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154位諾貝爾獎得主關注顧曉軍

2017/7/3  
  
本站分類:藝文

請154位諾貝爾獎得主關注顧曉軍

請154位諾貝爾獎得主關注顧曉軍
《中國網絡民評官百人團》石三生 九州評論·之九百二十五

正如組織了154位諾貝爾獎得主為劉曉波呼籲的楊建利博士所說:“我特別希望莫言先生和屠呦呦女士能簽名…我相信他們是人道主義者”。

其實,不用楊建利博士說,雖然貴為中共作協副主席,雖然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的文學甚至連他家鄉的父母官許立全都不能感化。但說莫言副主席肯定是一名“人道主義者”、則是完全沒有疑問的。

也別說是莫言了,史上有名的、殘暴兼流氓成性的朱溫朱皇帝,也曾在兩軍對壘之時,做出過應敵人的懇求緩攻不說,更在撤退之時,留下大批糧食、救了滄州數萬人性命的佳話。因此,洪邁公才有了“義理所在,雖盜賊凶悖之人,亦有不能違者”之說。朱皇帝尚且如此,莫言副主席又怎麽可能不是個“人道主義者”呢?

當然了,人道歸人道。但楊建利博士僅憑自己一廂情願的“人道主義”,就希望莫言副主席聯署簽名,估計是沒什麽希望的。于劉曉波,莫言當年在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因為他之前已經說過“我希望他能盡快獲得自由”,就對後來記者的追問頗不耐煩,甚至連重複一遍都不肯。楊博士還指望打著“人道主義”的幌子請莫言簽名,實在是有點兒得隴望蜀了呀!

那無道的昏君朱溫朱皇帝能先撤兵,後留軍糧解救自己的敵人,將一樁善事做到底。但莫言們的文學注定了只能作為自己進身、撈錢的資本,又怎麽能指望如此這般的作家一而再、再而三地發揚什麽“人道主義”呢?

所以,楊博士真的想讓那些具有“人道主義”情懷的人們簽名聲援、給中共以壓力,莫不如請領簽的達賴喇嘛所說的“當劉曉波簽署了「零八憲章」,並提出中國需要民主、自由,以及法治的要求時,激勵了數百民中國知識份子以及相關民眾的共鳴”中的“數百中國知識分子”聯署簽名。如此簽名,好處有三:

其一,楊博士請一些洋人簽名,難免有胡亂幹涉中共內政之嫌。擁有許多個自信、兼財大氣粗的中共,又怎麽可能會因此屈服呢?而請“數百中國知識分子”簽名,則毫無疑問是內政。

其二,楊博士如果請“數百中國知識分子”聯署簽名,至少、表達的是一種民意。而于所謂的公車上書一般的民意,最是愛民如子的習近平主席也是不好置若罔聞的吧?

其三,之前,楊博士已經組織過134位諾貝爾獎得主為劉曉波呼籲,結局、大家都看到了----徒勞無功不說,還患上了絕症。此番,雖然增加了20位獲獎者。又能怎樣呢?就算僥幸把劉曉波接去美國醫治,治的好便罷。萬一,治不好呢?那15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會徒增一種負罪感嗎?

而楊博士若換成組織“數百中國知識分子”聯名上書,一可檢驗劉曉波先生的“零八憲章”到底有沒有一點功效。二也是已經共鳴過的“數百中國知識分子”們的義不容辭的責任、或曰“人道主義”了。

或許,楊博士會為自己已經組織了154位的諾貝爾獎得主而無法交代。不如,就應了石三生我的“請154位諾貝爾獎得主組團推薦顧曉軍”的請求?

貴為美國政治學博士的楊建利先生,自然也應該關注過備受中共打壓的、顧曉軍先生的三千多篇與中共做政治遊戲的理論文章。與劉曉波那些連他自己都無法自圓其說的理論不同,顧曉軍先生的不論是“公正第一”、還是“平民主義民主”理論,都經過了自洽關。

非但如此,顧曉軍先生還將其理論不斷地運用于諸如“打倒魯迅”、“批鄧理論”、“三個代表是扯淡”、一直到促使“兩口子降級”、促成中共給老農發錢回應其“消滅零收入”等等無數社會實踐中。

如劉曉波,八八年還大談什麽“三百年殖民”;八九年卻組織學子們以絕食要挾尚處在農耕文明、連被殖民都不能的中共實行民主。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如劉曉波,一邊大談“我沒有敵人”;一邊卻被中共關進了大牢。如今,竟然要與劉霞一起雙雙逃離這個“我沒有敵人”的國度,情願“死也要死在西方”了。

不知聰明如楊建利博士與15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您們能替劉曉波自圓其說嗎?如果不能,為什麽不關注一下在理論上完全能自洽的顧曉軍先生呢?

再次懇請154位諾貝爾獎得主:集體向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委們推薦“公正第一”、推薦“平民主義民主”、推薦顧曉軍先生吧!

 

【石三生2017年7月3日 星期五 05:38】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