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的“一國兩制”探討不著調

2017/1/14  
  
本站分類:其他

胡平的“一國兩制”探討不著調

胡平的“一國兩制”探討不著調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二十四

  

  前時,海外地下黨網上有篇胡平的文章,探討“一國兩制”的淵源,大意說(用我的理解表達):國民黨被共産黨趕到台灣去了,毛一直說“一定要解放台灣”。後來鄧,根據國內國際形勢的變化,想出了“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之核心,是共産黨(後朝)打敗了國民黨(前朝),後朝要前朝去帝尊而改稱王(及地方政府)。這樣可以給很多優惠。而蔣經國心裏明白,他情願“87解嚴”,也不願屈尊改稱王等。 

  以上胡平的探討,本是有意義的。然,胡平筆鋒一轉,說針對台灣設計的“一國兩制”,後來用在了香港問題上。 

  而這,就是胡平的不著調了。因為,胡平探討由“一定要解放台灣”變成“一國兩制”、及去帝尊而改稱王(及地方政府),是一種務虛;而說“針對台灣設計的‘一國兩制’,後來用在了香港問題上”,則是在不經意間、用一句簡單的話,把原本的務虛、變成了種史實。 

  這是不嚴謹的,也是不可取的。這不是做學問。做學問,應該提供相應的證據,包括時間地點等等。 

  我們不能想當然。想當然,是演義,即從“一定要解放台灣”變“一國兩制”附會出的“去帝尊而改稱王(及地方政府)”;而涉及香港問題,則是探討史實、探討處理香港問題的“一國兩制”的由來。 

  處理香港問題的“一國兩制”的由來,或許中共解密史料即可解決;或許中共解密史料也不能解決,那就是史學家的事了。這,不是可以隨便說說的。 

  胡平探討“一國兩制”的第二個不著調,是這樣的探討對蔡英文領導的台灣民進黨政府、毫無意義。 

  蔡英文領導的台灣民進黨政府,需要的是發展台灣、而又能擺脫大陸糾纏的思想與理論。 

  比如說,姓華的兩兄弟分家了——兄長家人口少,日子過得還可以。而兄弟家人口多,很窮。後來,趁著改革開放的東風,兄弟倒騰,倒騰富了。富了後,兄弟說“我們都姓華,兩家合在一起過”。兄長不幹,因為合在一起過——兄弟有錢有勢,兄長勢必少了自主權。 

  而不合,兄長也難——因兄弟有錢有勢,鄰居都巴結兄弟。兄長家的生存空間,已經在有意無意間被打壓了許多。 

  習近平、蔡英文,是兩岸的領導人。領導人,都是務實的。而思想家、理論家、時評家等等,則都是務虛的。如果胡平誠心幫蔡英文,就該拿出些有用的理論。 

  而如果胡平只想自己做學問,則不能把想當然的演義、當成史實講。這樣的話,多年以後,胡平將什麽也沒有、什麽也留不下來。因為,即使我不發現或不說,也終究有人會發現、會說。  

              顧曉軍 2017-1-14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