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春晚說開去

2017/1/29  
  
本站分類:其他

從春晚說開去

從春晚說開去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三十六

  

  海外地下黨網刊《一年一度 大陸春晚吐槽段子大賽開場》,其文結尾:“網民紛紛跟帖吐槽稱:根本沒看、吐槽大會、笑不出來、無聊至極、依舊難看、迂腐無聊、精神汙染、真的沒看、洗洗睡吧、尬歌尬舞、毫無看點、笑不出來、全靠吐槽、強顏歡笑、哈欠連天、強行感人、笑不出來……” 

  我是沒敢不看。因,即使我不愛看,也不能號召我的讀者們不看;即使我能夠號召我的讀者們不看,也不能左右全國老百姓不看。 

  而我做不到、又不看,豈不“自絕于人民”? 

  認真看。但,我不知,晚八點到來之際的那些零碎鏡頭的剪接、有何意義?我以為八點沒到,可看鍾,八點早過了。隨後,是《美麗中國年》;看著看著,不由打了個寒顫。 

  海外地下黨網刊《2017年民間春晚節目單出爐 雷洋魏則西"登台"》、《2017年股民"春晚"節目單 大陸網路熱傳》等。說實在,這種水平的東西,也令我不由寒顫。 

  記得:2009-1-26,我寫過《我在“春晚”時分睡著了》(黨媒與海外地下黨網,競相轉發)。後來的“不看春晚”,應該都是我的徒子徒孫吧?記得:是我顧曉軍、在網絡上首創了“網民春晚節目單”,如今的《2017年民間春晚節目單出爐 雷洋魏則西"登台"》、《2017年股民"春晚"節目單 大陸網路熱傳》等,也是我的徒子徒孫吧? 

  我一直說:遭封殺,轉攻思想與理論。其實細想想,即使不遭封殺,我早晚、自覺或不自覺地,也會轉攻思想與理論。是人,就不能總低水平循環吧? 

  有提高,才有意義;有提高,才有奔頭。難道不是這樣嗎? 

  說個顧粉團的森林之子的例子。森林之子,是與勞力先後加入顧粉團的(屬中期,已過了“顧粉團8.30政治大冤案”)。 

  勞力的第一篇文章跑題了,說他自己小時候學習如何不好。森林之子,一來就是三篇文章。說實在,三篇文還如勞力的那篇跑題的文。為什麽?因那三篇短文,都是“表態”。當然,是換了三個不同的題目的“表態”。處于愛護,當時表揚了他。 

  或許,多年之後沒人記得顧粉團。但,顧粉團的鼓勵提高、鼓勵進步,確實滋養過不少人。 

  後來,森林之子便寫出了讓顧粉團同仁們刮目相看的《苦難祭》。如果說《苦難祭》重在“煽情”,那麽,前時,森林之子的《顧曉軍是英雄》、《英雄的歸宿》,則說理遠遠超過了“煽情”。 

  或許,森林之子的文字還不能與貞雲子的文章相提並論,但提高卻是明顯的。 

  然,海外地下黨網,這些年有進步嗎?沒有。依舊是——轉炒博客中國的偏右的文章,外加何清漣曹長青之類的海外民運的文章。 

  連新人,都很難湧現。說他們參與大陸對我及我的朋友們的封殺,應該是一點也不為過的。 

  海外地下黨網的另一大特點就是——這些年來,參與炒作、人造了艾未未、陳光誠、高智晟這些僞人物。 

  此刻,海外地下黨網上還有《高智晟制憲思想記錄之五:永絕共產思想》。“永絕共產思想”?文藝,尚且要百花齊放;思想,怎麽可以永絕某種呢? 

  “永絕共產思想”?美國人不會說,台灣人不會說;只有具有專制思想的人,才會這麽說。 

  “永絕共產思想”,與極端伊斯蘭有何區別呢? 

  春晚令我寒顫,在于總是低水平循環,不可能、也沒有辦法提高。海外地下黨網,只怕也是這樣的吧? 

  這就是——垃圾,它並不知道自己是垃圾。是不是這道理?  

              顧曉軍 2017-1-28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