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肝癌晚期,我的擔子更重了

2017/6/29  
  
本站分類:其他

劉曉波肝癌晚期,我的擔子更重了

劉曉波肝癌晚期,我的擔子更重了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二十九

  

  劉曉波肝癌晚期的消息傳來,吾爾開希在推特上道:“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是一種謙遜的說法,換成我就是:你們土共配不上作我的敵人!” 

  吾爾開希這話,第一層,一是認同了劉曉波是溫和派之說,二是對溫和派不乏批評之意。第二層,則是表明了吾爾開希是強硬派。 

  其實,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又何嘗沒有“你們土共配不上作我的敵人”之意呢? 

  我以為“配不上作我的敵人”,不切實際了。 

  由此,我想到溫家寶的中國實現了現代化後就自然會實現民主的論調(這論調,該叫遠景論吧),想到了楊恒均的“七十年論”(楊提出“七十年論”,是十多年前。于當時而言,這該叫延緩論吧),想到了五毛們說的西方民主不適合中國國情等。 

  與上相反的,是劉剛的速勝論(劉剛從未提出過速勝論,但劉剛熱衷于策劃大事件,而策劃大事件的內心動機、不就是求速勝嗎)。第二種速勝論,則可數王一鳴(王一鳴也從來沒有提出過速勝論,但王一鳴提倡“殺村長、制燃燒瓶”。“殺村長、制燃燒瓶”,不就建立在速勝的基礎上嗎?否則,無論是殺村長還是制燃燒瓶,不都是大罪)。 

  于西方民主不適合中國國情,我嚴厲批判:社會主義是人造社會,民主是自然社會;兩者相比,顯然是社會主義違背人們的意願,不適合國情。 

  于遠景論、延緩論,我也要批判:民主講得是現在時。把民主當願景,至少是種欺騙。 

  于速勝論,我只是指出:不能過于想當然。 

  與速勝論相比,我屬穩健派。 

  劉曉波,已肝癌晚期;我顧曉軍身上的擔子,就更重了。 

  願劉曉波安心養病。更願他人生中最後的日子,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  

              顧曉軍 2017-6-28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