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立體思維”

2016/12/29  
  
本站分類:其他

解密“立體思維”

解密“立體思維”
 
    --顧曉軍主義:改變中國·之二千四百二十一
 
 
  如果說我的小說《國際會議》在構思中運用的“小說的傘狀構思或結構法”、還不夠規則的話,那麽,在小說《無話可說》裏,為教學的需要、我已把“小說的傘狀構思或結構法”、做得十分刻意了。或許在讀完本篇後、人們能體味到“立體思維”的匠心。
 
  在《無話可說》中,叫哥的人關注的是待遇,他的前三段話、把這二十多年、對原本“同工同酬”的演變和已成為三大等級的現實、敘述的清清楚楚。而被叫哥的人,則在想著自己住的小樓、小樓接到了已成為危房的質量檢測報告。叫哥的人與被叫哥的人,各有所思、各有所想,因此、叫哥的人主動與被叫哥的人的交流,沒有得到應有的回應,這是在一般意義上的、朋友間的、社會生活中很常見的一種“無話可說”。
 
  于以上所敘之同時,面對叫哥的人關注的、二十多年來的待遇變化與變成三大等級的現實,不也是一種“無話可說”嗎?而被叫哥的人面臨的、自己住的小樓接到了危房通知,更不知會面對什麽,是被責令加固或翻修、還是將要面臨強拆?其實無論是被責令加固或翻修、還是將要面臨強拆,于一普通老百姓來說、都不是件簡簡單單的事,這是不又是一種“無話可說”呢?
 
  以上兩個自然段之所解,闡明了小說《無話可說》、擁有的三條主線(或曰“傘骨”,盧德素語,見其《歲末年初勤思考 閑話解密新篇章》、《誰才是真正的“當代短篇小說大師”》等)。而實際上、于小說《無話可說》運用“立體思維”的“小說的傘狀構思或結構法”、及我在此的解,不過剛剛開始。
 
  叫哥的人所關注的待遇、和他三段話所代表的三大等級、及其變化,這不就是人們常說的“改革開放”嗎?不就是人們常說的“社會轉型”嗎?于這樣的“改革開放”、這樣的“社會轉型”,又能有什麽話說呢?“無話可說”!而被叫哥的人的那“一九四九年的秋天蓋的”樓、那“會不會像人一樣?看著沒倒,可骨架和肌體甚至是血液、都腐敗了,被無數癌細胞侵蝕著……”的暗線,又提示什麽?于這樣的暗示、這樣的無法回避的現實,不也是“無話可說”嗎?
 
  至此、已經理出了小說《無話可說》的五條明線與暗線、五根“傘骨”。而事實上,暗線還遠遠不止這些。叫哥的人關注的待遇與演變成的、社會人被分成三大等級的現實,及其折射出的“改革開放”、“社會轉型”,這是“設計師”、事前所設定的呢?還是“摸著石頭過河”、且“改”且“轉”、無形中所造成的呢?而無論是“事前所設定的”,還是“‘摸著石頭過河’、且‘改’且‘轉’、于無形中所造成的”,不都是違背了那戰爭年代、奪取政權前的“為人民服務”的承諾嗎?
 
  單以上這一節、讀者順著思緒去梳理,是還可以産生若幹條線的。而這些與之前的五條線相加,又是幾條線了呢?何況,于“一九四九年的秋天蓋的”樓、該怎麽對待?是修、還是“強拆”了重來?修、又怎麽修?“強拆”了重來,又怎麽“強拆”、怎麽重來?把這些、再都相加上去的話,又是幾條線?
 
  這就是作為“‘小說的傘狀構思或結構法’教學篇”的小說《無話可說》、就是“小說的傘狀構思或結構法”及其教學,也就是我說的“立體思維”、及在此對“立體思維”的展示與分解。
 
  而如果吃透了這些、且成一種自己的思維習慣,那麽,回頭再看“事物,往往是立體的……比如,你做一件事,常常只考慮你與對方的關系。其實至少還有一人在觀察你(事實上遠不止)”(見《事物往往是立體的》),就會覺得(事實上也真的)很簡單。
 
  客觀上,小說《無話可說》所構建出的“立體思維”,不過是作者更具有匠心罷了;而在過去或現代的人類社會的政治、與生活之中,很多事情如果去認真而仔細地梳理、同樣、也可以梳理出這樣的“傘狀”來。
 
  “至少還有一人在觀察你”、有兩層意思:一、任何事物,至少有兩個以上的點(觀察與被觀察)。二、“至少還有一人在觀察你”,說明--觀察者或點遠非一個。
 
  那麽,無論觀察與被觀察的者或點,理論上、又都是一個“傘狀”、一個“立體思維”的空間。
 
  任何一個觀察與被觀察的者或點,只要去認真而仔細地梳理、都可能是一個“傘狀”、一個“立體思維”的空間;而任何一個“傘狀”與任何一個“立體思維”的空間,又都必然是“至少還有一人在觀察你”……這,還僅僅是兩種不同形式的複合。是不是?
 
  而如果把“兩種不同形式的複合”、進行再複合的話,那麽、就有了更加繁雜的“立體思維”的空間(而這個或某個“立體思維”的空間,可能是“傘狀”的,也可能不是“傘狀”的。于此,沒有必要鑽牛角尖;“傘狀”,不過用來表達和闡述一種“立體思維”空間的複雜形式)。
 
  事實上,社會就是這麽構成的,事物的關系也就是這麽一個複雜的、不斷複合的“立體”。任何人,都僅僅是其中的一個點。然,每個其中的點,又必須認識這種複雜的關系。如果不能認識,那麽、被智者愚弄很可能就是百分之百了。
 
  在說清了以上之後,再來回顧艾未未、陳光誠等的把戲,用“傘狀”、用“至少還有一人在觀察你”(或可簡稱“多點”或“多元”)及“傘狀”與“多點”的複合和“多點”與“傘狀”的複合以及它們相互間的再複合等、觀察之,就恰似易如反掌樣簡單。
 
  比如,明明是公開報道過陳光誠能分辨出花是紅的還是黃的、卻非要戴上墨鏡裝瞎子,明明是陳光誠沒有律師資格、卻非要以“赤腳律師”鋪墊、再僞裝成律師,明明是沒有人可能徒手翻越4米高牆、卻非要制造一個徒手翻越4米高牆的“逃脫”新聞,明明是沒有人可能闖入美國大使館、卻非要假裝陳光誠逃進了美國大使館……當美國政要到京時,人們不可能不明白--原來,是美國政要需要陳光誠裝瞎子、裝律師、裝逃脫,美國需要這麽一張牌。中共,因為存在“既得利益集團”與“權力新生代”,“既得利益集團”需要通過陳光誠這事給“權力新生代”以顔色、讓後者難堪。因此,陳光誠裝瞎、僞裝成律師、作假逃脫以及之前的東師古鬧劇等,就都有了國內的後台。而“權力新生代”,也想借陳光誠鬧劇來轉移視線。如是,一個假貨便成了三方的寶貝、成了美國與西方的旗下的媒體正炒、中共的“既得利益集團”和“權力新生代”客觀上反炒的“政治新星”,而事實與真相就沒有人管了。
 
  如果不是中共急功近利、不在暗地裏指使陳光誠到台灣去說“台獨已經過時”、以打擊民進黨,那麽、美國就會永遠裝傻了、無視陳光誠早已被中共顛覆過、早已成了雙料間諜的這一事實。
 
  然,養特工就是為了用的。尤其是陳光誠這樣的打打殺殺的、不學無術的鬧劇演員,不可能成為戰略特工;因此,等待陳光誠的命運,就是用了就扔、或叫卸磨殺驢。
 
  用“傘狀”、“多點”、“複合”與“再複合”所構成的、複雜的“立體思維”的多視角的觀察來分析艾未未,同樣很容易看得很明白--81天的“失蹤”、800多萬的“借款”,不過是開場白、很小的兩步棋;而後面的棋,卻不幸被我窮追猛打、胎死腹中。
 
  用“立體思維”看艾未未、陳光誠、馬拉拉(Malala Yousufzai)等,不難發現--所有這些、不過是狙擊《向諾貝爾和平獎推薦顧曉軍(2012/235篇)》和《向諾貝爾和平獎推薦顧曉軍(2013/731篇)》。因此,許志永的“新公民運動”及相關的人員與活動(包括胡佳等),也不過是為了狙擊《向諾貝爾和平獎推薦顧曉軍的主義(2014)》、《向諾貝爾文學獎推薦顧曉軍的文學(2014)》,是還在下“一盤很大很大的棋”。
 
  這盤臭棋,用“立體思維”來分析、就是一盤死棋。因為,他們沒有“公正第一”這樣的思想制高點。其一,何清漣、笑蜀等無能,搞不出來。其二,即使能搞、也不敢真搞。真搞的話,類似于“三個代表”、“三個自信”之類的肯定不行,只有像“公正第一”樣、于罪惡有殺傷力、才行。而真弄出于罪惡有殺傷力的,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嗎?
 
  思想與理論上不行,形式與方法上也不行。“新公民運動”沒有過硬的政治主張、也沒有啓蒙民衆的形式與手段;實際上,他們的“新公民運動”不需要民衆、只是自己人參與的假戲與鬧劇。他們害怕民衆被真的啓蒙、他們害怕民衆真的被發動起來,所以他們始終是他們自己的那些陳舊的形式與他們自己的那些個“明星演員”--什麽“維權”(我早說過:現在中國需要的是民權,而不是幾個“明星演員”的個人的維權)、什麽“基層參選”(基層參選,中共不可能容忍;即使容忍,難道不是參與到中共的政權中去嗎)、什麽挺什麽的動作(如挺“南周”。“南周”就不是中共媒體嗎?社論就不是中共的社論)……凡此種種,不過是些鬧劇。
 
  而他們的手段,就更加下流了。如,炒浦志強“揭發”,居然可以在只能容納140字的微博中寫揭發材料、可以用簡單的謾罵代替實質性的揭發?真的是開人類社會之文字之先河!再如,炒艾曉明支持流氓燕的“開房找我”。首先是小學校長帶小學女生開房,是玩處、玩童,憑什麽找你流氓燕這樣的老殼子?這不是罵世人弱智嗎?這不是耍流氓嗎?其次,是艾曉明不知廉恥地半裸。中共的“維權”特務,一直就是這麽下流--艾未未與流氓燕等的《一虎八奶圖》,全裸;李天天參與的“愛裸裸”,全裸;艾曉明的“開房找我”,半裸……一大學中文系的教授把露奶照傳遍世界,是不是對中文的亵渎?
 
  其實中共的特工系統與訓練,與蘇俄的克格勃及前身契卡有不解之緣。克格勃訓練美女間諜,怎麽可能只有理論課、而沒有實踐課呢?不先實踐、誰有把握在日後的間諜活動能勾引到對方呢?因此,可以說--看似美女的特工,其實早已都是些爛貨了。而想通了這一點,于流氓燕、李天天、艾曉明的全裸或半裸,就很好理解了。其實從“公共情婦”到薄熙來的狗血劇,不也能看出他們的老婆是可以侍奉領導或下屬的嗎?如此,照些裸照放在網絡上流傳,也該算是為黨的事業獻身、真正的不折不扣的現身吧?
 
  從“新公民運動”沒有思想制高點、沒有理論,說到他們顛倒事實的流氓手段、說到自願裸體示衆;再從艾未未、陳光誠,又說到流氓燕、艾曉明……不過想說:一旦掌握了“立體思維”,就真的是天馬行空了。
 
  其實,于“立體思維”的啓蒙,只要擁有“四則混合運算”的基礎、就可以了。而後,循序漸進,可以通過學校的教育、也可以通過自我的訓練,來完成個人的“立體思維”的體系的建立。
 
  試想,如果中國人都建立了“立體思維”,中華民族將是一個什麽樣的民族?還需喋喋不休地鼓噪什麽“中國夢”嗎?
 
  我可以在這裏斷言:第一次浪潮是農業、第二次浪潮是工業、第三次浪潮是信息化的話,那麽、第四次浪潮、必將是一次“人腦革命”(或曰“大腦浪潮”、“大腦革命”、“人腦浪潮”)。任何試圖再在物質、包括化學與生物等上挖掘出革命性的努力,都是枉費心機;包括把觸角伸向外星、外星人等。只有“人腦革命”和駕馭電腦的翅膀,人類才可能有個嶄新的未來。
 
  順說,任何裝神弄鬼或披著宗教外衣的裝神弄鬼,都是愚昧自己、愚昧他人、愚昧人類與社會,也逃脫不了被“人腦革命”後的社會清理出局。
 
  同樣,任何對資訊與思想的封殺、控制或灌輸,也將徒勞。因任何組織都無法控制全人類。換言之,你不讓治下的民衆“人腦革命”,別的種族不會因為你而放棄“人腦革命”。如是,我顧曉軍發現與正在開掘的“人腦革命”,很可能産于中國而率先絢麗于他國、最終席卷世界。或許,西方智庫、已經開始了對我的跟蹤研究。
 
  若真如此,若在“人腦革命”中、中國再落後于西方,將是中共的罪過。
 
  “立體思維”,由“傘狀”、“多點”、“複合”與“再複合”構成的、複雜的“立體思維”,是一場貢獻決不會遜色于工業、信息化革命的、社會的、人腦大革命。
  
              顧曉軍 2014-1-15~16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