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上的閑言碎語與爭論(三)

2017/6/14  
  
本站分類:其他

推特上的閑言碎語與爭論(三)


推特上的閑言碎語與爭論(三)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一十四

 

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kukmB...d=0&view=0

 

  接《推特上的閑言碎語與爭論(二)》。然,可能已被Prosky?拉黑,那些文革式的文字、已找不到了。 

  顧曉軍:呵呵,算了吧?你這是談問題嗎?我怎麽覺得像吵架呢?不會發展到打架、動刀子吧?哇,我怕怕。

  顧曉軍:能不能不要再說了?或者先把邏輯理順了再說。我是不願意同用“難道你去保護獨裁黨”這類栽贓式的語言的人探討問題的。

  Simon Shi:你看,這就是性別優勢。你若因為對方是女士,就禮讓三分,未免吃虧。因為這不是鬥武,乃是鬥文。你一旦禮讓女生,他們就沒頭沒腦的撓你的臉。不給點顔色,她們是不知道好歹的 

  Simon Shi:這都是平時社會和家庭的氛圍給慣出來的公主病啊

  葛佳唯:辯論應該是基于性別平權的吧 禮讓的話就只能說是前輩對晚輩的指點了吧~~ 不許搞性別歧視哦~ 辯不過就開噴的情況,這裏時時發生著~ 求同存異豈不是更好 畢竟人的認知模塊不完全相同,不在一個頻道,辯論就變得沒意義了

  Adam Wang:鬥文也要讓。男人已經在社會上占盡了優勢,吃點女人虧算什麽。好了,不討論這些了。這已經屬于插科打诨了。

  Simon Shi:男人占盡優勢?不會吧?我咋就覺得自己不過是家裏的一頭牛而已? 

  針對Prosky?回貼。

  顧曉軍:你休息吧,連最基本的文字含義都看不出來,再說不還是“難道你去保護獨裁黨”、“你沒見過女的狠角色”之類嗎?這能把問題談下去嗎?起初,談的是“不保衛何先生保護誰”;而現在,跑題跑到哪裏去了呢? 

  也是針對Prosky?回貼。

  Simon Shi:這可是你主動挑我的哦!算不算正式開撕?

  顧曉軍:我勸你算了。不是談問題的主,撕了、撕贏了,又怎麽樣呢?其實,兩個回合就知道:是講理、還是不講理。于不講理、沒有邏輯性的人,撕又有何意義呢? 

  沈緒峰:反炒,這是什麽一個概念啊 國內反炒真要有大規模的傳播效果,早就被垬斃了了吧

  顧曉軍:反炒,有N種。正炒的反面,是反炒。反炒的反面,還是反炒。不論正炒與反炒,轉x的角度炒之,也還是反炒。 

  Simon Shi:驕傲的孔雀一開屏,是個人都知道門在哪裏,用得著找嗎?顧先生讓我別撕,是怕我出手太重,把美麗紅顔撕成骷髅女鬼,嚴重影響市容吧?

  顧曉軍:其實幾段文字下來,既沒有理性的光輝,也沒有邏輯的力量,或幽默等等,有的只是刁蠻,比作“孔雀”,是對孔雀的亵渎。呵呵!說真話,我仿佛看到了“誓死保衛毛主席”的紅衛兵。不知何頻先生、怎麽會喜歡上“紅衛兵”的? 

  Simon Shi:我猜想,果粉之中,有些應該是水軍,有些是民主派青年,但是最大的部分很像是昨天的小粉紅一夜之間墮落成反黨民主派的。這個,需要再觀察啊。古來民意似流水,流到清泉成礦泉,流進大海成鹽湯,流進糞坑成肥料,結果難知啊

  顧曉軍:據說,郭文貴是花錢買粉的。但,我很早就懷疑:黨從李毅吧中調小粉紅來支援郭文貴,而郭文貴爆料是轉移“六四”二十八周年的視線。這些,在我“反炒”郭文貴之中有所反映。也算與你不謀而合吧。

  沈緒峰:民意如流水,這個比喻好 我之前說人民就是個牆頭草,風往哪邊吹它就往哪邊倒,遠不如你這個精辟 

  jenny:既然你們都這麽民主,何不讓那位女士去保衛何先生呢?你們不支持也不必想不通,更不必打擊人家的熱情啊。你們的態度也很奇怪。

  顧曉軍:沒有不讓她保衛何先生呀!只是覺得她的做法,像“誓死保衛毛主席”。因此,想與她探討民主的真谛。沒料,她不喜歡探討,而喜歡“遵從”。呵呵! 

  拯救地球:郭爆料是轉移64,這個理論太瘋狂了,你有沒有支撐?現在64過去了,帝吧那些怎麽還不撤退呢

  顧曉軍:可我是5.20之前說的呀!chinafree.greatzhonghua.org/forumdisplay.p… 當然,是一家之言,基于黨每年都搞轉移視線,至少從2009年就開始了。“狂挺鄧玉嬌”,讓我從“打倒魯迅”的被罵、轉成為被捧。然,事後我突然醒悟,應該是被利用了。

  常 一峰:我現在更懷疑,郭先生的爆料是配合習近平先生的十九大。往年的六四紀念國內也沒啥動作。二十八周年不逢十...三年?難道是為三年之後打下的伏筆嗎?

  顧曉軍:呵呵,這個觀點,我早就說過了。youtube.com/channel/UClMUw… 有人說劉剛吃幾家。郭文貴就不可能吃幾家嗎? 

  jenny:我被她拉黑,看不見她說啥,很奇怪。但是何先生看見這種架勢的保皇派估計第一個跑的比誰都快

  顧曉軍:特同意!反正,顧粉團過去有樣的人,如果影響不了、就只能是請。但我反對拉黑,從不拉黑任何人。QQ群是另一回事,一定得理性。

  James Li:何先生也有重口味的時候,哈哈 

  朱愛鋼:你對郭的認識讓人不解,不夠理性,不會是對自己太自信了吧!對流氓一詞也缺認知,遇見擁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流氓,你一介書生如之奈何?郭怎麽又是特務呢?你確認!我對你執有的理念是贊許的,蠻理性深刻,雖看得不多。

  顧曉軍:我也不清楚是咋回事,反感大概是從郭文貴說“郭美美很可伶”開始的吧?我是倡導 “平民主義民主”,可能“仇富”。歡迎你和大家剖析。 

  jenny:何先生還請你上明鏡,你還沒考慮好啊?

  顧曉軍:何先生請我上明鏡?不記得了。哦,是“打倒魯迅”話題吧?一、我在大陸,何先生還沒找到能上明鏡的方式;二,現在郭文貴爆料這麽火,上其他話題也不合適。 

  汗水;黨政體制在人類文明曆史中才存在370年,在次之前我相信人類存在過安居樂業。一個人為私,5個也為私,100,一萬,1000萬還是私,這個私就是結黨營私,黨的利益就是私,民衆的利益才是公。為什麽要把自己依托給黨?如同長不大的嬰兒,都是成年人,為什麽不遵照規則行事?這個想的通嗎?

  顧曉軍:其實,只要不是文革式的蠻橫,人人都很精彩!感謝大家!我下去歇會。 

  常 一峰:顧先生的《打倒魯迅》在亞馬遜中國能買到電子版嗎?

  顧曉軍:谷歌上有電子版吧?

  顧曉軍:這裏應該也有電子版http://showwe.tw/search.aspx?q=%E9%A1%BE%E6%99%93%E5%86%9B&type=books 

  拯救地球:一說話就能看出顧先生是有料的,雖然我不認同他的那個64轉移視線之說

  葛佳唯:我也覺得此人要麽是狂,要麽是學富五車 這基本是要開宗立派的節奏~

  顧曉軍:“學富五車”不敢說,“開宗立派”大概是這意思,黨拼命封殺我大概也因為如此。 

  汗水:結黨一定會營私,百分百。結黨的後果是零和遊戲,必然是一部分人滿意一部分人反對,黨的內部又分裂出精英與普通黨員,黨的利益永遠與民衆的利益不能重合,共黨如此,美國的黨也是如此。有黨組織就會在公共行政事務上與黨組織利益産生矛盾,你不能有效監督監管也是因為官員有黨做靠山,有黨就有老領導

  汗水:無論在中國,還是其他國家,都是一樣的,無論是多黨制還是一黨制,都存在人情世故的暗箱操作,只是程度不同。為什麽不能超越?

  顧曉軍:我寫過篇《論黨殖民》,《九月隨想》系列(60多篇吧)也有很多對政黨的看法,可以說與你相近。另,“暗箱操作”主要是精英主義的特點。

  轉發《論黨殖民》。

  汗水:還沒時間拜讀,為顧先生的探索先點喜歡吧 

  轉發《原始共産主義的謊言》、《科學共産主義的夢呓》。

  Simon Shi:顧先生啊,剛才那兩片文章,粗粗喵了幾眼,兩個字的評價:我“嫉妒”。其實,這都是中共內部人士人人皆知的道理,無非就是皇帝的新衣誰也不說破罷了

  顧曉軍:呵呵,原本上網是玩的。無意中寫小說複出,被人嘲笑像孔乙己而“打倒魯迅”,人民日報批我的“打倒魯迅”,就幹脆批他們的信仰了。哈哈,不好意思,很對不住他們的黨。  

              顧曉軍 2017-6-15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