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瘟龟”化身“吸血龟” 喜马拉雅币实为“吸干榨尽币”

2021/11/26  
  
本站分類:生活

“郭瘟龟”化身“吸血龟” 喜马拉雅币实为“吸干榨尽币”

如果说郭文贵以前只是发瘟劲儿犯瘟病,只祸害身边战友,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蜕化成一只“吸血龟”,贪婪地狞视着所有即将入套的蚂蚁。一心一意想要在十一月一日十一点十一分这个“良辰吉时”让喜币上市的郭文贵,终究还是没能如愿。错过吉时,必有大凶。先不说喜币和喜交所本身是不是骗局,仅仅因为没有在纽约注册就出售数字货币这一点,就是在顶风作案了。美国SEC明令禁止郭文贵终身不得再直接或者间接参与任何数字证券的发售,但他视SEC的禁令如儿戏,非但不履行与SEC的和解条款缴纳罚金,反而变本加厉,妄想用喜币上市在蚂蚁内部再掀起一股吸金榨银的内卷风云。

喜币真的上市了吗?郭文贵说喜币在全球4个交易所交易,在5个国家发行,已经拿到了这5个国家的虚拟货币金融牌照,包括美国也批下来了。但在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局的网站上,查询美国财政部颁发的所有金融许可证时,我们发现无论是喜币还是“Xcoin”,都显示查询不到。这是典型的诈骗行为。卡丽熙说出了真相,这四个喜币上市的交易所实际上是都是喜交所。老郭玩了个文字游戏,这就是他说的在四个交易所交易,在5个国家发行?这类似于不去奥运会参赛,自己在家里搞了个体育比赛,运动员、裁判和冠军都只有一个人。怪不得老郭宣扬喜币是全世界最厉害的虚拟货币,逆境中自娱自乐的能力很强。

一个交易所就一个币种,画一根曲线就叫上市?从《郭媒体》和喜国农场放出的交易数据表来看,喜币“上市”15分钟,买入1090647.012个,卖出1675866.785个,卖出比买入多58万(个)喜币,也就是说“抛的比接盘的多”,半个小时后,抛的比买入的多106万个,这种情况下价格居然还能奇迹般地涨到6.75。但实际上,喜交所的“交易对”只有喜币/喜美元(HCN/HDO)一对,再无法和其他货币兑换。交易价6.75指的是“喜美元”,和喜币买入成本0.1美元完全是两回事,就算抛了也还是“喜美元”,换不成美元。也就是说,这67倍的暴利是无法转移兑付的空欢喜。虚拟币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全球快速转移兑付,以实现资本流动性,而喜币实为没有流动性的死币。况且刚开始还能看到喜交所网站展示的数据图表,后来看不到网站信息了,所以这些图表的真实性存疑,很可能是内部做图,用网站展示假数据,后来发现数据造假有点明显,老郭使用老招数,把网站内的一些信息暂时封锁了。这是典型的单机模式,内封闭的游戏币骗局。

关于封锁喜交所网站的数据信息,老郭是有提前预谋的。就在喜币上市直播结束后,老郭立马发出声明,表示喜币上市后他只担心两件事。一是担心网站安全,担心被共产党捣乱,网站被黑后崩溃。老郭一边自称喜币和喜交所的安全性全球第一,一边时刻担心系统被攻击,把自身系统的技术性短板和封闭性硬伤归咎于共产党。二是担心价格,老郭说喜币一上市就会涨10倍至20倍,共产党很可能会拿出大笔资金来购买喜币,一方面让大家无币可炒,另一方面实现共产党控股。除此之外,他还担心基金组织购买大量喜币后囤积居奇。老郭这是一语多关,既传达了喜币很值钱的信息,又关联了喜币的反共性质,还为封锁喜交所网站、信息造假和系统崩溃找好了借口。在设计圈套的时候就已经找好了收口的理由,喜币可以让大家都赚得盆满钵满,但一旦出现损失,就都是共产党的责任,把自己推得一干二净,这是典型的,也是老郭惯用的诈骗套路。

我们来看看喜币和喜交所的真实数据,喜交所Alexa全球网络排名(指网站的世界排名,主要分为综合排名和分类排名)565334名,日均访问IP只有区区1500人,这说明喜币投资人最多只有1500人,因为喜交所网站没有访客,必须经过KYC注册才能访问,所以访问者基本可以认定为投资人。老郭挖的这个坑,业内人士一眼就能看出来,按他的玩法是拿不到钱的,就只能靠后进场且不太懂的蚂蚁们来填坑。巴拿马SEC最近也预警了喜马拉雅交易所骗局,希望币圈朋友们扩展,蚂蚁们只有披上“防骗金钟罩”,才能防止被“吸血龟”和喜币吸干榨尽。

 

今日人氣:4  累計人次:10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