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指望谁?

2017/2/19  
  
本站分類:其他

中国民主指望谁?

中國民主指望誰?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五十二

  

  常在海外轉悠,但很少看到王丹的文章,因此,今見到“王丹:肖建華是我在北大念書時的學生會主席”就點了進去。進去後,才見到副標題“權錢結盟的不可靠性”。 

  這個話題,我還是感興趣的,就認認真真看了。看完,我很想說幾句。 

  王丹,通過肖建華、賴昌星、徐明、郭文貴,闡述了一個道理“權錢結盟的不可靠性”。再通過“權錢結盟的不可靠性”,延伸到“常常有人疑惑,為什麼中國有錢人變多了,中產階級貌似強大,但是並沒有像外界期待的那樣,成為推動民主化的社會力量?為什麼經濟發展並沒有導致民主進步”。 

  王丹歸結的原因,自然是“權錢結盟的不可靠性”。 

  其實,王丹已談到“權錢結盟的不可靠性”,只要他的思維再大膽向前邁一步,就是——中國民主指望誰? 

  那麽,中國民主指望誰?我想抛磚引玉,與王丹、與大家一起探討。 

  從“權錢結盟的不可靠性”延伸到“常常有人疑惑,為什麼中國有錢人變多了,中產階級貌似強大,但是並沒有像外界期待的那樣,成為推動民主化的社會力量”,其實已從側面談到了中國民主指望誰。 

  為什麽民主指望中產階級?因為,中產階級無後顧之憂,不用為生存奮鬥與掙紮。是不是這理? 

  既然,問題的實質是無後顧之憂,那麽,民主就可以不一定指望中產階級,是不? 

  在今日之中國,退休老人也沒有後顧之憂,是不是?年輕人,如果沒有出路,也就等于沒有了後顧之憂。還有,就是中國的普通婦女。中國的普通婦女,從來都是最辛勞的群體,但,她們任勞任怨、從不氣餒。這,就等于也沒有後顧之憂的壓力。我以為,是這樣的。 

  從另一方面看,就是需要知識、文化。這知識,不是指知識精英,而是有一定的知識就可以。這文化,也不是指文化人,而是過去說的“讀書、學文化”。當然,要成為民主的中堅,沒有文化不行;但文化太高,尤其體制認可的人,也指望不上。因,他們像“權錢結盟”的中產階級一樣、有“權知結盟”之嫌。 

  在闡述了中國民主指望的群體的生存結構與知識結構後,很自然地可以看出——“平民主義民主”才是期待。 

  過去,如指望中產階級等,都是一種精英主義民主的思路,是指望精英們、給百姓們帶來福祉。其實,精英們給百姓們帶來福祉的同時,也會切走蛋糕中的、最大的那一塊。如是,他們不還是為了自己嗎? 

  何況,精英主義民主都是走組織路線的,而“組織”在今日中國是幾乎不可能的。 

  “平民主義民主”,則不需要“組織”,只需要思想的引領、需要形成思想的大氛圍,需要水到渠成。水到渠成了,形成了“平民主義民主”的大氛圍,誰領導都可以。美國,不就出了個川普嗎? 

  說川普“民粹”也好,說其他什麽也罷,他不就是沒有按精英主義的規矩辦事嗎? 

  中國,為何一定要指望中產階級、高知階層呢?何況,他們過得好好的,為何要“铤而走險”、搞民主呢? 

  所以,我覺得:在知識普遍化的今天之中國,民主、還是指望普通民衆,指望普通民衆的認知的提高、認知的新銳,比什麽都要牢靠。 

  更何況,有哪一次精英們領導的精英主義民主、沒有大量的普通民衆給墊底了呢? 

  民衆、最普通的民衆,才是中國民主的希望所在!  

              顧曉軍 2017-2-17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