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政治”與“公知”

2017/3/19  
  
本站分類:其他

也談“政治”與“公知”

也談“政治”與“公知”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八十三

  

  其實,我是不想談政治的,也不敢談政治。然,無意中讀到了陶東風的《關于中國話語、公共知識分子、後極權主義等答愛思想網站問》,就忍不住想說幾句。 

  陶文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為“學術民族主義之不可取”,陶批評了“中國話語”“中國經驗”,落腳在真實上。第二部分,為“什麽樣的‘公知’是真‘公知’?”。然,陶文認為:在中國,“政治”被汙名化了。他希望洗白“政治”,從而讓大家熱心政治。 

  我說話要不客氣了。我覺得:其一,“政治”究竟髒不髒,陶東風應該有個起碼的評估。其二,陶東風是不是在癡人說夢?在中國,究竟是人們不關心政治、還是不方便關心政治?于此,陶東風也該有個基本判斷。 

  于上,如果陶東風沒有一個基本判斷,那麽,陶東風先生平時又是怎麽做學問的呢?且,陶文在第一部分“學術民族主義之不可取”中談到的“真實”,又能有幾分真實? 

  關于“公知”,在中國,原本一直是由《南方人物周刊》做的,一年一度地做一次評選。2010年度發布時,我以為不公道;如是,我于2011年的2月2日趕著、做出了《2010,中國百名公共知識分子》。 

  《南方人物周刊》被我嚇住了,第二年就沒敢再做。而我,也興致不大了,以忙為由、把做公知的活交給了華夏黎民*。在他做好後,我以《2011中國百名公共知識分子[顧版]》發布。第三年,我記得交給了石三生做,我發布。 

  中國的所謂公知,其實就是肮髒。如,涉嫌代筆的韓寒,竟也是公知。所以,我才不得不出手把“公知”搞臭。此後“公知”就臭了,有韓寒2012-04-20寫的《就要做個臭公知》為證。 

  韓寒在該文中,把我說成是公知的“2.0版本”,也蓋因公知已臭了(韓寒新浪博客中該文的兩處“顧曉軍”均被改為“XXX”,系網站所為)。 

  以上這些,網絡人都知道。我就實在不明白——愛思想網與陶東風先生,難不成你們都是外星人嗎? 

  至于陶文的第三部分的“後極權的‘天鵝絨監獄’”,我不想參與。這種話題,你們說可以;如果由我來說,那就是十惡不赦了。 

  我想提醒的是:2015-11-19,其訪談才發表出來。而其訪談中畢恭畢敬吹捧的哈維爾,早在2015-2-20就已被我的《“人權高于主權”的荒謬》將他的經典理論批得體無完膚(此文也早已收入《平民主義民主》一書中出版)。此後,連海外都很少再提哈維爾。 

  真佩服愛思想網與陶東風先生!“公知”早已臭了,他們還在談公知。哈維爾的經典理論被批得體無完膚了,他們還在捧臭腳。政治根本無法洗白,他們非說被汙名化了。 

  我真不知,這是不是、也是一種“政治”? 

 

              顧曉軍 2017-3-19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H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H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H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H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H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H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H 978986939784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