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的兒子胡編濫造

2017/3/14  
  
本站分類:其他

魯迅的兒子胡編濫造

魯迅的兒子胡編濫造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七十七

  

  海外網站上的《魯迅眼中的真實毛澤東》吸引了我,打開一看,還有副題“——在政治大學文學院的講演”;可,再往下看竟有“前幾年,魯迅的兒子周海嬰曾透露:毛澤東曾經在1957年反右後期說:‘要是魯迅活到今天,他有兩種可能,不是顧全大局、不說話,或者就是被關起來,但還是會寫’。”

  這,也要周海嬰透露嗎?我已出版的《打倒魯迅》中就《毛澤東論魯迅的一次口誤》、《毛澤東走活了魯迅這著棋》、《毛澤東深思熟慮後否定了魯迅》、《毛澤東一生送給魯迅九頂帽子》。尤《毛澤東走活了魯迅這著棋》中就有:

 

  毛澤東論魯迅,所知有四段話;為方便讀者及本文的展開,按時間為序,均引于此:

  1940年1月,毛澤東發表了著名的《新民主主義論》,其中對魯迅的評價是:

  “魯迅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他不但是偉大的文學家,而且是偉大的思想家和偉大的革命家。魯迅的骨頭是最硬的,他沒有絲毫的奴顔和媚骨,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寶貴的性格。魯迅是在文化戰線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數,向著敵人衝鋒陷陣的最正確、最勇敢、最堅決、最忠實、最熱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1957年3月8日,毛澤東在接見文藝界代表時說:

  “我看魯迅在世還會寫雜文,小說恐怕寫不動了,大概是文聯主席,開會的時候講一講。這33個題目,他一講或者寫出雜文來,就解決問題。他一定有話講,他一定會講的,而且是很勇敢的。”(引自《毛澤東文集•第七卷》)

  1957年3月10日,毛澤東在接見新聞出版界代表時說:

  “有人問,魯迅現在活著會怎麽樣?我看魯迅活著,他敢寫也不敢寫。在不正常的空氣下面,他也會不寫的,但更多的可能是會寫。俗話說得好:‘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魯迅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是徹底的唯物論者。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徹底的唯物論者,是無所畏懼的,所以他會寫。”(引自《毛澤東文集•第七卷》)

  1957年7月7日,毛澤東在接見羅稷南等幾位老鄉時說:

  “魯迅麽——要麽關在牢裏繼續寫他的,要麽他識大體不做聲、一句話也不說。”(引自黃宗英《我親聆毛澤東羅稷南對話》)。

 

  顯然,所謂周海嬰的透露“毛澤東曾經在1957年反右後期說:‘要是魯迅活到今天,他有兩種可能,不是顧全大局、不說話,或者就是被關起來,但還是會寫’”,是1957年3月10日毛澤東接見新聞出版界代表時說的話與1957年7月7日毛澤東接見羅稷南等幾位老鄉時說的話的綜合。

  當然,我也知道周海嬰著有《魯迅與我七十年》。然,1957年3月10日毛澤東接見新聞出版界代表時說的話,源于《毛澤東文集•第七卷》;1957年7月7日毛澤東接見羅稷南等幾位老鄉時說的話,則是黃宗英的《我親聆毛澤東羅稷南對話》。試問:哪個更權威呢?

 

  所以,我以為海外的“前幾年,魯迅的兒子周海嬰曾透露:毛澤東曾經在1957年反右後期說:‘要是魯迅活到今天,他有兩種可能,不是顧全大局、不說話,或者就是被關起來,但還是會寫’”,是魯迅的兒子周海嬰在胡編濫造。

  更可笑的是:海外網站不知道毛澤東一生只四次提到過魯迅,竟說“前幾年,魯迅的兒子周海嬰曾透露……這個事情引起較大的震動。也引起很多人的興趣,很多人就開始討論”之類,真是不學無術。

  誠懇地希望作者與編輯都多讀點書。不說去讀《毛澤東文集•第七卷》、去讀黃宗英的文章《我親聆毛澤東羅稷南對話》,至少讀了我的《打倒魯迅》,也不至于被魯迅的兒子周海嬰忽悠,是不是?  

              顧曉軍 2017-3-13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