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革命

2017/2/7  
  
本站分類:其他

談革命

談革命
 
    ——顧曉軍主義:九月隨想·之二千七百九十二
 
 
  2015-11-05,勞力撰寫了篇《曹長青是堅定的革命派?》,揭示出曹長青“把原來在2015-09-20發表的(《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這篇文章給刪除了,在一個多月之後,經過一番修改于2015-11-01(均為美國時間,上同)重新發表!”
 
  2015年11月6日,風北吹隨後撰寫了《改良與革命——從曹長青狙擊〈打倒魯迅〉一書說起·之一》,文章最後道:“革命,需要熱血之人付出鮮血和生命的代價,不知曹長青先生打算何時歸來,做革命的馬前卒?”
 
  顯然,曹長青感覺到已在台灣《看》雜志上發表過的《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有不妥,便在重新修改中突出了“革命”。
 
  革命與改良的關系,我在過去的文章已說的很多了。
 
  我們反對假改良,如散布“素質論”等的“民主小販”式的假改良;我們也反對假革命,如流亡海外的浙江人王一鳴等到處要捐款叫囂制作燃燒瓶殺村長等式的假革命。
 
  改良,是長期的;人類社會,從來就沒有中斷過改良。即使到了民主社會,改良也必將伴隨著我們。于此,龍應台的“……民主的果實就能摘到手上,但其實民主是個不斷發展、需要持續演習的過程。以‘權’逼人的威權政府拔掉了,有商業財團用錢來壟斷;商業財團的問題若解決了,你發現媒體本身的‘正義’很有問題;媒體的問題若解決了,你發現公民團體本身非常霸道,民粹主義橫行……”這段話,說得很清楚。
 
  因此,改良、是長期的,又是現在時的。長期,是講人類社會一直在改良;任何形式的社會,都需要不斷地改良。而現在時,則是講改良的目的、目標與怎麽改良等等。
 
  而革命,與改良相比、則是可遇不可求的。當然,說革命可遇不可求,就已經不是職業革命家了。可職業革命家,又能有多少呢?整天叫囂革命,肯定不是啥職業革命家。因為,革命不是叫囂,而是積蓄力量、悄悄組織、尋求爆發……而叫囂,不明擺著與“積蓄力量、悄悄組織”背道而馳嗎?叫囂,從某種意義上、是出賣革命!
 
  即使是革命前的“積蓄力量、悄悄組織”做得非常好,“尋求爆發”的點也找得很準;革命爆發了之後,還存在如何宣傳(最大限度地承載民意)、如何進一步組織(讓革命走向成功)等等一系列問題,是不是呢?
 
  而既然是革命,總應該做兩手準備吧?總不能孤注一擲吧?這樣的話,還得考慮如果革命被鎮壓,如何退卻、如何潛伏、如何等待第二次革命高潮的到來等,是不?不說遠了,孫中山的革命、毛澤東的革命,又有哪一個是一次成功的呢?
 
  還有,很多革命,都是利用了民族問題,而達到目的、而成功的。如孫中山的革命,就是利用了“驅除鞑虜”;而毛澤東的革命,就是利用了抗日戰爭。如果沒有“驅除鞑虜”,如果沒有抗日戰爭,那麽,孫中山的革命、毛澤東的革命,又會是個什麽樣子呢?
 
  被稱或自稱“帶路黨”,無疑是很容易讓人想到漢奸的。而中國人肯做漢奸的,畢竟是極少數(不論哪個國家、民族,乃至整個世界,都一樣)。
 
  我顧曉軍隨便提到的這些問題,不知曹長青們是否考慮過?其實,什麽著名時評家、不過都是紙上談兵。尤其是身在海外的,就更是不顧生活在專制下的人們的艱難了。
 
  另外,就是鼓噪革命的人,很可能是與那些宣揚“素質論”等的人的真實身份是一樣的;因為,鼓噪革命,很容易讓那些“積蓄力量、悄悄組織、尋求爆發……”的職業革命家們,暴露出來。
 
  再就是,鼓噪革命至少是一種以激進的形式,搶“公正第一、民權至上、自由永恒”的風頭,從而掩蓋他們——既從文卻又提不出任何于人類、于社會有益、有意義的普世價值的無能。而這,就是破壞社會民主了。
 
 
              顧曉軍 2015-11-7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2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