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事,一年又一年 

2016/12/31  
  
本站分類:其他

網事,一年又一年 

網事,一年又一年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一十一

  

  網事,一年又一年…… 

  今年,網絡上炒得最凶的,大約要算雷洋了吧?而後,是賈敬龍。可到了歲末,雷洋的事不了了之。再過幾年,怕是沒什麽人知道雷洋,就像是90後、沒多少人知道我顧曉軍一樣。 

  賈敬龍亦然。如果沒有賈敬龍,誰還會提到楊佳?就算有人提到楊佳,又有多少人記得鄧玉嬌?多少人記得錢雲會等等呢? 

  所以,在為誰說話之前,有個話語權的問題(剛剛,我寫了篇《“封殺”是一種犯罪》。在那篇裏,我沒有展開;在這篇裏,我也不打算展開。算過年)。 

  今年,我倒是損失不算大,還有些進賬。如,3月19日,收獲了劉剛和劉剛的《顧曉軍是先知先覺》等等。 

  其實,早好幾年,我就跟Emma說,讓她傳話給劉剛,有空打打傳切配合。劉剛大概不會打籃球,不懂啥是傳切配合,便沒有回音。大約,他今年想過來了,出手就是一篇《顧曉軍是先知先覺》。 

  如是,有個沒腦子的“基督飄香劍(@jidupiaoxiangj1)”,便在推特上說“二逼一體的劉剛顧曉軍,你能不能不自欺欺人,不自欺欺人能死呀”等等。 

  我說“二位一體”有何不好?一是被劉曉波搶了風頭,二是封殺……如今,大陸還有多少人知道王丹、吾爾開希、劉剛等等?我老顧沒事就聊聊劉剛,且注意說話方式,有何不好? 

  如果待劉剛等都成了出土文物,還談什麽話語權呢? 

  前幾日,有匿名者在我博客上罵罵咧咧,還說“海底哲龜已沈入海底”啥的。因為罵罵咧咧,我把跟帖刪了;因為“海底哲龜”,我替他在這做個廣告(估計他的博客被封殺了)。 

  這個“海底哲龜”,在博客中國的專欄作家的“時政”欄排第一時,在我那跟帖說“不理睬我”、在文章中不提我,卻又常來看我文章、跟帖罵幾句。 

  我不介意。中國的民主派中,就得有像我這樣的——實事求是,耿直率真,而又有雅量的人。 

  那年,何清漣與謝雪大戰。何清漣罵我,我寫了文章,但一句也沒罵她;還提醒她,我記著程曉農的人情呢。 

  前些日子,徐水良左一篇《再笑造謠撒謊的劉剛附帶蠢人顧曉軍》,右一句“顧曉軍真是一個蠢貨”罵我;而我,卻還他篇《徐水良側記》,褒獎他,告訴他——南京,如今還有人記得文革時的他。 

  境內外的民主派,老死不相往來、肯定不對。相互間罵罵咧咧,也不對。當然,一團和氣、還是不對……大家,應該相互尊重,該批評的批評、該討論問題時討論問題……談問題及時,且談得深,自然會得到尊重,也自然會有話語權。 

  這,是反封殺的最好的辦法。如此,我們才能對得起中國、對得起老百姓……對得起我們自己,沒有妄活這一年又一年。

  

              顧曉軍 2016-12-30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