年殖民地”、“我沒有敵人”、“80憲章”。 

  “三百年殖民地”,當不是“從哪位先人那裏抄來的”,而是與當年的《解放月報》記者話趕話、趕出來的。如劉剛所說,“曉波沒有什麽高深的政治思想,沒有很強的邏輯思維”。 

  就劉曉波的“三百年殖民地”,2011-12-10,我寫過篇《劉曉波思想再批判:三百年殖民地》。“三百年殖民地”的錯誤,不是《解放月報》記者及劉曉波想象的“賣國主義”之類,而是邏輯與立論的錯誤。 

  二戰、美國不要求土地,已讓“殖民主義”淡出了人們視野。如是,上哪去找殖民中國三百年的主兒呢?劉曉波最後也說,“殖民地時代已經過去了,沒有人會願意再背中國這個包袱”。既然如此,這麽扯、做什麽呢?“三百年殖民地”的邏輯與立論,都不成立。 

  “我沒有敵人”,是劉曉波是從曼德拉那裏抄來的。而曼德拉有沒有抄襲甘地或馬丁·路德·金,我也做過很深入的研究。我想說的是:就思想而言,不是政治領袖們的長處。因,政治並不寂寞;而思想,則是人一生的苦寂的跋涉。 

  2011-12-7,我也寫過篇《劉曉波思想批判:我沒有敵人》。“我沒有敵人”,也是邏輯與立論的錯誤。因為,“敵人”不以你的意志為轉移。當有人視你為敵人時,你便有了敵人,說“我沒有敵人”也不能沒有了敵視你的人。 

  劉剛及吾爾開希,都為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辯護過;但,辯護是無力的。因,“我沒有敵人”已經是一種誤導,已經成為了中國民主化進程中必須糾纏、而又糾纏不清的、讓人費時費力的思想的糟粕。 

  “80憲章”,也是劉曉波抄襲的,是從“七七憲章”抄來的。七七憲章(Charta 77),為捷克斯洛伐克反體制運動的象征性文件,1977年公布,發起人是哈維爾等。 

  “七七憲章”,是要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遵守赫爾辛基協約中的人權條款等,有242人簽名。“七七憲章”的意義,則是促進了“地下文化”,如“地下出版物”、“地下大學”、“地下教堂”等等,形成了與政府抗衡的“第二文化”圈、“第二文化”現象。 

  然而,中國與捷克的文化背景不同。劉曉波的“80憲章”,更像是“公車上書”。盡管“80憲章”也是一種抄襲,但,不是劉曉波的“80憲章”沒有意義,而是無法形成廣泛的、足以促成“政變”的條件。或者說,劉曉波的敵人的智慧與能力都遠高出了劉曉波。 

  簡單概括:毋庸諱言,劉曉波的影響力是一流的(這裏不談共産黨),甚至超過了聖者達賴喇嘛。但,思想能力是低下的。政治能力,也未必就比劉剛高。總之,劉曉波已是一個——被遠遠誇大了的政治符號。 

  顧曉軍的“政治遺産” 

  顧曉軍的“政治遺産”,主要包含已出版的《大腦革命》、《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與《打倒魯迅》,及正在編撰的《顧曉軍主義經濟思想》。 

  《大腦革命》,因出版分類為哲學,大家常強調其中的“化繁為簡”的“顧曉軍主義哲學”;後來,大家又強調其中的“你做一件事,常常只考慮你與對方的關系。其實至少還有一人在觀察你(事實上遠不止)”的、非點線面的、真正的“立體思維”。 

  其實,《大腦革命》中有很大篇幅再講“打破框框”、“顛覆思維定勢”、“解放思想與思想自由”等等。為什麽要講“打破框框”、“顛覆思維定勢”、“解放思想與思想自由”等等?聯系“化繁為簡”與“立體思維”來看,就該明白了。 

  而《公正第一》,原本就是針對社會上出現的強拆、自焚、上訪、截訪、黑監獄和刑訊逼供、頭頂放炮、躲貓貓、喝水死、洗臉死、睡覺死、蓋被死、發狂死、摔跤死、妊娠死、衝涼死、骷髅死及三鹿奶、雙彙肉、蘇丹紅、瘦肉精、掉白塊、毒火腿、避孕鳝、镉大米、石蠟鍋、陳化糧、地溝油、甲醇酒、轉基因、人造蛋等等寫的。 

  《公正第一》,是理論化的“批鄧理論”,是“鄧小平是制造中國社會不公的罪魁禍首”的先行。《公正第一》,在人類社會史上首次提出與論證了“公正”價值觀,批評了只講“平等”不講“公正”的社會主義左傾思潮。 

  《平民主義民主》,則在《大腦革命》與《公正第一》的基礎上、主張一種非精英主義的民主。《平民主義民主》,用缜密的思想與邏輯駁斥“素質論”、“打天下就該坐天下”等,是平頭百姓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爭取自由、民主與公正的理論武器。 

  《平民主義民主》,講解了社會主義必然消亡的道理,解釋了未來社會的主要鬥爭與形式——精英主義民主與平民主義民主的動態平衡。這種平衡,是社會發展與利益向普通民衆傾斜之間的輪替與需要。 

  《打倒魯迅》,是挑戰毛澤東及中共一手包裝起來的僞權威,是向一貫的灌輸說不。《打倒魯迅》看起來是勘史,其實是“解放思想與思想自由”的先行。可以說,不懂得《打倒魯迅》的意義,就請你不要說你也是在追求民主之類。 

  民主不是統一思想,而是自由。而所有的自由之首,就是思想的自由。不敢“打倒魯迅”、不敢還曆史真面目,談何學術自由?《打倒魯迅》,是以追求學術自由為前導、達到思想自由為手段、實現言論自由等為目的。 

  《顧曉軍主義經濟思想》,分“時代指數”與“批鄧理論”等幾個部分。“時代指數”,是在破除“黨恩論”中脫穎而出的,她告訴人們:時代在前進,沒鄧小平或誰的領導,中國一樣會進步。 

  相反,“雙軌制”加劇了中國社會的兩極分化。如果一定要說黨有功,那麽,中國需要扶貧的貧困人口,就是黨的過。還有整個社會的道德的淪喪及環境汙染等等,都是黨的過。 

  簡單概括:顧曉軍的“政治遺産”,是實打實的——只有在這裏不便全部诠釋的,而沒有言過其實的。《大腦革命》、《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及《打倒魯迅》,均已出版、公開發行,可隨時接受任何讀者的詢問或指責或批判。 

  劉曉波與顧曉軍的“政治遺産”,分列如上。說比較,但我就不作比較了,因誰也不傻。謹錄石三生的《請王丹、吾爾開希推薦顧曉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之中的一句留于此:“蔣經國先生若堅持老蔣的理論,會有台灣今日之台灣的島富民強嗎?” 

  是呀!若蔣經國先生堅持蔣介石的做法,會有今日台灣的民主嗎?道理,就是這麽簡單。誰都可以裝睡,但,裝睡者心裏想的、根本就不是中國民主。  

              顧曉軍 2017-7-8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9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苏冀    
苏冀
https://seeddxyy.wordpress.com/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