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話思想與思想家

2017/1/30  
  
本站分類:其他

新春話思想與思想家

新春話思想與思想家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三十七

  

  前一篇文,叫《從春晚說開去》,是初一寫的,談“低水平循環”,也談到了海外地下黨網鼓吹高智晟的“永絕共產思想”(其文原題是《高智晟制憲思想記錄之五:永絕共產思想》)。 

  其實,我在《不作死就不會死》一文中就談到:作為個人的高智晟,既無權給大陸“改國號”,也無權給大陸修改或“制憲”。我還說高智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等著高智晟落得個顛覆罪、落得個坐牢。 

  然而,十多天過去了,高智晟竟安然無事,至少是海外地下黨網沒有高出事的報道。 

  這就不對了——劉曉波“惡搞”憲法,坐牢,且十一年;而高智晟“惡搞”憲法,卻沒有事?而且,高智晟不僅“惡搞”憲法,還私“改國號”。 

  記得:早幾年高智晟啥事沒做,海外地下黨網就幾乎天天報道高智晟被公安與國保如何如何。怎麽,公安與國保也放假? 

  其實,抓不抓高智晟、與我無關。我只是想證明:高智晟與陳光誠一樣,是演戲、是大陸的特務。 

  以下談思想。為什麽說“永絕共產思想”不對呢?除了《從春晚說開去》中談到的:一、“文藝,尚且要百花齊放;思想,怎麽可以永絕某種呢”,二、“‘永絕共產思想’?美國人不會說,台灣人不會說;只有具有專制思想的人,才會這麽說”,三、“‘永絕共產思想’,與極端伊斯蘭有何區別呢”……之外,就是任何人無法“永絕”某種思想。 

  秦始皇曾焚書坑儒,儒家思想被“永絕”了嗎?沒有。思想這東西一旦産生,就沒辦法消滅。只能讓曾主流化的某種思想,漸漸非主流化,如法西斯主義等。 

  高智晟的“永絕共產思想”,不過是說恨話、說過頭話,是種文革思維,如“破四舊”、“狠鬥‘私’一閃念”等之類。 

  那麽,高智晟為什麽要這麽說呢?因為,高智晟及團夥想阻止顧粉團“向諾貝爾和平獎推薦顧曉軍”、“向諾貝爾文學獎推薦顧曉軍”,想模仿我、也想成思想家……而想要成為思想家,文字就必須犀利。 

  然,高智晟及團夥卻不懂——犀利分兩種:一種,是眼光犀利,像我一樣——能在複雜的社會與社會關系中,找出大陸之所以險象環生、是因為社會缺少公正,並提煉出“公正第一”。另一種,是嘴巴犀利,如王一鳴的“殺村長、制燃燒瓶”、仲維光的“反共,是每一個人做人的底線”及高智晟“永絕共產思想”。 

  嘴巴犀利,貌似有思想,其實沒有思想,不過是比膽大、比胡說八道。因此,雖然王一鳴的“殺村長、制燃燒瓶”、仲維光的“反共,是每一個人做人的底線”及高智晟“永絕共產思想”都貌似極右,然與極左的“破四舊”、“狠鬥‘私’一閃念”等十分相似;因為,它們同屬于左傾思潮。 

  其實高智晟及團夥是枉費心機,因他們連思想的特性與怎麽出思想的方法都不懂,所以高智晟及仲維光與王一鳴等一開口就胡說八道,還把胡說八道當成了思想。 

  順說:一個時代,只有一個思想家、大思想家。打個比方,有了毛澤東,鄧小平就出不來。毛澤東一死,鄧小平立馬就“偉大”了(當然,毛鄧都是政治家。毛澤東算不上大思想家,鄧小平怕連思想家也不一定能算得上。我不用盧梭他們說,而說毛鄧,是因為大家都熟悉)。 

  再說回來。不喜歡共産主義、社會主義,可以,但只能努力讓他們成為非主流,而不能“永絕”。在努力的過程中,還要保持平常心,讓非主流的過程、順其自然。否則,就都是違背規律。 

  共産主義、社會主義,本身就是種違背規律,所以大家不喜歡。難道我們因為不喜歡,也要違背規律嗎? 

  而讓共産主義、社會主義成為非主流的方法,現在看來也只有平民主義民主。因共産主義、社會主義,是為對抗資本主義、改造資本主義出現的。如果沒有平民主義民主與精英主義民主形成動平衡,社會主義就永遠不會成為非主流。 

  可喜的是平民主義民主已在美國發揚光大——川普的“民粹”,體現了平民主義民主的精髓;希拉裏的“街頭運動”,體現了平民主義民主的形式。 

  我預祝美國的實踐成功!我悉心關注著。我也希望川普與希拉裏的同仁們,能像我關注你們一樣關注我這裏的思想與理論的成果。 

  隨便說了以上這些。我也是真心為高智晟及其團夥們好,讓他們死心,不要再癡心妄想、不要再白費勁。  

              顧曉軍 2017-1-30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