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與回憶

2017/3/29  
  
本站分類:其他

熱點與回憶

熱點與回憶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三百

  

  遭封殺太久了,已沒多少人知道我了;連《現代傳媒之解析》這樣力度的文章,都沒有人推送。不得不站出來,自己推銷自己。 

  知道民運百科編撰了我的詞條,是今年2月的中旬(人家是去年7月編的)。而“國內人物”中尚只有我和黃琦,我挺得意(黃琦是“六四天網”的創辦人)。 

  民運百科中有孔靈犀等,要做的有劉曉波、艾未未等,卻沒有王丹、吾爾開希、劉剛等,我甚不滿意。26日,我做了“劉剛”詞條(雖太簡單,但總比沒有好);27日,我把王丹、吾爾開加希加進要做的名單中。 

  都說習近平66年被關牛棚。文革初,我不滿13歲,就被扭住胳膊押上主席台、“坐飛機”時(是7月。我比習還小2個月。習被關牛棚是幾月)。後來,我就爬火車、去大串聯了(劉剛那時大概5歲,唐柏橋還沒出生吧)。 

  魏京生算民運的老資格了。可在民主牆之前是“天安門四五運動”, 四五之前是“‘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南京反標事件”。反標事件是刷出“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而這就是我幹的,後被追查。論資格,魏京生也比不上我,唐柏橋算老幾? 

  呵呵,玩詐胡,跟我談邏輯?殊不知我的《大腦革命》一書,就是哲學、“顧曉軍主義哲學”(被收入台灣國圖)。我不把西方哲學拆開,怎麽批?唐柏橋裝逼、充大,結果遇上了真高手,傻眼了,逃吧、拉黑我吧。有人說有拉黑的自由。拉黑不就是封殺嗎?那輿論一律豈不是對的了? 

  不學無術呵!被劉剛忽悠幾下,就不知自己姓什麽了?那昭明還工作室呢,敢跟我玩嗎?我把他玩郭文貴的套路拆得一幹二淨。劉剛走眼了吧?只盯著唐柏橋。其實,圍著文貴轉的、有幾個是好東西?我是親身經曆過“顧粉團8.30政治大冤案”的。 

  我還以為是馬英九呢,結果啥也不是,白丁一個。這網上高手海了,連我都不敢張狂。嗨,小人得志。誰沒有火過呢?不說當年《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光明日報》等都發過我的詩文,不說一年上兩次《小說選刊》,不說上CCTV-1黃金時段,單報道、專訪我的文章就有幾十篇。 

  2005年複出後,當年,《嘗試一夜情》等一批小說就網紅。2006年建“網絡作家圈”,成擁七萬余衆的“天下第一圈”圈主,易中天、陳寶國等都來蹭熱鬧,我只跟竹影青瞳、宋祖德等玩,看看《顧曉軍--當代中國最狂妄的人》吧!如今,我明白了,我錯了,所以我笑某些人小人得志。 

  2007年9月,“打倒魯迅”,引爆網絡。第一波,10月,接受TOM、中新網專訪。第二波,2008年1月8日,《人民日報》點名批判,隨之被全國報紙、電台、電視批判。網絡上,更是到處都是批判我的文章。2008年7月,我又發起第三波“打倒魯迅”。 

  啥也不說,看看我被封殺後,勞力2013年收集整理的殘余:批判顧曉軍(電子書 勞力編 2013-8-12)http://chinafree.greatzhonghua.org/showthread.php?tid=7584評論顧曉軍(電子書 勞力編 2013-8-12)http://chinafree.greatzhonghua.org/showthread.php?tid=7585 

  再看看《打倒魯迅》一書的引言:還魯迅以真面目,顧曉軍是民族英雄(山寺仙妖 2010-9-20)http://chinafree.greatzhonghua.org/showthread.php?tid=7586和勞力的兩本電子書的前言:顧曉軍——重新選擇批判對象的魯迅http://chinafree.greatzhonghua.org/showthread.php?tid=7587 

  呵呵,經不住敲打,能成什麽氣候?那唐柏橋,才說他幾句就拉黑我;替他幫腔的小馬,我還沒指名道姓就退了跟隨。這種氣量,還混啥、怎麽成器?劉剛呀,你把這些孩子捧壞了、嬌慣壞了,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麽了。 

  “打倒魯迅”被全國批判算什麽?“狂挺鄧玉嬌”,我“替死”、“死谏”,立馬反轉,網絡上誰不稱我“顧大俠”“英雄”?我每天發五六篇文,連當局都讓我一碼;在最黑暗時,我是網上唯一能發聲的人。 

  空口無憑,請看《狂挺鄧玉嬌(電子書 目錄)》http://chinafree.greatzhonghua.org/showthread.php?tid=7588 當年QQ群裏的“點起火把 照亮黑暗”找不到了,請看:鄧玉嬌事件後,這是我看到的最有文彩的一篇 https://tieba.baidu.com/p/583452221?pn=1 

  哪一處不驚心動魄?揭露韓寒,又被“喝茶”:“顧曉軍:明天下午2點之前請不要離開家,我們要登門拜訪,跟你這個大作家談談心”(2009-11-26 01:25)。談個屁!我明確:我磨快了兩把菜刀。請問傻逼@9_lushixun,你敢嗎?你會罵人,我不會?請看看百度“顧曉軍”詞條怎麽說。 

  @mandyxi:“我看到的第一篇關于民主的文章就是民主小販的”。那是你眼界窄。有分量的人和文章,哪一個的沒被我推過?否則,怎麽會被網友譽為“中國民主第一推手”、“民主派領軍人物”,怎麽會到處封殺我?請看近九億的訪問量的博客截圖http://love.youthwant.com.tw/4/pre_readz.php?bid=170320154158z11Y&stud_id=100248670&c=2432 

  連近九億的訪問量的博客都封殺了,且是在海外。可想,境內幾千萬、幾百萬訪問量的博客,被封殺了多少?連這樣的道理都不明白——讓你看的,是僞民主;而被封殺的,才是真民主。否則,為什麽不封殺民主小販?為什麽非要封殺我?真是不動腦子。 

  其實,成為熱點並不算本事,打不死才算真正的本事。2010-2-17寫的《反對黨、反對派是遏制腐敗的苦口良藥》,又火了。參與網、博訊網都有報道,《動向》引用、兩次議論,阿波羅網轉載。民運百科“顧曉軍”詞條的“參考資料”中有參與網和阿波羅網的鏈接。 

  擁七萬余衆“網絡作家圈”被關。2010年3月,我又創立“中國網絡民評官百人團”,批李鴻忠搶錄音筆、說桑拿短信發到領導的手機上、談趙本山涉黑、鬥張宏良、建議玉樹地震不捐款、出版紀念鄧玉嬌刺官周年文選……一不小心,又成了“中國良心”、“民族脊梁”。 

  6月初寫“批鄧理論”一、二、三、四,再度引爆網絡。2010年6月14日,新唐人電視台報道:《【禁聞】中國網路論壇公開批判鄧小平思想》;2010年6月15日,希望之聲報道《中國網路論壇公開批判鄧小平引發熱議》。 

  2010年6月29日,新唐人電視台報道《【禁聞】“批鄧理論”中國作家被打壓封殺》;2010年7月30日,自由亞洲電台播出《中國的博客騎士們:網絡狂人――猛博顧曉軍專訪》。 

  2010年9月,周潤發被訪、我點評,被網友做成廣為流傳的段子:“55歲的周潤發宣布死後將捐出99%的財産,什麽都不想帶走。作家顧曉軍評論道:千萬不要捐到大陸來,不要害了無辜的官員”。單這,七八年了,年年被評為最流行的冷幽默。 

  2011年2月18日,我發表《一個彌天大騙局》。2月22日,“秘密樹洞”現身,“茉莉花”成禁詞。3月上旬,國保到單位準備抓捕,幸單位不說壞話,暫擱下。 

  2011年4月12日,被《澳洲日報》、《蘋果日報》、《聯合晚報》等百余家名媒之同題文章稱為“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 

  2011年6月,我接受新唐人電視台開專欄的邀約。8月,又接受日本國家電視台專訪及拍紀錄片邀約。2011年9月19日,被華夏黎民黨以“當代思想家”收入“當代風流人物”。 

  2011年10月,諾貝爾和平獎公布後,海外報道《諾貝爾評委透露,未來幾年很可能有來自中國的獲獎者》。2011年10月10日,華夏黎民黨發表“2012年諾獎提名”,並提出“清貧、國內、領袖”等原則,凸顯“顧曉軍”。 

  華夏黎民黨的提名及原則達成共識,聚焦顧曉軍,謂之極具代表性。當局為阻擊,2012年4月上演陳光誠10秒內徒手翻越4米高牆之鬧劇,使顧曉軍與2012年和平獎失之交臂。 

  2012年2月初,王立軍叛逃美領館,我即“爆料王立軍”。一時間博客上人滿為患,數度擠癱網絡,連維基百科“顧曉軍”詞條訪問量亦劇增;名聲大振,遂遭毛左的恐嚇,也為當局派人潛入維基百科充當管理員、最終刪除“顧曉軍”詞條埋下了伏筆。 

  2012年2月15日,大紀元報道《作家顧曉軍因爆王立軍料而屢遭政治恐嚇》,曰“中國著名作家、當代思想家顧曉軍以‘最新聞’在博聯社爆料王立軍‘秘聞’以來,屢遭毛左、五毛圍攻”等。 

  2012年5月13日,撰寫《公正是第一價值觀》。後提煉成“公正第一”,再擴展為“公正第一、民權至上、自由永恒”。這是人類首次公開提出“公正第一”,也是中國人首次以自己的現代思想與價值觀進入西方人的世襲領地。 

  近日,有五毛在推特上放言“中國有這麽多思想家”雲雲。請問:有哪一位思想家?又有什麽能影響人類社會發展的思想?我的“公正第一”擱這,大家比較一下;再不,與我論戰一場,可好? 

  2012年7月底,我的幾處千萬訪問量的主要博客被封殺,且當局組“顧曉軍粉絲團”對我及我的讀者實施釣魚。2012年8月30日,以“上峰來了”、“要名單”構陷我和我的讀者,從而爆發“顧粉團8.30政治大冤案”。 

  痛定思痛,始改變戰略,婉拒海外媒體電話采訪,立志做一個既不流亡,也不被抓,還能堅守陣地,且可著書立說的真正的民主派的學者。 

  2012年9月9日,石三生撰寫《致諾貝爾獎評委會的公開信》,向和平獎推薦顧曉軍。顧門弟子、顧粉團與作家班等紛紛響應,加入“兩個推薦”(向諾貝爾和平獎推薦顧曉軍、向諾貝爾文學獎推薦顧曉軍)。 

  向和平獎推薦顧曉軍,2012年有文章235篇、2013年有文章731篇、2014年有文章432篇、2015年有文章338篇、2016年有文章400篇,5年總計2136篇。向文學獎推薦顧曉軍,2014年有文章131篇、2015年有文章97篇、2016年有文章38篇,3年總計266篇。 

  2013年2月26日,發表《事物往往是立體的》。後,“事物往往是立體的”進入《2015年高考百日衝刺名校模擬作文題》。 

  2015年2月9日,“事物往往是立體的”進入《2015年高考百日衝刺名校模擬作文題》。命題:作家顧曉軍說,事物往往是立體的。漫畫家豐子恺說,孩子的眼光是直線的,不會轉彎。請就此寫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議論文。(70分)。 

  魯迅進入課本,是政治的需要(台灣人推崇魯迅,就是豬腦子)。而我進入高考名校模擬作文題,則是思維的需要。豐子恺是幫他們愚化孩子、愚化民衆。 

  2013年7月10日,《公正第一》電子書上傳網絡;有人組織圍剿,結果引發顧粉團與五毛們的論戰,長達兩月。 

  2014年初至5月底,撰寫《大腦革命》一書。《大腦革命》闡述了“顧曉軍主義哲學”,指出西方哲學是化簡為繁、是為做學問的學問。“顧曉軍主義哲學”,包含“公正論”、“民權輪”、“自由論”等六種認識論與方法論。《大腦革命》倡導立體思維。 

  2014年12月21日,發表《街頭運動指南》。《平民主義民主》一書,亦開始進入寫作階段。 

  《平民主義民主》指出精英主義民主(保守主義)是對王權的“民粹”,因而精英主義民主也必然向平民主義民主過渡,這將是不可抗拒的社會規律等等。 

  此後,就沒有什麽熱點了。2015年4月26日,發生的何清漣辱罵顧曉軍,後演化成的所謂“何清漣與顧曉軍的撕逼大戰”的網絡事件,其實是何清漣與謝雪在撕,不知是不是何清漣嫌謝雪的名頭小,把我扯了進去。 

  此後,主要忙出版書的事。2015年7月1日,《大腦革命》出版,中央網路報報道。9月1日,《顧曉軍小說【一】》出版,中央網路報再報道。 

  2015年11月16日,“2015,顧曉軍民主獎開獎”。“顧曉軍民主獎”為顧曉軍獨資、為推動中國走向民主而設立的獎項,年度總獎金額為一萬元人民幣(已舉辦數期)。 

  2016年3月19日,劉剛發表《顧曉軍是先知先覺》。這是重大事件。因為,劉剛是早年的事件的標志性人物。無論劉剛是認知“顧曉軍是先知先覺”,還是調侃“顧曉軍是先知先覺”,都將載入史冊。 

  2016年4月1日,《公正第一》出版,中央日報以《新價值觀<公正第一>在臺灣出版》為題報道。2016年7月1日,《顧曉軍小說【二】》出版。2016年10月1日,《平民主義民主》出版。2017年1月1日,《顧曉軍小說【三】》出版。 

  雖被封殺、反複圍剿,沒有機會再制造或參與熱點。但,近兩年,我完成了幾本書的出版,補齊我個人的短板(被封殺近30年,我怎麽出版書呀?這是不是我的短板)。 

  此生,已被石三生及網友們稱為“顧曉軍不僅小說寫得像《清明上河圖》樣接地氣、像《紅樓夢》樣隽永,他的‘顧曉軍主義哲學’也像‘相對論’般一舉打破撒切爾夫人的‘中國在未來幾十年,甚至一百年內,無法給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的狂言”。 

  更有甚者,稱我為“英雄”、“顧大俠”、“中國民主第一推手”、“民主派領軍人物”,還被網友們戲稱為“先帝”。在“民運百科”中,“顧曉軍”也占據了“國內人物”中的首要地位。 

 

              顧曉軍 2017-3-28 南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