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战

2017/2/2  
  
本站分類:其他

中美之战

中美之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二百三十八

 

  最近,我的文章,被读者们追捧的有《川普式民粹与平民主义民主》和《一场针对大陆的战争》。

  于前一篇文,顾名思义即可。而于后一篇文,昨海外地下党网刊发了魏京生的《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 

  首先,我要肯定魏京生的《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写得不错(比他近年来、所有的政治的、中美关系的文章,都要好出很多)。 

  说魏京生的《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写得不错,是就其文章之本身而言;如果跳出“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这个议题,则就另当别论了。 

  问题所在,是现代化的战争,已不再局限于某一领域(于此,我已在《一场针对大陆的战争》中说清。如果海外地下党网刊发魏京生的《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或魏京生的《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之本身是针对我的《一场针对大陆的战争》,则不战自败)。 

  魏京生还没有读过刘刚的《总统特朗普呼吁:冻结政治庇护的中国和驱逐中国间谍!》(不要计较翻译的准确性,我不懂英文,这是百度翻译之结果)吧? 

  刘刚的文章中有“……间谍机构派了很多间谍到美国准备所谓的对美国无约束的战争”。这里的“无约束的战争”,学名叫“超限战”。 

  “超限战”,为乔良少将与他的一位下属合著的书(记得,我在新浪“网络作家圈”不可一世时,乔良也来拜见过我;我没怎么待见他,大约他回去之后就琢磨出了《超限战》)。 

  “超限战”与《一场针对大陆的战争》不谋而合,未来的中美之战,是一场不需要宣战的、没有时限只看结果的、不分地域与领域而只讲输赢的、全方位的立体的战争。 

  因此,说什么“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没有意义,即使将《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写得再好、也没有意义。意义,只在于战争的结果。 

  顺便说一下,前时海外地下党网刊发的《反川普街头怒火将成為美国政治常态红五月再次来临》(文章可能是何清涟的。前时我转发的《奥巴马留下了什麼政治遗產》,也可能是何清涟的。海外地下党网要人转发时注明出处,他们自己却不注明,是给我挖坑)。 

  预见“反川普街头怒火将成為美国政治常态”,且预言“红五月再次来临”……这难道不就是一场“超限战”的一部分或一个战役的开始吗?其实,自川普胜选,战争就开始了;反过来说,是美国人民选择了这场与大陆的战争。 

  美国人民选择了这场与大陆的战争,也是没有办法;因为,这是一场生存之战。虽然战罢,美国还是要退出历史的舞台,然而没有不战自败的道理、没有不战就举手投降的道理。 

  《反川普街头怒火将成為美国政治常态 红五月再次来临》之中的“本末之乱:价值观让位於利益”,亦属胡说。因,在“超限战”这样的特殊背景下,“价值观”与“利益”是统一的,不存在谁让位於谁的问题。 

  总体而言,《反川普街头怒火将成為美国政治常态 红五月再次来临》写得还可以,但不如魏京生的《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 

  然,放在“中美之战”之大局中,魏京生或何清涟又都属雕虫小技了,比刘刚要逊色。 

  “中美之战”,或从1949年就开始了,或从延安时期已开始。谁知道呢?这非你我的话题,而是未来的史学家的话题。  

              顾晓军 2017-2-2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