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氛圍

2017/6/24  
  
本站分類:其他

民主的氛圍

民主的氛圍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二十六 

 

  現在時(我身邊的) 

  因Emma管理的@guxiaojun533最近又活躍起來,我想到給@guxiaojun812換個頭像,以便有所區別。 

  也因不愛照相,就從《六四重犯劉剛,28年後闖北京機場》的視頻中截取了一枚。更因不夠清晰,就在顧粉團征求意見“我換了推特頭像,如何?” 

  勞力問:“是說到劉剛那一輯中的吧?”否悟說:“先生好!您這圖像我的直觀感覺是特開心,且有點壞壞的意思”。海闊天空言:“老爺子精神好,氣色佳!”如是,我便道:“好,那就用這個。” 

  把以上轉發到推特上,巴掌大的靈魂道:“還是用此前那個頭像吧,那個頭像顯得年輕些”。我解釋:“謝謝!可確實是老了呀,再說劉剛和曹長青都說我‘鼻孔朝天’,三是@guxiaojun533動起來了區別下。” 

  巴掌大的靈魂,用“小紅心”認可了我的解釋。 

  雖還有大鐵棍醫院童主任認為“郭德綱似的”,但這換頭像的事,基本可以定下來了。 

  這,其實就是一種民主的氛圍。 

  過去時(以劉剛為例) 

  一、你如果給劉剛提建議,如果他不滿你的建議,他一定會問你,憑什麽要求他這樣那樣,並宣稱他沒有朋友,你不是他的朋友,他不把你嗆得死去活來,那他就不算英雄、不是劉剛。 

  二、而劉剛給別人提意見,卻不管你是否能接受。以劉剛闡述“六四”細節為例。劉剛說“民主沙龍”是他搞的,後來交給王丹的。不管劉剛說的是否準確,劉剛戡史總是好的。可結果,劉剛成了孤家寡人。 

  當然,劉剛成為孤家寡人,還與他攻擊了柴玲、周封鎖等等有關。攻擊了柴玲、周封鎖等等,也不等于劉剛就不對。其實,方法是非常重要的。如我,幾乎天天在“攻擊”劉剛,劉剛N次翻臉,我就不翻;不但不翻,我緩一緩,還繼續“攻擊”。 

  而這“緩一緩”,就是藝術、就是分寸,也是一個人的弘大的胸懷。試想,劉剛如能這樣與王丹談“民主沙龍”,會不會好一些呢?當然,這不是劉剛的罪過。但,如果說劉剛沒有一點責任,我不服。 

  其實,很多事情是以點帶面的。如今的海外民運,如同被分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領地,如沒大事便老死不相往來。 

  顯然,這不是民主的氛圍。 

  回到現在時 

  一、今年,我真正能發推文後,我一直在推特上調解劉剛與趙岩的關系。我以為,有認識不同、立場不同,可以繼續鬥,但不要罵罵咧咧。一度,劉剛與趙岩關系還不錯,曾稱兄道弟。 

  我還沒有能力改變劉剛,但我覺得應該可以潛移默化地影響他。何況,劉剛也應該明白,孤家寡人不好,搞民主不能這樣搞。 

  二、郭文貴也介入了海外民運。有人說,郭文貴罵胡平、章立凡等等,是為維持自己的熱度。我倒是覺得,郭文貴攪攪好,讓海外民運動起來、重新洗洗牌。 

  有人說,劉剛是哪熱往哪貼。我不反對。然,劉剛用小說的筆法,說郭文貴“放狗咬人”欺負“一個年逾古稀、老眼昏花的胡老夫子”等等,就是劉剛在找郭文貴的罵。 

  好在,郭文貴也真的罵了劉剛。這,應該是可以讓劉剛覺得很有面子的。 

  小結 

  民主的氛圍,不應該是一小塊一小塊的領地,而是——從宏觀看,總有話題在爭論,爭論民主應該怎麽搞,尤其是中國的民主怎麽推進。從微觀看,人與人之間,沒有什麽解不開的疙瘩;有矛盾,也是認識上的看法的不同。 

  如果海外民運不能做到這樣,又如何示範共産黨呢? 

  民主的氛圍,不是小問題。無論從宏觀還是微觀,都是在告訴共産黨、指導共産黨,做人做事、應該這樣的。 

  大家說,是不是這樣呢?  

              顧曉軍 2017-6-24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