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健康之我見 

2017/7/1  
  
本站分類:其他

劉曉波健康之我見 

劉曉波健康之我見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三十五

  

  打開推特,見何頻發的“劉曉波肝硬腹水,癌細胞向全身擴散,今天剛剛看望了他的人說:來日無多。目前是中西共救,西治中調,但中共仍然阻止劉霞向外界介紹劉曉波病歷。歐美正在組建醫療隊,希望前往中國。全球更多的力量,正在介入……”,我轉了。 

  見自由亞洲電台新聞發的“內幕:15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聯署救援劉曉波 bit.ly/2tpD58c 僅僅三天就聯系到15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我也轉了。 

  轉罷,我想:“聯系到15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又有什麽用?如果,屈從于15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那黨就不叫黨,中共也不是中共了。 

  政治,其實也是生意,是要講條件、講交換的。與其有“聯系到15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的時間,不如請川普給習主席打個電話,談我讓你啥、你讓我啥,是不是? 

  再就是,見“劉曉波肝硬腹水,癌細胞向全身擴散”,我想起我一朋友。我朋友走了已快五年了,也是得肝癌走的。從發現到走,僅僅五個月。肝癌,很多都是一發現就是晚期,回天無力。 

  當然,我朋友的醫療條件肯定不如劉曉波,但那也是空軍454醫院,也是不怕花錢、用最好的進口藥等等。 

  結果,錢是花了,人還是走了。因此,我覺得:是不是大家應該想想後事了? 

  有人說,劉曉波肝癌是坐牢坐出來的,那麽,是不是也該想想——怎樣才能不坐牢、回避坐牢,又能宣揚民主、推進中國民主進程? 

  昨天,石三生寫了篇《請達賴喇嘛、劉曉波聯袂推薦顧曉軍》,寫得非常好、非常有見解。 

  再,勞力幾年前寫的《一個中國網民對諾貝爾和平獎評委的期盼》,也非常的真實。大家不妨看一看,思考思考,如何? 

  講“孝道”,或“哭喪”,自然好。可,若人死了,不死的人不還得過嗎?因此,“孝道”與“哭喪”,其實不是為了將死之人,而是為了自己,為了向世人表明——我才是孝子。 

  是不是這樣呢?也許我說得刻薄了點。但,我還是覺得:請川普給習主席打電話與安排劉曉波身後的事,才是眼下最最應該做的事。  

              顧曉軍 2017-7-1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