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話專制與自由爆料

2017/3/30  
  
本站分類:其他

閑話專制與自由爆料

閑話專制與自由爆料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三百零一

  

  最近,郭文貴的爆料,無疑是熱點、海外的熱點,尤其是在推特上。 

  然而,如果郭文貴人在境內,他能這麽爆料嗎?顯然不能。因此,郭文貴的爆料,是在民主自由體制下的爆料。 

  剛剛,楊恒均發推:我對中國之絕望,並不全來自專制多麽可怕,甚至主要不是來自這些。再沒曆史知識的人也知道專制必有一天會倒台。我的絕望部分來自那些高舉自由民主大旗的所謂“同道”,他們無恥的造謠,無知的狂妄和惡劣的品行,其實早超過了當年尚未掌權的毛澤東,在中共現有體制內,都難找出幾個比他們更無道德底線的。 

  那麽,楊恒均的“無恥的造謠”是不是指郭文貴的爆料呢?不知道,只有楊恒均才知道。 

  先說點閑話:第一,最近我的推特上加了劉剛、何頻、趙岩(聲明:我不似曹長青那麽自大而小氣,但你得先加我;我被封殺久了,沒啥影響,也因此更要面子。另,明說:我只回加名人和顧粉團的)。 

  第二,我玩了《推上,與小美女的對話》、《請劉剛學習一下》、《不好意思,再請劉剛學習下》、《紐時記者趙岩輸了第一季》、《趙岩與顧曉軍網戰第二季》、《偶遇明鏡老板何頻》、《與唐柏橋論戰,無疾而終》,而後寫出了力作《現代傳媒之解析》。 

  另,因被封殺太久,推上很多人不知我的名氣;我只好推銷自己,寫了《熱點與回憶》,告訴新人:你們別牛逼。當年,我隨便弄弄皆成熱點,全民批判(如“打倒魯迅”等)與全民擁戴(如“狂挺鄧玉嬌”等)皆有之。 

  在我忙這兩篇時,劉剛在談兩筆大生意:一筆,是與郭文貴的(劉剛已發表《郭文貴三顧茅廬,諸葛亮出山爆尿》。我轉推,改叫《郭文貴三顧茅廬,劉大師出山爆料》);一筆,是與何頻的。 

  轉推之後,我就劉剛公開的生意內容與劉剛調侃:要不,你賺錢;要不,他出血。可,我們卻沒啥熱鬧看了。抗議,嚴重抗議!大家聯合起來,組成抗議劉剛爆料鐵血團,呵呵。 

  如是,趙岩回我:他的生意最近都是北大校友會李友在監獄醫院,通過西諾輸送的。以前是通過北大校友賀錦濤從大摩公司給,否則,他搞民運內鬥那麽來勁(趙岩與劉剛的打鬧已六年了)。 

  我現在要說的是:劉剛,我開始有點相信趙岩了。因為,郭文貴爆料後,身邊有5K(劉剛語)做助手,其中相對有名的是唐柏橋,相對有能力的是唐柏橋與昭明。 

  然,唐柏橋是被我打跑的(詳見《與唐柏橋論戰,無疾而終》),昭明是被我打趴下的(詳見《偶遇明鏡老板何頻》)。也就說:我不打跑唐柏橋、打趴昭明,你劉剛近不得郭文貴的身邊,也就談不成生意。 

  而生意談成了,沒有我顧曉軍的一杯羹,豈不恰好證明了趙岩平時所說的不假、豈不證明了你劉剛不地道、不夠意思? 

  是是非非,夠熱鬧吧?不僅有郭文貴的爆料,還有劉剛的生意經、劉剛的暗箱操作,還有我顧曉軍的出手相助,還有劉剛與何頻談了一半的生意,還有趙岩與劉剛的多年情仇……還有的,得你自己悟。 

  我在推特上到處轉,連多年未見的拈花時評都遇到了。可以說,哪裏都沒有我們這裏熱鬧。不過是些支持誰誰誰,最多是楊恒均的導師馮崇義回不了澳洲。而這些,沒有一個能夠構成熱點。 

  從時間上看,楊恒均發推也恰好在劉剛的《郭文貴三顧茅廬,諸葛亮出山爆尿》公開發表之後。因此,可以認為:楊恒均的“我對中國之絕望”等等,是指郭文貴的爆料及郭文貴三顧茅廬與劉剛出山爆料。 

  前面我說了,在境內郭文貴無法爆料,郭文貴的爆料是民主體制下的自由。而“我對中國之絕望”等,使我想到過去的一句話,叫“甯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 

  楊恒均之“我對中國之絕望”的邏輯,豈不是——甯要可怕的專制,不要自由的爆料?楊恒均真大師也,又抓住了人們求穩的習慣與求穩的心理。 

  呵呵,楊大師,逗你玩呢。你可要向劉剛、何頻、趙岩學習,學習他們的心胸開闊,玩陽謀,不搞小動作。“閑話專制與自由爆料”,如是也。 

  學拈花時評,公布我的賬號:交行江蘇分行 6222600210005106995 顧曉軍。請海外的大老板們打賞,我想出版第二輯的書,呵呵! 

 

              顧曉軍 2017-3-30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