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鳳姐”羅玉鳳

2017/1/16  
  
本站分類:其他

也談“鳳姐”羅玉鳳

也談“鳳姐”羅玉鳳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二十六

  

  呵呵,劉剛也在猛發有關“鳳姐”羅玉鳳的文。由此,我看了看原本看不上眼的羽談飛的《鳳姐就是照妖鏡 魑魅魍魎全現形》。 

  羽談飛說“鳳姐的紅,紅的特別辛酸和反社會”,並把“鳳姐”羅玉鳳比陳水總,且鼓吹“個體性反社會包含了三層絕望:(1)對國家的絕望,(2)對大眾的絕望,(3)對自己的絕望”。 

  顯然,羽談飛攜“鳳姐”羅玉鳳、把自己當精英了。若不是把自己當精英,請問羽談飛及“鳳姐”羅玉鳳、你們有什麽權力對大衆失望呢?你們以為你們是魯迅嗎?就算你們是魯迅,而那魯迅、不也就是少數人捧起來的反社會垃圾? 

  況且,無論對誰失望,都不能反社會。所謂“反”,一般分三個層面:一是反政府的某政策之類(這,一般而言、政府是允許的),二是反政府(這,在專制體制內,是政府不允許的。但,社會未必反對,因為政府不一定對),三就是反社會。 

  反社會,肯定是不對的。因為,社會不是政府一家的社會;社會,更是所有人共同的社會。簡單說,共産黨不允許反社會,美國更不允許反社會。 

  羽談飛在文首抱怨“近段時間無論寫什麼都會被刪被封”,且似不知為什麽。我來點透——記得我批評你的文字不合邏輯嗎?這就像宋祖德拿猜測當“爆料”樣,我一說、人家想過來了,所以封殺。 

  若不講邏輯算“瑕疵”的話,那麽,鼓吹“反社會”,你將寸步難行。因,美國及海外地下黨也不能容忍反社會。 

  而“鳳姐”羅玉鳳,如果確有反社會基因,那麽,這將是她的最後一次熱鬧與“網紅”。 

  即使“鳳姐”羅玉鳳沒有反社會的基因,劉剛說她是大陸的特務、也基本成立。我繞開劉剛證明“鳳姐”羅玉鳳是大陸特務的思路,也給大家論證下“鳳姐”羅玉鳳事件。 

  首先,大家只注意“鳳姐”羅玉鳳被捐二十萬美金,卻沒注意是誰捐的。誰捐的,可以公開嗎?資金,合法嗎?因為,如果“鳳姐”羅玉鳳真的是大陸特務,那麽,二十萬美金、很可能是炒作“鳳姐”羅玉鳳的經費。 

  其二,“鳳姐”羅玉鳳、為什麽要把二十萬美金捐希望小學?這,不符合向往美國的人的行為。我不向往美國,如果我有二十萬美金、也絕不會把錢捐希望小學。因,那裏窮、孩子們上不了學,是政府的事——因為你是社會主義、是大政府。換言之,是你沒做好。如果非社會主義、是小政府,那麽,整個社會就都有責任。 

  顯然,“鳳姐”羅玉鳳、把二十萬美金捐希望小學的行為,是社會主義的邏輯與行為。 

  其三,為什麽要大張旗鼓地炒作“鳳姐”羅玉鳳?僅僅是為“愚樂”嗎?恐怕與前時蔡慎坤在《寒冬將至誰能夠熬到春天?》裏鼓吹的“逃離”相關吧?試想,如果不聽話的、都逃離了,剩下的都很聽話、那不好管理了嗎?而若鼓吹“逃離”,一個“鳳姐”羅玉鳳、不比一萬篇什麽《寒冬將至誰能夠熬到春天?》更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嗎? 

  而如果真的有無數個“鳳姐”羅玉鳳“逃離”、去美國,那不就是又甩了個“難民”的包袱給川普嗎? 

  給劉剛說幾句:被徐水良一激就發文章(對“陽痿”亦同),這不成了助炒? 

  給劉剛及徐水良說幾句:寫文章不在先後,而在深度與影響力。本文叫《也談“鳳姐”羅玉鳳》,有內容、又何懼“也談”呢? 

  而如果沒有自己的東西,那跟羽談飛的胡說八道、又有什麽區別呢?說助炒,都是輕的了,是不是這麽個道理? 

  “鳳姐”羅玉鳳不過是垃圾。我若是川普,像“鳳姐”羅玉鳳這樣的垃圾,能遣返就遣返。 

              顧曉軍 2017-1-16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