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的“新組織”理論

2017/2/21  
  
本站分類:其他

何清漣的“新組織”理論

何清漣的“新組織”理論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五十五 

 

  何清漣剛發表了《刺殺金正男行動中的新組織因素》,可我讀後,覺得何文的後果、非常嚴重。 

  何清漣在篇首說,“我卻很關注這次刺殺事件中的新行動組織因素:其中一位穆斯林女嫌犯供稱她是被誘導參與惡作劇,不知道是場謀殺”。而後,她以一半的篇幅、以“女嫌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殺手”為小標題,作了“女嫌犯‘不知情’”的介紹與闡述。 

  隨後,何清漣在“刺殺行動的新組織要素”的小標題下發議論;最後,何清漣又升華出:“如今是網路時代,一個組織、一個政府通過網路或者廣告招募人員,讓被招募者完成職業特工的刺殺任務,既不露痕迹,又難於防範,且極易得手。關注這種刺殺行動中的新組織因素,提醒世人不要因為一點利誘就成為被人(或者組織)利用的殺人利器,就是金正男刺殺事件給世界留下的經驗教訓”。 

  何清漣好像在說網路時代很容易被招募、被欺騙,告誡人們不要為利益所誘。然,何清漣把欺騙與被欺騙混同于“組織”、並創造出“新組織因素”,不知是何目的。 

  我以為:穆斯林女嫌犯,是否不知情並不重要——真不知情,系被誘騙入夥;而假不知情,則不過是被捕後的一種脫罪說辭。 

  重要的,則是何清漣把通過網路招募人員,升華成了“新組織因素”。 

  幸好,我新出版的《平民主義民主》中有“組織之初探”章節,對“組織”有過研究。我以為能稱之為“組織”,至少首先要公開其宗旨,其次要有、有效的管理及分工以便長期與壯大其組織、之構架,第三要有在組織人員的組織生活及不斷的培訓等。 

  顯然,穆斯林女嫌犯不知情或假托不知情,都使刺殺金正男的宗旨處于非公開的狀態;其次,是刺殺團夥沒有長期與壯大的企圖。因此,把刺殺金正男的團夥、說成是什麽“新組織因素”,只怕是心懷鬼胎。 

  我在《平民主義民主》中說,“組織,是一種積蓄力量的有效手段”、“可以說,組織的形式、已是思想之外的、重要的形式;其作用,幾乎可以與軍事力量等量齊觀”、“因此,以組織與武裝鬥爭奪取政權的、在本質上繼承封建專制的、以集體主義為精神手段的體制的領導者,也最害怕他人掌握組織、這一武器;一般,他們承認結社自由、而實際上不允許無法控制的組織的存在”等,“正因如此,平民主義民主、應當盡可能地、回避組織這一形式,而選擇以思想為常規武器、與各種專制及精英、作長期的、艱苦的、不懈的鬥爭”。 

  我不知何清漣是否讀過我的新書《平民主義民主》、不知何清漣是否讀過書中的“組織之初探”章節,但,最近、我在文章中說過何清漣與曹長青的理論水平不及徐水良和胡平。于這一點,何清漣是有可能知道的。沒有想到,剛說何清漣的理論水平不行,何清漣就把“組織”升華成“新組織”理論了。 

  然,何清漣的“新組織”理論的出現,豈不是要讓任何專制國家的、反對專制者的不同意見者們的生存,越發艱難了嗎?按何清漣的此理論,在社交網上求個相互“跟隨”或“求勾搭”及想找個異性一同看電影與一夜情之類,豈不是都觸犯了“新組織因素”?如此,何清漣究竟算是自由派的時政評論家呢、還是專制主義者的鷹犬?  

              顧曉軍 2017-2-20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