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要“长牙带刺”,潘功胜、李云泽发声!释放重要信号

2023/12/4  
  
本站分類:其他

金融监管要“长牙带刺”,潘功胜、李云泽发声!释放重要信号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潘功胜和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云泽接受新华社专访,阐述如何贯彻落实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要求,进一步释放了加强金融监管、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金融支持高质量发展等重要信号。

关于金融支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潘功胜再次提到,将为保障性住房等“三大工程”建设提供中长期低成本资金支持。

这让市场对此前传言的PSL(PledgedSupplementaryLending,抵押补充贷款)投放预期再度升温。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PSL是比较适合“三大工程”的融资手段,再次开展的可能性较大。

关于金融监管,李云泽强调,金融监管要坚决做到“长牙带刺”,消除监管空白和盲区。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方面,两人均提到了对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的部署。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机构人士普遍认为,接下来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将加速推进。

PSL重启预期再升温

对于地方政府债务化解,潘功胜表示,央行将会同有关部门指导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平等协商的原则,稳妥化解地方政府存量债务风险,严格控制新增债务,健全债务风险防范长效机制,并在11月2023金融街论坛年会之后,再提“必要时对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地区提供应急流动性支持”。同时,支持地方政府通过并购重组、注入资产等方式,逐步剥离融资平台政府融资功能,转型为市场化企业。

明明对记者表示,央行关于流动性支持的承诺将对地方政府信用形成有力支撑,极大程度提升部分弱资质城投平台的再融资能力,使其能够在信贷市场和债券市场上获得更多支持。

关于金融支持房地产健康发展,潘功胜提到,央行将积极配合行业主管部门和地方政府,做好金融支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工作,为保障性住房等三大工程建设提供中长期低成本资金支持,完善住房租赁金融政策体系,推动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

这也是11月金融街论坛年会之后,潘功胜再提“为保障性住房等‘三大工程’建设提供中长期低成本资金支持”。此前,市场关于央行将开展万亿PSL支持“三大工程”(规划建设保障性住房、城中村改造和“平急两用”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建设的传言在机构间流传已久。

明明认为,“三大工程”是今年以来政府的工作重点之一,能够一定程度上对冲房地产市场下行风险对宏观经济的负面影响,进而提振内需。同时,三大工程又是改善民生、补短板的重要举措,具备必要性与可行性。

“PSL是比较适合‘三大工程’的融资手段,在上一轮棚改的过程中也有实践经验积累,再次开展的可能性较大,不过规模目前尚无法确定。”明明说。

华泰证券固收分析师张继强也表示,PSL是提供资金支持比较合适的工具,一来成本低,二来对外部平衡影响小,三是其创设就是用于政策性银行做基建贷款,当前有再度投放的合适条件。

作为央行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之一,PSL工具创办于2014年4月,发放对象为政策性银行,用途为发放棚改、重大水利工程、人民币“走出去”项目等特定领域贷款。张继强表示,PSL兼具“准财政+宽货币”双重功能:一方面是资金投放具有针对性,仅通过政策银行支持特定项目;另一方面,PSL相当于央行投放基础货币,具有定向宽松的效果,而且期限一般较长(能达到5年),属于中长期流动性投放。

张继强认为,2015年与2022年,央行投放PSL均起到了支撑投资增速、稳定信用扩张的作用,此次如果落地规模或在5000亿甚至以上,而且可能有多轮投放,同时利率仍有下降空间。

对于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稳定发展,潘功胜提到四点:一是更加注重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二是加强与财政、监管等政策的协调配合;三是合理把握利率水平、推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稳中有降;四是统筹内外均衡,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对于接下来的货币政策预期,明明认为,考虑到年底到明年年初的政府债发行压力,预计年底央行有望降准,明年年初有继续下调存款利率和政策利率的可能性。

建立监管责任归属认领机制和兜底监管机制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全面强化机构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穿透式监管、持续监管“五大监管”,消除监管空白和盲区。

日前,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在《求是》杂志发文表示,让金融监管真正“长牙带刺”,强化“对监管的监管”。李云泽在接受新华社采访中表示,下一步,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将紧紧围绕强监管严监管,坚决做到“长牙带刺”,持续提升监管的前瞻性、精准性、有效性和协同性。

如何消除监管空白和盲区?李云泽表示,下一步,金融监管总局将在中央金融委员会的统筹领导下,协同构建全覆盖的金融监管体制机制。一是中央金融管理部门对各自监管领域分兵把守,既要管“有照违章”,更要管“无照驾驶”。二是行业主管部门在职责范围内防范和配合处置本行业本领域的非法金融活动。三是相关职能部门严把登记注册、广告营销等关口,坚决防止乱办金融。四是金融监管总局将牵头建立监管责任归属认领机制和兜底监管机制,确保一切金融活动特别是非法金融活动有人看、有人管、有人担责。推动明确跨部门跨地区和新业态新产品等金融活动的监管责任归属。确实难以明确责任的,由金融监管总局负责兜底。

其中,关于“建立监管责任归属认领机制和兜底监管机制”的提法备受市场关注。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记者表示,这释放了较强的“既要管合法更要管非法”的信号,类似过去P2P出现的问题、非法金融机构无人监管等问题都将得到有效解决。

对于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到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李云泽表示,这次机构改革明确要求,金融监管总局统筹负责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下一步,将重点做好四方面工作:一是加快构建“大消保”工作格局;二是抓住适当性管理这个关键;三是畅通渠道落实分级办理;四是标本兼治化解突出矛盾。

李云泽提到,要制定“有效投诉”认定标准和筛查办法。对此,董希淼认为,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减少过去虚假投诉、反复投诉、非消费者投诉等乱象,缓解金融机构压力。另外,对于消费者权益保护的突出矛盾,李云泽表示,将围绕保险退保、信用卡投诉、车险理赔、个人住房贷款提前还款等投诉相对集中领域,系统研究解决办法,强化源头治理。

中小银行改革化险有望加速

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到,经济金融风险隐患仍然较多,要及时处置中小金融机构风险。

李云泽表示,目前,我国金融业运行总体平稳,整体风险抵御能力较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61%,拨备覆盖率207.89%,资本充足率14.77%,保险业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94%。潘功胜也在采访中表示,当前,我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高风险金融机构无论是数量还是资产规模在金融系统的占比都很小。

下一步,重点是加快推进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对此,李云泽提到了三方面部署:一是坚持稳妥有序、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把握好时度效,充分考虑机构和市场的承受能力,有计划、分步骤开展工作,切实防范处置风险的风险;二是分类精准施策,推动“一省一策”“一行一策”“一司一策”制定风险处置方案,避免“一刀切”;三是深化标本兼治,推动中小银行机构优化结构、提质增效。

潘功胜则首次提到,接下来央行将配合有关部门和少数高风险机构相对集中的省份制定实施中小银行改革化险方案,进一步压降高风险机构数量和风险水平,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处置金融风险,依法保护最广大储户、中小投资者和被保险人的利益。

央行还将加强金融稳定保障体系建设,完善金融风险防范、预警和处置机制,对金融风险早识别、早预警、早暴露、早处置,同时强化存款保险专业化、常态化风险处置职能,丰富存款保险风险处置措施和工具。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中小金融机构的差异化特征明显,风险化解必然需要多方协同,处置方法也会有所不同。

以农村信用社改革为例,作为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的重要模式,去年以来陆续落地的新一轮省联社改革就是按照“一省一策”有序推进。“但中小金融机构不只是省联社体系内的,还有其他村镇银行等机构,相关方案就需要进一步因地制宜去细化。”曾刚表示,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处置工作将有所加快,这对降低潜在金融系统风险、提升金融体系稳定性和效率都是好事,也是建设金融强国的要求。

董希淼表示,目前,中小金融机构风险主要集中在东北的辽宁、黑龙江,中部的河南,以及西部的甘肃等地。他建议,在改革中,不同地方改革的重点和次序应有所不同。比如,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应将化解风险放在首位,适当组建市级农商银行和省级农商银行;而东部地区重在提升法人机构竞争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