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推友閑聊(離郭文貴越來越遠)

2017/6/13  
  
本站分類:其他

與推友閑聊(離郭文貴越來越遠)

與推友閑聊(離郭文貴越來越遠)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四百一十一

  

  轉發作家生活誌上的《先知先覺顧曉軍,見多識廣屬劉剛》。

  顧曉軍:這是“郭文貴爆料”之初期的事情。不知道的朋友,可看一下;知道的朋友,可回顧一下。 

  轉發《作家顧曉軍因爆王立軍料而屢遭政治恐嚇 - 大紀元》:中國著名作家、當代思想家顧曉軍以“最新聞”在博聯社爆料王立軍“秘聞”以來,屢遭毛左、五毛及嫉恨人等圍攻(見 http://guxiaojun.blshe.com/),今更加有恃無恐,百般威脅、恐嚇--據統計,顧曉軍因爆王立軍料而屢遭政治恐嚇... 

  bd3e2ddae5c:你跟法輪功是一派的?我沒歧視法輪功的意思,這些年法輪功為牆內人做了很多事。 

  顧曉軍:不是。只不過,是他們過去報道我的多一些。很多地下黨媒體,接受黨的黑名單,不肯報道我。 

  顧曉軍:我的“爆料王立軍”比“郭文貴爆料”火多了,且是在大陸,每天有百萬人次上我的博聯社博客。可以說,我推動了薄熙來的倒台。這也是江派人等恨我的原因之一。 

  bd3e2ddae5c:郭說16號要有爆炸性新聞。 推測開始擡出習近平了。 因為準備說泛亞了。 看郭批鬥的文昭和石濤,他倆都無意有意的發表了踩江的言論。 如果你也被解黑,會像其他幾個人興高采烈,不計前嫌嗎? 有些大咖,還是缺少點骨氣啊。甚至還不如夏業良。 

  顧曉軍:我沒法提前說,我會怎麽樣。但有一點是清楚的:夏業良是大陸外派的特務,而我不是。他們應該後悔,從鳳凰網建站開始。他們有無數次的機會,而現在應該是沒有了。 

  bd3e2ddae5c:看不出來。我很少關注他。只是看他說要去中南海斬首習近平。以為他挺有膽識。 

  顧曉軍:哈哈,你又上當了——所有咬牙切齒、氣勢洶洶、虛張聲勢的,都是特務。若真去中南海斬首,應該是悄悄地密謀、行動,哪有大喊大叫的?這不是提前暴露了嗎?因此,只能是假的,是只喊不做。 

  轉發:攻擊王岐山,曾慶紅吩咐供錢無上限(圖)。 

  Feng Zeng:你除了會轉這些抹黑郭文貴的文章,還會幹些人事嗎? 

  顧曉軍:呵呵,我反炒郭文貴的文章與視頻,有70多;而轉發黑郭文貴的文章,是近兩日的事,最多不會超過10篇。是郭文貴自己做事不厚道,他自己心裏明白。懂不? 

  顧曉軍:剛有人問到我與法輪功的關系。其實,我是有看法的,但人家每每在我需要的時候出手,給我作報道、給我開專欄等等。你說,我還好意思再說嗎?人得有良心。是不是? 

  顧曉軍:你的郭文貴,不了解我,也太小看我了。我就能拼著被喝茶、花三年時間,從廢《獨唱團》開始、直到扒了韓寒的皮,讓全中國乃至世界、清楚地看到他是個大五毛。呵呵,“大五毛”也是我首創的。不好意思。 

  Feng Zeng:郭現在跟極權鬥,你反他,你就已經站在曆史錯誤的一邊了。 

  顧曉軍:你錯了。郭文貴不是與權貴鬥,而是為自己鬥。你怎麽能以郭文貴為準,讓別人站隊呢?如果要站隊,也得選個品行好的呀!郭文貴沒有“曆史”,昙花一現而已。 

  轉發多維社區上的《顧曉軍:我何時調戲過你何清漣?》。

  顧曉軍:這都是網友們自己轉的。我不認識轉帖者,他也不是顧粉團的。 

  轉發博訊新聞網新聞《作家顧曉軍在〈博客中國〉撰文培養反對黨遏制腐敗》(其實是博訊轉發參與網的新聞)。

  顧曉軍:終于找到了篇不是大紀元、也不是新唐人或希望之聲的、報道顧曉軍的新聞。 

  轉發倍可親上的《顧曉軍:我為中國“崩潰”叫好!》。

  顧曉軍:哈,又是網友自己轉的帖,他也不是顧粉團的。 

  轉發Blogger上的“顧曉軍批判中國”博客中的“2011年5月21日星期六”發的《顧曉軍(維基百科)》(注:可以看出,那時的維基百科,就已經在找“顧曉軍”詞條的麻煩了)。

  顧曉軍:哈哈,這是我失散多年的老博客(被黨封殺了)。黨無處不在。這個博客,如果我做到今天,哪有什麽夏業良?連何清漣是否有人知道,都成問題。 

  轉發世界之門上的《〈獨唱團〉停刊 韓寒得罪了顧曉軍》。

  顧曉軍:剛剛提到“廢《獨唱團》”,就找到了七年前的證據。呵呵,曹長青、何清漣等,都是三四年後、韓寒要倒時才發文,真是太垃圾了。 

  轉發看中國上的《顧曉軍:笑談楊恒均玩“失蹤”》。

  顧曉軍:呵呵,在黨指令地下黨封殺顧曉軍之前,上這些媒體如履平地。黨就是這麽封殺我,而培植起何清漣、曹長青、楊恒均、夏業良、文昭等等的。 

  顧曉軍:何頻“又有人要告郭文貴”,章立凡“老郭今天道歉”。郭文貴雖拉黑了我,不讓我看;可,僅憑何章的這兩點,就可以判斷:郭文貴的死期,快要到了。郭粉們趕快去報告郭文貴:我不是劉剛。拉黑我,我就可以肆無忌憚了。 

  阿修羅:老顧這張嘴下基本是說誰誰挂,和老郭交友交誰誰挂一樣啊。哈哈,看這次靈不靈。 

  顧曉軍:不好意思,不是我說誰、誰就挂,而是誰要挂了、趕巧我說了一下。郭文貴挂不挂,與我無關;“郭文貴爆料”是個局,已被我說中了。這已經被證實。可我當初說的時候,沒有人相信。 

  顧曉軍:我的推特一景:不斷有人關注我,可數字不上、反而不斷地下降。是推特老板與黨穿一條褲子,還是推特管理隊伍中有地下黨? 

  巴掌大的靈魂:用取消關注這個短語,能更為簡單解決您的疑惑。 

  顧曉軍:呵呵,其實我根本不在乎關注不關注。如果在乎,就不會“反炒”郭文貴了;順炒,是肯定能漲人氣的。可是,忽悠老百姓、又有什麽意思呢?我就做個“先知先覺”的“孤家寡人”好了。 

  巴掌大的靈魂:這個態度就很好了,能有順暢發表自己觀點的途徑就好,受衆不是重點。 

  顧曉軍:呵呵,發表自己觀點與受衆、是言論自由的正反兩面。我說的,是黨盯著圍剿我,尤其是江派(從我在鳳凰網網紅到被封殺及凱迪三番五次封殺我等等,都可以證明)。所以,我雖不站隊,也時不時出出江派的洋相。  

              顧曉軍 2017-6-12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