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的旗幟

2017/1/9  
  
本站分類:其他

民主派的旗幟

民主派的旗幟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二十一

  

  幾年前,王一鳴在海外發起了“殺村長、自制燃燒瓶”的自救軍活動。最近,仲維光又在海外玩起了“反共,是每一個人做人的底線”的遊戲。而在我批評《仲維光搞道德綁架》後,阿素轉文處遭遇“三千三百裏”的脅迫,在我自己的和訊的博客上則遭到了匿名者的反反複複的破口大罵。 

  不可否認,王一鳴、仲維光及“三千三百裏”與匿名者,從表面上看,是為了中國的民主。 

  然而,透過他們的具體的做法,我們不難看出他們的思維方式——忽悠與脅迫他人去衝鋒陷陣、打頭陣。 

  在任何時候,打頭陣都是要死人的。要死人的事,他們自己不親力親為,卻鼓動別人上,這、至少是個道德品質問題。 

  往深裏究,則更可能是種陰謀,一種讓民主派的勇士與敢死之士提前暴露、提前被發現、提前被控制起來的“一盤很大很大的棋”。 

  本篇,且放過可能是種陰謀、也放過道德品質問題,只探究他們的思維方式。 

  假設,王一鳴“殺村長、自制燃燒瓶”的鼓動與仲維光的“反共,是每一個人做人的底線”的道德綁架及“三千三百裏”與匿名者的反複破口大罵的脅迫成功了,那麽,他們豈不是民主的功臣,未來的民主社會、豈不該由他們領導? 

  再假設,假如王一鳴當了總統、仲維光當了副總統,“三千三百裏”與匿名者當了部長,這樣的社會好嗎? 

  王一鳴、仲維光及“三千三百裏”與匿名者,他們的思維方式會變嗎?而如果不變的話,不還是“強拆”與“截訪”? 

  且不說從思維方式上看,王一鳴、仲維光及“三千三百裏”與匿名者,和“強拆”與“截訪”們一模一樣、很可能他們就是同一夥。 

  單說,如果王一鳴、仲維光及“三千三百裏”與匿名者執政,那個社會,充其量、似蔣介石訓政的社會,而絕不是美式民主,也不可能像今日台灣。 

  美式民主與台灣民主的本質,是自由,再加上寬容。所以,美國才會出現從小向往社會主義的奧巴馬當了八年總統,才會出現有社會主義傾向的希拉裏差點也當選總統;所以,台灣才會出現曾在美留學、任《波士頓通訊》主編時宣稱“美麗島事件”是“叛亂集團”、建議管制言論、主張台灣不應有言論自由的馬英九也當了八年總統。 

  自由思想與自由的思維方式,是民主的精髓。因此,民主派的旗幟,就只能是具有自由思想與自由的思維方式的大思想家了,而不是專事綁架與脅迫他人的王一鳴、仲維光及“三千三百裏”與匿名者之流。 

  恰巧,我在《寒冬早至,咋能夠熬到春天?》中,數度談到了“我這杆真民主派的旗幟”,而王一鳴、仲維光及“三千三百裏”與匿名者等又沒有反對,那麽,可見他們也是很默認——我顧曉軍是中國民主派的旗幟的。  

              顧曉軍 2017-1-9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