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境內民主派?

2017/1/6  
  
本站分類:其他

如何做好境內民主派?

如何做好境內民主派?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一十九

  

  無意中寫了篇《仲維光搞道德綁架》,針對《仲維光搞道德綁架》發表後出現的反應、又發表了《顧曉軍說的都是大實話(組圖)》……結果,不得了啦——我和訊博客上,匿名者反反複複破口謾罵;而阿素轉去處,則是“三千三百裏”反複要挾我“歇”。 

  呵呵,我顧曉軍又不是被嚇大的,是不?幹脆,我再寫一篇《如何做好境內民主派?》。 

  如何做好境內民主派呢?第一,不說“反共”。你可以批評黨的政策造成的不良社會現象、批評黨的政策,甚至于批評黨,就像我說與我做的“該論證的論證了、該批的批了”、“唯獨不說‘反共’”。 

  第二,遠離“組織”。什麽組織呀、什麽黨呀,乃至于什麽簽名之類,不要參與。顧粉團,可以——因為,粉絲團過去明星有,如今網紅也有,不過是如同集郵愛好者之類。 

  第三,不“上街”“活動”。網上有組織“上街”“活動”,只當是沒看見。在街上遇到了,最多遠遠地看;膽小一點的,早早地繞道、遠遠地躲開去。 

  如此,既可堅持你相信的民主與自由,又不會有麻煩。即使你說幾句、甚至是說出格了,也有解釋與挽回的余地。 

  而如此堅信民主與自由,當能看到中國實現民主與自由的那一天。即使有意外,兒子能看到;兒子看不到,孫子一定能看到。 

  美國史學家巴林頓‧摩爾(Barrington Moore)曾斷言:“沒有中産階級就沒有民主”。我以為,這話不準確。顧粉團,就幾乎沒有中産階級。即使過去的石三生算中産階級,現在已不是了(他的一千多平米的別墅,被霸占九年了)。 

  在中國,一個中産階級被消滅太容易了。重慶以“打黑”為名的黑打不就是? 

  因此,中國民主派的基本盤、是認知上的,而不能以財富衡量。不能說巴林頓‧摩爾的“沒有中産階級就沒有民主”不對,但又是有社會條件的,不包含現中國這樣的特例。 

  更因此,大家不能信仲維光的“反共,是每一個人做人的底線”這類的道德綁架,更不要去信啥“殺村長、自制燃燒瓶”之類的鼓動……他們人在國外,可以胡說八道;我們在境內,沒必要找死。 

  我迎著挨罵、汙蔑等寫這樣的文章,是為了保住甚至是擴大中國民主派的基本盤,是為了保住甚至是擴大“改革開放”前後及之後等等形成的中國民主的成果。 

  如果信我,保住了心中的民主與自由的淨土,就是為中國的民主與自由做出了貢獻,就是做好了一個境內民主派。 

  本文適用于老百姓,不包含民主派的政治家。政治家可自行其是。反過來,政治家也不應忽悠老百姓。  

              顧曉軍 2017-1-6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顧曉軍小說【三】 NT$ 310 ¥ 67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