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總參二部三部往事

2017/6/21  
  
本站分類:其他

回憶總參二部三部往事

回憶總參二部三部往事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二十三

  

  之前寫了《給劉剛胡扯大局觀(推文)》,其後又回了:“在大局觀、縱深感上,你贏不了。小問題上,其實我是讓你。順說:你常說的總參三部,是搞偵聽、電子對抗的。二部才是偵察、包括派出武官。姬鵬飛的兒子,是總參二部的,沒有在三部待過。” 

  如是,劉剛寫了篇《再說總參三部和二部》。我回:“劉大師,《再說總參三部和二部》已拜讀,‘葉選甯的三千伏兵’當是總政的,因葉選甯是總政的。另姬鵬飛的兒子,肯定是總參二部的,還有白相國的兒子。你的博文是分析。而我所指姬鵬飛的兒子是總參二部的,是79年底親眼見他中午上班進辦公樓。” 

  這樣,寫篇《回憶總參二部三部往事》,證明我沒瞎說。 

  1979年,我已上大學了,原單位有指標可參加總參寫作班學習,就活動後去成了。 

  寫作班,白天聽課,晚上看內部電影。我交了兩個朋友,一個姓李,一個姓王。李朋友,是偵察兵,總參二部的。王朋友,部隊在山西(屬哪個部,現在想不起來了)。 

  寫作班學習結束,就到部裏去(總參、總政、總後,是一級部。所謂部裏,是二級部)辭行。那時剛打完中越自衛反擊戰,部裏留我看材料、整理材料,看看有沒有英雄事迹與典型。 

  這麽,又耽擱了一陣。忙完,部裏很感激,問我有什麽要求。我很傻,說沒要求。給二部的李朋友去電話,說要走了。李朋友請我一定去玩。 

  記得,那是個上午,倒了很多車。到李朋友那裏,已近中午。被李朋友接到宿舍(在一大樓上),吃飯、聊天;喝沒喝酒,都記不得了。快上班時,李朋友把我叫到窗口,指給我看,哪是姬鵬飛的兒子、哪是白相國的兒子等。 

  我很傻,不關心這些。反而想,李朋友可能因為是農家子弟(廣東人),所以就特別在意這些。 

  多年後,我去部裏幫助工作,又去過一次總參二部李朋友那裏。他已是宣傳處長(是副師級),家屬也隨軍了,有兩個男孩。 

  依舊是吃飯,送我一本書,是他翻譯的,是美軍的“一招致勝”(書後來被新浪上的網友來南京,騙走了)。談到出路,記得他好像想當武官。 

  吃過飯,領我去二部他的一朋友處。那朋友是女孩,姓張,出過一部長篇小說。家裏挂著劉紹棠題寫的“黑珍珠”。不知“黑珍珠”是不是她的小說名。反正,她不黑,只記得胖乎乎的。她說小說手邊沒有了,抱歉。我估計她拿不出手。 

  她看過我的小說,我見過劉紹棠,話較多。記得李朋友還借故出去,讓我們海聊。 

  她是軍事譯文出版社(全名不記得了)的編輯。後來,也通過一段時間的信,說我與莫言是南拳與北腳等等。 

  總參三部,我也認識一位朋友,是忘年交,姓丁。他寫過一部電影,就是那說從前蘇聯東歸的。 

  我與他,是在總參小說寫作班上認識的。後來,也去看過他(到三部,方位也還記得。但,還是不說為好)。 

  另外,“葉選甯的三千伏兵”,是網上看到的。葉選甯是總政的,也是網上看到的。 

  開始,我還想不通:總政,怎麽派“三千伏兵”(因為,我在下面的政治部幹過)。後來,才想明白了,知道可能歸誰管。 

  劉剛大師幹過軍工,但,隔行如隔山。我相信:劉剛關于二部三部的分析,有誤。 

  就到此為止,我不再說。  

              顧曉軍 2017-6-20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