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打倒什麽樣的魯迅

2017/4/2  
  
本站分類:其他

要打倒什麽樣的魯迅

要打倒什麽樣的魯迅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三百零三

  

  《打倒魯迅》視頻文本•之一 

  打倒魯迅,是要打倒人造的、神化的、被稱為革命家、思想家、文學家的魯迅,而不是要打倒寫了大量雜文和二三十篇小說的魯迅。 

  1、革命家? 

  首先,稱魯迅是革命家是不實之詞。魯迅在他那個年代,沒有參加同盟會;相反,魯迅還在追悼陳天華的大會上,被民主革命志士秋瑾宣判“死刑”,秋瑾道“投降滿虜,賣友求榮。欺壓漢人,吃我一刀”。 

  其次,魯迅回國後先教書,後因與蔡元培是同鄉,被蔡提攜進民國政府。而魯迅貪生怕死,兩次離職:一次,是在一共92天的南京臨時政府離職;一次,是張勳複辟在北洋政府離職。 

  在北洋政府就職期間,魯迅也是混日子。《魯迅年譜》證明:這期間,魯迅主要在校《嵇康集》、輯《會稽郡故書雜集》、刻《百喻經》等;尤在《嵇康集》上,魯迅花了大量時間與精力。 

  《新青年》是同仁刊,不接受外稿。魯迅三十八歲時寫的第一篇小說《狂人日記》,是通過他的弟弟周建人,塞進《新青年》的。這不分明是搞關系走後門嗎? 

  後,陳獨秀要建共産黨,去了上海。1920年秋,魯迅才兼職北大講師,混進《新青年》。而以《新青年》為標志的新文化運動,是1915年至1923年。 

  “五四運動”更與魯迅沒關系。《中國青年》1953年第9期上孫伏園的《回憶五四運動中的魯迅先生》中明確說“遊行完了,我便到南半截胡同找魯迅先生去了”,“魯迅先生詳細問我天安門大會場的情形”。 

  後來,陳獨秀成立共産黨,魯迅沒有參加共産黨;蔣介石領導北伐,魯迅也沒有參加北伐。魯迅,又能算是哪門子革命家? 

  相反,九一八事變後反日情緒高漲,魯迅文中卻說“在這排日聲中,我敢堅決的向中國的青年進一個忠告,就是:日本人是很有值得我們效法之處的”、“即使排斥日本的全部,它那認真的精神這種藥,也還是不得不買的”、“日本人可謂我們的模範”等。 

  如果一定要說魯迅是革命家,則蓋因魯迅一直在革蔣介石領導的民國政府的命。然,蔣介石領導的全面抗戰前的十年,早被史學家稱之為“黃金十年”。這十年,中國的經濟大發展,為其後的八年抗戰打下了物質基礎。 

  2、思想家? 

  魯迅,不是什麽思想家。魯迅的思想建構,是從讀尼采開始的,從中悟到了“立人”、提出了“拿來主義”。 

  “立人”,顯然不是魯迅的獨創,更不是他的首創。孔子在《論語· 雍也》篇中就曾說過:“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 

  而“拿來主義”是種形式,不是思想。即便算是一種思想,也斷不可能是魯迅發明的;因“拿來主義”不過是學習與借鑒,人類再愚昧也不至于等到魯迅提出“拿來主義”才懂的學習與借鑒。 

  魯迅寫了大量雜文,從他寫的大量雜文看,是有思想的;但即使有很多零散的思想,也不等于是思想家。 

  被稱之為思想家,一定是因其思想具有首創性、獨創性。如我提出了“公正是第一價值觀”,後簡化為“公正第一”,進而發展成“公正第一、民權至上、自有永恒”,再理論化成《公正第一》書(已出版)。這才算思想家。 

  大家可用思想家的首創性與獨創性的標準,比較下“拿來主義”與“公正第一”,看哪個是更具首創性與獨創性的思想;進而,就可判斷出魯迅與顧曉軍,誰才是真正的思想家。 

  當然,或許有人會說,魯迅挖掘出了“民族劣根性”。可,任何民族都有優點與缺點;何況,《挖掘劣根性是為統治者服務的》(見我的《打倒魯迅》一書),猶在日本宣揚大和魂與抗戰的大背景之下,魯迅究竟是什麽用意? 

  如果一定要說魯迅是思想家,我以為:結合“日本人可謂我們的模範”等看,魯迅就是一個為日本發動侵華戰爭作輿論準備的思想家。 

  是否能稱之為“思想”、“主義”或“思想家”,都是以其思想的質量決定的。如“奧巴馬主義”,若不是奧巴馬不懂得何為“主義”,就一定是他的跟班們溜須拍馬。 

  3、文學家? 

  文學是門用語言文字,藝術地表現人物、事件、命運、內心、情感等的學問。文學之關鍵,是作品上升到門學問。 

  如考紅,即指研究《紅樓夢》的學問,亦稱紅學。如是,被研究的《紅樓夢》,即謂文學了。否則,《紅樓夢》就是部長篇小說。 

  個體的文學現象,如是。而集體的,則有魔幻現實主義等。魔幻現實主義,是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前後在拉美興起的一種文學流派、一種主要在小說領域出現的共同現象。 

  這種現象的主要藝術手法,有內心獨白、意識流動、時空倒錯、變異等等。當這一切,無意識地成為一種集體現象時,人們開始研究它,它便謂之文學。 

  換言之:不是是小說就是文學,不是是詩歌就是文學,而是小說、詩歌等作品到了值得研究、成為供研究的文本時,才堪稱文學。因此,文學家是個不準確的稱謂;若要成立,至少其作品值得研究。 

  顯然,魯迅的二三十篇小說,並不值得研究;魯迅的大量雜文,又不屬于文學範疇。以大陸為主的,形成的魯迅熱、對魯迅的研究,不是其作品具有文學價值,而是政治需要的結果。 

  因此,在文學家這個詞彙本身牽強的基礎之上,再把作品數量極其少、且不具備研究價值的魯迅,稱之為文學家,實際上是一種缺少專業知識的、集體無意識的荒唐。 

  也許有人要說《阿Q正傳》。其實作為小說家,《阿Q正傳》之類的作品很容易寫;我的《臭不要臉老畜牲》等,就被很多評論家稱之為:遠超過了魯迅。 

  當然,魯迅著有《中國小說史略》。而這,魯迅是研究者,而非被研究的主體;而憑這妄稱魯迅是文學家,則更荒唐。總之,魯迅不是什麽文學家。對于魯迅,較準確的稱謂可為:著名的雜文作家。

  

              顧曉軍 2017-3-31~4-2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