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框框

2017/3/19  
  
本站分類:創作

【小品】框框

 我決定要換一副眼鏡,倒是頗費了思量。在一個月之內,我們從地下街便宜的攤販逛到百貨公司高檔的專櫃,本以為試戴的類型會很廣泛,可以多方嘗試,然而終究跳脫不出自己預想的框框,只是徘徊在方圓之間。

 根據專櫃店員的建議,如果臉型偏向圓形者,可以戴方框,反之如果像我一張國字臉,那最好戴個圓框平衡一下。那人希望我能配一個方框的眼鏡,但是好友卻認為,個性溫和的我,戴上圓框眼鏡比較適合。如果戴著方框眼鏡,看起來顯得嚴肅而且不好親近。

 「你不會覺得不好親近嗎?」我也這樣問那人。

 「你需要多一點殺氣。」

 我總被期待著成為某個樣子。方的,或圓的?自己卻看不出個端倪。主要還是在於自己對於時尚審美的眼光之遲鈍,這一點,那人與立晨,意見一致。

 曾有次難得與那人一起逛服飾店,在店裡反覆穿梭試搭,他一路上霸氣地主導所有的服飾與配件,原本心想多多理解別人是怎麼挑選的,只可惜只是一件一件拿給我換,在鏡子前,等著點頭搖頭:買了。不行。還不賴。換掉。我就像初出茅廬生澀的三流模特兒,在業主面前試圖展現足以稱職的風華。也虧得那人的主導讓我在琳瑯滿目的物件商品中,失去自由卻得到了依靠。

 偶然,他也問問我的意見:你覺得這件怎麼樣?「嗯……(我看不出怎麼樣),我覺得好像剛剛那一件顏色比較好(試著說點什麼吧)。」那人皺起眉頭狐疑地藐了一眼:「這一件與剛剛那一件根本只是SIZE不一樣而已。」

 好吧好吧,士為知己者死,我為悅己者容。

 在眼鏡行裡,我每戴上一副覺得不錯的眼鏡,便要自拍即刻傳給他,等著回覆。平時習慣了已讀不回,如今倒是挺快地收到他給的建議。在那陣子,走在路上我都瞧著每個人眼鏡瞧瞧,看到不錯的,巴不得前去搭訕:先生,眼鏡可以借我戴看看嗎?

 其實我們見面的時候,都很少戴眼鏡。他的近視比我深得多,偶爾戴上了厚重的眼鏡,看起來特別有一種陌生化的美感,一種難以言述的親切,或許是鏡片擋住了他單薄而銳利的眼神,總讓我很想好好擁抱相守的承諾。

 我很喜歡你戴眼鏡的樣子。我很喜歡你胖一點的樣子。我很喜歡你聽我說心事。我很喜歡你陪我說說話。我很喜歡你。

 有多少次,我靠在那人的頭邊呢喃。

 「但我不喜歡回應別人對我的期待」那人留下了這句話。

 再次見面的時候,是分手後快一年了。衣櫃裡還是當初挑選的幾件襯衫與帽T,我還是沒有學會怎麼自己打扮自己。我依然戴著方框粗黑的眼鏡,當初配好時,那人直誇說:「適合你,很文青。」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彼此之間有的重重誤會,最隔閡者,莫過於我誤以為了解他對我的誤解。可惜愛情啊,哪有什麼範疇或邏輯,那只是隨著時空的遷移而不斷流動湧現或沉潛伏隱。「其實當初,你把自己塞在一個框框裡太辛苦了。」他回想往事,給出結論。

 「現在你可以勇敢做自己了。」

 我的框框內起了濃濃的一層霧氣,他的面容顯得有點遙遠又迷離。「那麼……」摘下眼鏡,我漫不經心地擦拭著鏡片,在吞吐欲言之際,那人截斷了我的猶疑:「可惜了,沒有框框的你,已不是我當初深愛的樣子。」

 

──發表於《自由時報‧花編》,2016/4/09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0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