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監考

2017/3/9  
  
本站分類:創作

【散文】監考

 入場後三十分鐘始可交卷。他總愛觀察學生答題的狀況,很多時候,不用一刻鐘,考生已陸續就睡。這時只剩他往來踱步的聲響,時間在每個腳印的間距中流連嬉戲。他推想只要三十分,學生大概就通通交卷了。

 二十九分是最耐人尋味的時刻,他會偷偷在心中倒數,接著,三十分了。

 但他擔心時間不準,若提前讓學生離場總是不好。這時總面無表情的放空,台下的考生早已清醒,有的在摺考卷、有收拾文具、最明顯的莫過於筆袋發出「科滋」的拉練聲。

 到處都是瑣碎的小聲音,瑣碎中有一種浮躁,伴隨著考生的眼光射向台上的他。他是安靜的,他豎耳偵聽,隱約從遠方有一團又一團的風暴成形,他宣布:可以交卷了。

 立刻,教室炸開了。眾人一股腦衝向前,伴隨聊天閒談,會有那麼一陣子喧囂。他不介意,只要不是太超過,一會兒,他必然關上前後門,阻擋賴在走廊的吵嚷,整理完考卷就可以提早回家了。

 今天下午這場卻不同。

 當所有的考生離去,教室一片明亮空白,唯獨一位尚未交卷。再等個兩分鐘吧,也差不到哪裡。才這麼想個幾次,十分鐘就過去了。

 別的教室已經換了下一場考科的學生,而這裡,玻璃窗外反覆熨貼這一張又一張馬賽克的鼻子與雙頰。外頭的人向裡頭張望,他則是心向在外,總覺得好可惜,已經過十五分了,本還想著可以提早離開。

 考生專注在自己的世界,不知外頭的紛擾張望是否影響他的判斷?都說等待會消磨人的耐性,但他漸次升起的不耐,在時間中澎大,又在時間中萎平。

 他想眼前安寧的景象是不是也曾是自己過往振筆疾書的情境?總希望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才想到這,好奇心便隨著立可帶卡滋卡滋的齒輪運轉而動作。他拿起一分空白試題瞧瞧,是怎樣的題目讓眼前這位學生反覆修改論述?

 全是選擇題。他眨眨眼,不可思議。

 這就更好奇了。他頑皮的性子又來了,站起身,憑著在講台的高度偷偷觀察考生的作答。

 說來怪異,這學生一直重覆回答第23題,填寫了,又拿筆選起題幹的關鍵字,卡滋卡滋,又塗掉,換另一個答案。他悄悄看了會,學生一直在B和D之間改來改去。卡滋卡滋,卡滋卡滋,立可帶反覆作響,還蠻是清脆。

 鐘聲響起,鐘聲終於響起。考生嘆了一口氣,他也嘆了一口氣。

 抽出其他考卷,將最後一張安放於上。他看不懂23題,只是在指梢點數考卷的時候刻意瞄了一眼,大家幾乎都寫A。

 這會是正確答案嗎?

──發表於《中華日報‧副刊》,2014年2月28日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