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是怎樣變成神的

2017/4/4  
  
本站分類:其他

魯迅是怎樣變成神的

魯迅是怎樣變成神的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三百零四 

 

  《打倒魯迅》視頻文本•之二 

  魯迅,根本就不是革命家,也不是思想家,甚至不能稱為文學家。魯迅的名氣,是人為地神化的、是神化的結果。那麽,魯迅是怎麽被神化的呢?請看: 

  1、大陸—— 

  魯迅,其實是毛澤東的一枚棋子。我寫過《毛澤東走活了魯迅這著棋》,已收入已出版的《打倒魯迅》一書。今天,不妨再更簡潔地給大家闡述一下。 

  西安事變後,大批青年奔赴延安;為了安置文藝青年,1938年,毛澤東親自牽頭成立了以魯迅命名的“魯藝”。1940年,毛澤東又在《新民主主義論》中把魯迅吹捧成大家已熟知的: 

  “魯迅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他不但是偉大的文學家,而且是偉大的思想家和偉大的革命家。魯迅的骨頭是最硬的,他沒有絲毫的奴顔和媚骨,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寶貴的性格。魯迅是在文化戰線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數,向著敵人衝鋒陷陣的最正確、最勇敢、最堅決、最忠實、最熱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魯迅是不是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前篇已論證。魯迅的骨頭不硬,前篇也以魯迅的兩次離職證明。魯迅不是民族英雄,則更有魯迅的“在這排日聲中”、“日本人可謂我們的模範”等為其自證。 

  那麽,毛澤東為何要吹捧魯迅?詳細的,可讀我的《打倒魯迅》一書。簡單的,就是需要。這如同把不可能在10秒內徒手翻越4米高牆的陳光誠捧為英雄一樣,是希拉裏之政績的需要。 

  毛澤東為一時之需吹捧了魯迅。然,隨著毛澤東從非黨魁成為黨魁、他所領導的黨也從在野黨轉變為執政黨;《新民主主義論》中對魯迅的不實的評價,便成了金口玉言。 

  魯迅,就是這樣——搭了毛澤東及他所領導的黨走上中國的政治舞台的班車,被人造、被神話,成為了革命家、思想家、文學家,而且還都是“偉大的”。 

  然,在毛澤東的內心,實際上是看不起魯迅的。1957年7月7日,毛澤東在接見羅稷南等幾位老鄉時說:“魯迅麽——要麽關在牢裏繼續寫他的,要麽他識大體不做聲、一句話也不說”(見黃宗英《我親聆毛澤東羅稷南對話》)。 

  在大陸的所謂魯迅熱、對魯迅的研究等,說到底就是——當年,是毛澤東為他所領導的黨、對魯迅這枚棋子的利用;而如今,則是研究者們為自己的論文、學位等,對魯迅的再利用。 

  2、台灣—— 

  然,台灣也有很多人推崇魯迅,這又是怎麽回事呢?1949年之後,毛澤東早已不把魯迅再當回事;然,喜歡揣摩聖意的人們,開始沿著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論》、從深度與廣度去挖掘、吹捧魯迅。 

  隨著文革來臨與1966年《紅旗》雜志第14期發表許廣平的《毛澤東思想的陽光照耀著魯迅》(魯迅死于1936年10月19日。“毛澤東思想”最早出現在1943年的《解放日報》之王稼祥的《中國共産黨與中國民族解放的道路》中)。 

  魯迅的地位開始迅即且無限上升,最終成了在文革中除“毛選”之外,唯一能讀到、能公開讀的書。應了毛澤東的“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蔣介石敗退台灣後,開始封殺魯迅。 

  87解嚴之後,台灣的龍應台等一批年輕人開始接觸到魯迅。依舊應了毛澤東的“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台灣的年輕人從反兩蔣時代,迅即轉而熱衷于吹捧魯迅。 

  一九九九年,龍應台在台大法學院演講《百年思索》。面對“二十五年之後,你們之中今天在座的,也許就有四個人要變成總統候選人”的學生,龍應台說:“我不知道你們這一代人熟不熟悉魯迅的小說?他的作品對我們這一代人是禁書。沒有讀過魯迅的請舉一下手?” 

  “讓我們假想,如果你我是生活在魯迅所描寫的那個村子裏頭的人,那麽我們看見的,理解的,會是什麽呢?祥林嫂,不過就是一個讓我們視而不見或者繞道而行的瘋子……再不然,我們就是那小村子裏頭最大的知識份仔,一個口齒不清的秀才,大不了對農民的迷信表達一點不滿”。 

  這樣有意義嗎?龍應台怎麽不假想一下自己回到了山頂洞,正光著屁股、晃悠著兩奶,與二十五年後可能當總統的台大法學院的學生們追逐、嬉鬧、高歌呢? 

  龍應台之流,是“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的集體無意識。且把“讓我們假想”當才學、當才智,殊不知這樣的假想不單無聊,且是文化上的欠思想與政治上的無知。 

  更早成人、經曆過國民黨從大陸潰敗的李敖,就沒參與吹捧魯迅。至少我沒有看到。所以說,台灣人推崇魯迅,不過是為反對而反對或為反對而擁護的一種集體無意識,不具有真知意義。 

  3、民衆—— 

  所謂魯迅熱及其研究,除了因毛澤東之政治需要所造成的誤導、大陸文化人自私的盲從、台灣人在逆反心理下的盲目吹捧外,就是民衆自己的從衆心理在作崇。 

  誰不願為首、為核心、為領軍?誰願意被邊緣化、被人遺忘甚至無後人知曉、被徹底封殺乃至“活埋”?沒有人。政治家不願,文化人不願,普通老百姓也不願。這就是從衆心理之根源。 

  在從衆心理的“天天讀”“早請示晚彙報”如火如荼時,讀魯迅、懂魯迅不也是種時髦?過去是這樣,今天依然是這樣。從衆心理,是唯一不會因時代進步而有大的改觀的。 

  日前在推特上,見@mo_curio推“魯迅的書確實值得一讀”等,我便道“殊不知,魯迅是忽悠中國老百姓”等,建議“有空看下《打倒魯迅》ISBN 9789869220293”。卻不料,遭到了@mo_curio與@9_lushixun的反擊。 

  @mo_curio倒還好,肯講理;但其為小紅粉,因此我也不指望能改變他。那@9_lushixun,用兩蔣的圖片作頭像,卻滿口髒話,且胡言亂語,道“狗奴才”、“什麼成色自己明白就行!非得拉個名人來顯示自己,魯迅逝世時上海兩萬多人送葬”等。 

  笑話!自我“打倒魯迅”以來,查閱了大量資料,並長期觀察著百科“魯迅”詞條。魯迅死時送葬一事,是左聯(即地下黨)組織,最早也不過號稱“近千人”。後一步步擴張成“近萬人”。沒想到,如今又成了“兩萬多人送葬”。 

  魯迅,一精英文人,文章多發表在只印幾十本、幾百本的同仁刊上,怎麽可能有近千人送葬呢?即使發表在《申報》上,那時又有多少人識字?若不是地下黨組織,送葬的就只能是圈內的幾十個文化人;更何況,他同我一樣結怨甚多,即使文化人也未必肯送葬。 

  這就是無知的從衆心理在作崇。自己不會分析,又聽不進、不肯聽他人長期研究與論證的結果。用我們南京話說,就是“沒有文化,逼大腐化”。 

  此外,就是長期的政治環境所造成的。如,我剛把《要打倒什麽樣的魯迅》發出,就有叫高宏的跟帖:“文革時期的整黑材料也幹不過這篇文章”。看來,他是經曆過文革、整過黑材料的,不是這樣嗎? 

  魯迅,就是在毛澤東的政治誤導、大陸文化人的盲從、台灣人的逆反心理、與民衆的從衆心理下,變成神、成為一個神化的、妄稱“革命家、思想家、文學家”的魯迅的。  

              顧曉軍 2017-4-1~2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