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究竟是在惡心誰?

2017/3/7  
  
本站分類:其他

她們,究竟是在惡心誰?

她們,究竟是在惡心誰?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六十五

  

  我通過《第三次出征》,批評了《你是怎樣毀掉自己一生》;又通過《補齊人生短板與克服人性弱點》,點了周冲的名;再通過《幫炒周冲》,全面地介紹了周冲。 

  為什麽我要抓住一個小女人不放呢?其實,我有想法——我覺得:周冲的文字拙劣,我當寬容;周冲的形象醜陋,我也該大度。然,一個動不動就冒出悖論的人、自稱作家,是不是在存心惡心作家?一個相貌如同“鳳姐”羅玉鳳的女人、動不動自稱美女作家,是不是在存心惡心美女? 

  而這個醜陋如羅玉鳳、文字拙劣且動不動冒出悖論的女人,卻在那裏高喊“民主平等”,我不知——這是不是在存心惡心民主? 

  簡單回憶下:醜陋的羅玉鳳,原本的炒作點是“誓嫁1.76-1.83米的清華或北大碩士生”;然,突宣布“我到了美國”,且是以避難身份留在美國的。目前百度的介紹,是“職業 修腳工”。 

  “鳳姐”羅玉鳳,是通過系列炒作成名的;而這些炒作,究竟是給民主增色、還是在存心惡心民主? 

  往前推。流氓燕,是通過脫的炒作成名的。一轉身,流氓燕成了維權人士。 

  流氓燕,究竟是維權人士,還是惡心維權、惡心民主? 

  說到脫與惡心維權和民主,自然就會想到李天天。李天天一脫,就有人要石三生推薦她角逐諾貝爾和平獎。這豈不是惡心維權與民主、惡心諾貝爾和平獎嗎? 

  再有,就是為了流氓燕、而脫的艾曉明。艾曉明,是文學博士、當時的廣州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艾曉明,用文學博士、廣州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的身份說話,這分量還嫌不夠嗎?為何一定要脫呢?她的這一脫,究竟是惡心專制、還是惡心維權與民主? 

  還有,就是炒成了“公知”的“韓寒”。又是成《外交政策》的“思想家”,又是成《時代》周刊的“風雲人物”;可弄到最後,“韓寒”竟涉嫌代筆。這,究竟是惡心誰? 

  還有很多(我過去說過)。他(她)們究竟是在惡心誰?  

              顧曉軍 2017-3-3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