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張春橋”的那事兒 

2016/12/27  
  
本站分類:其他

“打倒張春橋”的那事兒 

“打倒張春橋”的那事兒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零七  

  昨日,在《“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之更正》中談到“1976年春,和我一同參與刷出‘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的有四人。除我外,有一人後來混到副處級後退休;一人是如臯兵,後回老家了;還有一人,則因工作表現不好之類被單位開除了”,我還得再展開下。 

  “一人是如臯兵,後回老家了”,其實與那次刷“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沒關系。他回老家去,主要是在單位混不下去了;因為,在刷大標語之前或之後(我記不清了),他爬牆偷看女澡堂、被人逮住了。 

  “還有一人,則因工作表現不好之類被單位開除了”,也與那次刷 “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沒關系。他上班常逮蛐蛐,下班後又常去“釣魚”,即見漂亮女孩就上去搭腔,人家不願意就尾隨……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強買強賣、非要與漂亮女孩談對象。 

  因此,刷出“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後,真正倒黴的只有我一人。當時,大家的年齡是——後來混到副處級後退休的,比我大八歲;後回老家的,比我大兩歲;被單位開除的,比我大一歲……從年齡上講,其實我最小。但,他們都是刷漿糊的、貼紙的、端墨汁盆的,而我是寫字的、寫“打倒張春橋”的。 

  而且,出事之後,被辦“學習班”的,也只有我一人。他們被談話後就沒事了。 

  但,鄧小平複出、真正“打倒張春橋”後,好處卻沒有我的。記得,那後來混到副處級後退休的,即從我們小單位調出、直接調去當支部書記了。如今想來:是出事後,與鄧小平複出、真正“打倒張春橋”後,這兩次他都解釋得“妙”。 

  此外,網上說“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的“南京反標事件”時,說到當時南京軍區的一小戰士和把大標語刷在列車上、將影響擴大到上海或北京去(記不準是上海還是北京)。 

  其實,南京軍區那戰士貼的,是小字報,即傳單。大家清楚,有影響的“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是標語、而不是傳單。“南京反標事件”之本身,所說的也是標語、而不是偷偷摸摸貼傳單。 

  再,貼在列車車身上的,也不可能進上海或北京。大家可想想:你非貼、鐵路管理人員拿你沒辦法,可到了下一站、自然會洗掉,哪怕是列車晚點、也一定會洗掉,誰願擔此政治責任?何況你又沒看著。 

  再說,即使進了上海或北京,不還是擴大影響?而隨你怎樣擴大影響,都不會有意味著——“軍隊站出來支持‘打倒張春橋’”的影響之大與其嚴重。 

  唉,我過去,沒把這事當回事。如今,也沒把這事太當回事,所以沒有正經寫過文章,只是想到就寫點。  

              顧曉軍 2016-12-27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