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之更正

2016/12/26  
  
本站分類:其他

“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之更正

“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之更正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二百零六

  

  昨,我無意中打開“顧學研究”推上的"Chinese famous writer Gu Xiaojun" basis“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之依據……出來的是《蘋果日報》的“《一虎八奶圖》諷黨中央”。 

  猛然,我明白了——“《一虎八奶圖》諷黨中央”,是2011年4月13日的《蘋果日報》從2011年4月12日的“台灣東森新聞”轉載來的。而我,則在《“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之依據》中說反了。 

  多年來,我一直在找該文的出處,即首發處。如今看來,“《一虎八奶圖》諷黨中央”的首發,很可能是“台灣東森新聞”。 

  呵呵,對不起大家!我之粗心,是出了名的,把顧粉團的弟兄們也給帶壞了。大家看了文章,沒看我提供的鏈接;或是看了鏈接,沒想到我弄反了。 

  這委實當怪我——平時太真實,使大家不懷疑我了。 

  當然,也委實不能怪弟兄們,因一切都為他們親眼所見(我還好在顧粉團裏嘚瑟),所以大家就太相信我了。如“著名博客”——楊恒均的博中訪問量才三百萬時,我在境內已有幾個千萬訪問量的博客了;韓寒的新浪訪問量才八千萬時,我海外的博訊的訪問量已近九億了。 

  我這人優點是太真實,缺點是太粗心。今,我也把《顧曉軍之名氣之辯》中的“我還有13歲(1966年夏)被批鬥,22歲(1976年春)刷出‘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遂成為‘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的‘南京反標事件’”展開下,讓魏京生、徐水良、胡平明白——歲數,雖他們大;資格,卻是我老。 

  1966年夏,習近平挨批鬥時,我也在挨批鬥。習近平的生日是6月,我的生日是8月;也就是說:同在挨批鬥時,習近平已滿13歲了,而我未必滿13歲(具體,我已記不得了)。 

  我能記得的是——反扭著我胳膊、讓我坐飛機的人的名字(這裏不便公開),主持批鬥大會的人的名字叫“錢重義”(音);還有,台下坐著300多號人。 

  這些人中,除了少數老師比我大外,同學很多都比我小(因為我是六年級)……小學雖然不在了,但總會有人記得的。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調查——時間,是1966年夏;地點,是南京市沙珠巷小學禮堂。 

  1976年春,和我一同參與刷出“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的有四人。除我外,有一人後來混到副處級後退休;一人是如臯兵,後回老家了;還有一人,則因工作表現不好之類被單位開除了。 

  名字,我都記得;處理我的領導的名字,也都記得。 

  我們共刷了三條“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字是我當場寫的。這三條標語于當時的“惡劣”處,就在于我們屬軍隊,而標語又都刷在營區的外牆上。 

  這樣,作為“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的“南京反標事件”的五十幾條標語中,我親手刷的這三條的嚴重性超過了所有的標語;因,這表示軍隊站出來支持“打倒張春橋”(當時辦我學習班的人的原話)。 

  用石三生的話說——沒有顧曉軍的“打倒張春橋”,哪來“天安門四五運動”? 沒有“天安門四五運動”,哪來鄧小平的複出?沒有鄧小平複出,哪來改革開放?沒有改革開放,哪來今天? 

  當然,沒有顧曉軍的“打倒張春橋”,也不會有後來的“強拆”、《裸跳》(見台灣獵海人出版《顧曉軍小說【一】》)……我是禍害老百姓的罪魁禍首。  

              顧曉軍 2016-12-25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