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6年12月的怪事

2016/12/28  
  
本站分類:其他

我的2016年12月的怪事

我的2016年12月的怪事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零八
 
 
  我的2016年12月,劫難重重。
 
  12月7日,我的電腦終于被地下黨搗毀(他們不敢公開,可不就是地下黨)。
 
  劉剛兄弟曾說我是科技盲,不懂電腦,電腦是無法破壞的。然,顧粉團誰不知道電腦很容易被遠程控制、搞破壞的?因為,他們也或多或少地被地下黨破壞過。
 
  12月7日,我當天就找朋友,去更換了電腦的主機。現在,地下黨仍然在搗亂,但比以前難度大一些。但,我也沒以前方便了。
 
  12月9日,退休金應該到賬。我懶,12日才去銀行(10日、11日是周末與星期天,這家銀行不上班、不開門);可,一查,我的退休金還沒到賬。想或許下午會到賬,我沒計較回家了。
 
  14日再去看,還沒有到賬。我急了,到處打電話查詢。街道民政解釋說,年底資金很緊張,沒有錢了,要另打報告、讓上面批……15號一定會到賬。
 
  軍隊移交到地方的,不是國家撥款嗎?不是專款專用的嗎?怎麽跟“年底資金很緊張”相關呢?怎麽會“沒有錢了”呢?又怎麽會“要另打報告、讓上面批”?
 
  心理戰!這是地下黨在跟我玩心理戰,難道不是這樣嗎?
 
  15日領到了退休金。19日,朋友來電話,告知分房名單出來了,沒有我名字。
 
  我是無房戶,住的是母親名下的房。怎麽,難道住房條件差些的、要排到無房戶前面?而且,我是幹部、立過三等功,這兩項都是要加分的。按理,我該排應分房的第一個。
 
  趕緊到原單位。竟然說我“兩次離異涉及軍隊人員住房,有關住房情況待本人提供材料”。
 
  第一,有這樣的問題,為什麽不早跟我說?第二,是什麽時候開始的,居然要自己舉證,那要你們組織幹些什麽呢?
 
  好,千難萬難,我跑。從20日開始,去法院找資料(30年前離婚的資料我遺失了),去找對方單位、找現管(一是30年前離異,一是20年前離異,兩人的原單位都已搬家)。
 
  有一個,還得找她本人。可,一是她原部隊搬到了外地,二是她現老公腦出血住院了兩年多……人家什麽心境,我能不理解嗎?
 
  我自己去她老部隊。來回折騰——找她三次,要到了她的轉業證書複印件、她的證明;到外地、找到她老部隊,也三次……總算把兩份材料弄齊了。
 
  交上去,卻告訴我:這次趕不上了。公布的名單,還有5天就分房了。可,我不明白:材料不全是我的錯嗎?不及時找我要材料,難道不是他們的錯?有錯,不及時改?要我來承擔責任?
 
  幹了44年,等了48年,不過是分套營職樓的住房,且不是給産權、只是給居住權,也這麽難?
 
  我的2016年12月,是這麽過的。我覺得,是地下黨在作祟。
 
 
              顧曉軍 2016-12-27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