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撿角

2017/3/24  
  
本站分類:生活

【小品】撿角

撿角

  終於把欠債給償還了,錢債好還,最珍貴的還是在我寅食卯糧(務必低GI)、周轉不靈(也沒有轉多大圈),或是沒錢送審證書時(好糗),慷慨解囊的朋友夥伴。常常開自己的玩笑,說好聽一點,是在大學教書的老師,而實情就是個打工仔,我們總在一個鐘點一個鐘點的拼湊聚累中,讓日子比阮囊更羞澀。

 這倒讓我想起兒時兄弟之間的一個玩笑的話。小時候堂哥、哥哥常常罵我沒用,就說去「撿角」。我聽不懂什麼是「撿角」,他們還傳神地解釋──去地上撿那一角五角的人,就是沒用的人。雖然我不確定這個台語的發音本字是否就是「撿角」這二字。時至今日,那個俯下身去,像是落魄的菸癮犯去撿個燈下桶邊的菸屁股,那個汲汲於微弱的火光能不能多吸出一口暢快的……不對,這個想像不對,我的生活撿角,大概只能夠停留在那個不顧腰痠彎下身體在地上探索逡巡,有一個是一個,一點一點,湊足了可以養活自己生活的資費。

 學期初時,還著實風風光光地受邀了參與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會議、撰稿、演講,這些活動當然自有其光明正大的學術意義,可是那些送到手邊的費用,對於一個寒酸的讀書人來說,湊合湊合,好像還能看到在微弱的菸屁股中明滅出一點夢與理想,好像是一種懺悔,更像是一種自嘲。

 某次跟一位單位主管開會,我們商討著準備執行的一個教學計畫。這位教授隨口問了一下我這學期課表,我說週一四堂週二四堂、週三……「太多了太多了,你這樣怎麼還有時間讀書做研究?」我不慌不忙地回問,那麼,如果我像你一樣只有三到四門課,「我要怎麼活?」

 然後才知道,我還算是「角角者」,竟然可以把課表排得天衣無縫,彷彿回到大學聲韻學的課堂上,我們費盡心思在有限的格子裡,到底是精三借二還是莊三借四什麼的。一日,我竟不約而同從二位同儕那收到訊息,他們向我請教如何能夠找到這得多家兼課的學校。才知道,原來也不是浪跡天涯,天涯便有情。想要積少成多,還得先有個少,才有積的可能。誰知道談好的學分備好的課,會不會開學之後突然就掛上別人的名字?

 喔,對了,期初的那一次會議,還有那個學校的課外演講,我簽了的單據,也還沒入帳呢。

──2016年12月19日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