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的牛逼與蠢

2016/12/14  
  
本站分類:其他

曹長青的牛逼與蠢

曹長青的牛逼與蠢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一百九十六
 
 
  勞力在顧粉團裏發了個“你被阻止關注@CaoChangqing和查看@CaoChangqing的推文”的截圖,並道“曹的能量夠大的”。
 
  如此,我想到曹長青的牛逼。曹的牛逼,首先表現在他的推特上——過去,曹從不跟隨任何人;如今,曹終于跟隨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是川普。
 
  達賴喇嘛、魏京生、劉曉波,他都看不上。年輕一點的王丹、吾爾開希、劉剛、柴玲,他更看不上。我顧曉軍,就不用說了。那些個理論家徐水良、胡平,也都看不上;那些個評論家何清漣、程曉農,他還是看不上。
 
  曹長青牛逼吧?我就不敢。我至少得把顧粉團有推特的,先都加上。再找Emma的推特,Emma沒有、我就加她的好友謝雪。後來,我把文章推給吾爾開希,吾爾開希加了我,我就趕緊加他。
 
  我這人牛逼不起來。盡管顧粉團連年向諾貝爾和平獎和諾貝爾文學獎推薦我,我還是牛逼不起來。記得,劉剛寫了篇《顧曉軍是先知先覺》,我趕緊搭腔、還人情。我學不會裝逼。
 
  當然,曹長青能裝,是因為他的文章不錯。可,曹長青別忘了——能顯得他文章不錯,是因為達賴喇嘛有自己的事業,劉曉波寫不了;而魏京生、王丹、吾爾開希、柴玲等又不怎麽寫,願意做政治人物。
 
  能寫的徐水良、胡平,都是搞理論的,不願多寫時評。而劉剛呢,他那些東西又不適合當時評發表。願參與時評的程曉農,則可能把自己的智慧都奉獻給了何清漣(我說了“夫妻店”後,程曉農的文章才漸漸多起來)。
 
  如是乎,海外的時評就成了何清漣一枝獨秀。大家記得吧?是我,反複推薦曹長青後,曹長青才漸與何清漣齊名的。我估計,曹長青自己也不能否認。
 
  其實,牛逼是一種蠢。記得,我“打倒魯迅”時,牛逼呀,滿網絡就只議論我。不議論我,還能議論誰?
 
  一牛逼,我就“狂挺鄧玉嬌”。挺過了,又發起“揭露韓寒”。人家打招呼“顧曉軍: 明天下午2點之前請不要離開家,我們要登門拜訪,跟你這個大作家談談心。(2009-11-26 01:25)”。我不給面子。我心想,我怕誰?
 
  結果,這些年來,我一直遭遇封殺。
 
  曹長青,好像也遭境內的封殺吧?至少與何清漣的待遇,不一樣吧?
 
  當然,曹長青在境外,根本不怕境內的封殺。但,曹長青別大意了——如果我像“揭露韓寒”一樣呢?
 
  或許,曹長青以為韓寒涉嫌代筆,自己不是代筆、不怕。那曹長青就錯了——誰沒有瑕疵?我不是一開始就意識到韓寒涉嫌代筆的,“子彈”是在追打中、不斷積累起來的。
 
  記得,在追打韓寒的第二年,韓寒說我是“公知的2.0版”等。這意在討饒吧?可晚了,網絡上已形成了批韓寒的風暴。
 
  而曹長青,好像也不是無懈可擊吧?記得,海外有一個網站,就專門批何清漣和曹長青。那什麽“與何清漣齊名的顧曉軍”及“何清漣與顧曉軍上演撕逼大戰”等,好像最早就出現在那。
 
  要不,曹長青就享受下被追打的感覺?被追打,能火。
 
  哎,曹長青畢竟還是年輕了點。顧粉團的勞力,去看你的推特,不就是看得起你嗎?而這個看得起,多少還是看了我的面子。不曾想,曹長青會不給看。
 
  不就因為我寫了《曹長青們遭遇政治危機》和《與曹長青們的分歧》這兩篇文章嗎?曹長青,真小氣。
 
 
              顧曉軍 2016-12-14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