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 論文閱讀:丁振翔《唐前山/水銘文研究》

2017/7/5  
  
本站分類:藝文

01 []  論文閱讀:丁振翔《唐前山/水銘文研究》


01 []  學位論文閱讀
 
昨收到好友Chen-Hsiang Ding​的論文,今天花了一個下午閱讀完畢。論文的題目是《唐前山/水銘文研究》,過去一般人對於「銘」的接觸大概是國中時讀過劉禹錫〈陋室銘〉、崔瑗〈座右銘〉。高中國文大約只有在〈典論論文〉讀到「銘誄尚實」,或是大學國文可能讀過張岱〈自為墓誌銘〉。
 
座右銘用以自戒、墓誌銘隱惡揚善,成為大家對於銘文的基本認識。但此論文在褒贊與警戒的山/水銘文外還別立一章談論題詠。從某些作品也可發現逸離銘文自戒的傳統而改為戒示他人。(不過我也有個問題:警戒自我與警戒他人的界限有那麼明確嗎?自我與他人會不會被涵括於「我們」的概念中?也就是這些創作者在警戒自我的時候也預設了對世人的警示?又或是對於世人的警示當然也包括了自我,畢竟自我也是世人之一。)
 
我對於這些古典文論的辨體實在外行。但在閱讀的過成中浮出的一些問題:銘與賦的關係、山/水銘文與山水詩的差異等,在此論文都有提及。
 
振翔的文筆清爽乾淨,我特別留意到在每章每節的收筆處,文辭會略顯抒情清麗。我尤其喜歡這一段論述:
 
〈石帆銘〉保留了以上不同體類中行路的苦險驚懼,而其特殊性在於,除了提供天/地或海/天的遼闊框架,還彷彿站在一個相對的制高點,不是要抒情諷諫,不是要談如何認同或抗拒,也並非偏重抉發山水美感,而是俯視著一切,這條路(山路水途/世路/仕途/人生)是有著已知和未知的危險艱難的,如銘文中諸例所示,但仍有很多人以相異的理由履涉險道,接下來便是抱持何種態度和方法慎行或止步的個人選擇了。(頁79)
 
在此恭喜振翔完成論文,也謝謝不吝寄贈。此論文來日將交由致知學術出版社正式出版,屆時請有興趣的朋友多多支持鼓勵!
 
————
 
[] 學位論文閱讀計劃 []

有鑒於大家辛苦完成學位論文,但可能除了教授與口委外,很少人會去閱讀。我便想嘗試當讀者,徵求身邊的朋友的學位論文:你送我一本碩、博論文,我便會找時間把它讀完。然後寫一篇簡單的讀後感。
 
雖然我不能提供專業的意見,但我會好好讀過(除非我真的讀不懂啦)。如果你覺得自己的論文很寂寞或是你很想與我分享論文,歡迎跟我聯絡。😎

「擺弄」:https://www.facebook.com/popo968/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