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曹长青们的分歧

2016/12/8  
  
本站分類:其他

与曹长青们的分歧

与曹长青们的分歧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一百九十三
 
 
  在《曹长青们遭遇政治危机》中,我已浅浅地谈到了与曹长青们的分歧之一,这就是:《恐怖!今年西方民主制度遇到真正危機》一文开篇说的“美國大選塵埃落定,美國社會主義左翼價值觀與社會傳統價值觀的之爭撕裂美國社會”与我在《曹长青们遭遇政治危机》中说的“只要不是新兴的价值观,总在寻找新的代理人,也总是在试图封杀别人”、“曹长青、何清涟、程晓农们迄今还以为美国的奥巴马、加拿大的特鲁多们,是价值观的不同”、“看不到奥巴马、希拉里与特鲁多及布朗等在政治上的无耻”、“通过美国大选,我找到了问题之所在——政治精英们为了上台、为了选票,渐而捧起了社会主义旗帜”。
 
  也就是说:不要把美国某些精英看得很高,不要以为他们有什么自己的价值观;他们,不过是以为底层民众是多数,而选择了一条更容易登上总统宝座的捷径。
 
如果要谈价值观之争,我情愿与曹长青、何清涟、程晓农及徐水良这类的书呆子争。这就是与曹长青们的分歧之二。以下,我以《恐怖!今年西方民主制度遇到真正危機》中的曹长青、何清涟、程晓农的观点为线索,分类进行阐述。
 
  生存与发展
 
  《恐怖!今年西方民主制度遇到真正危機》中提到“美國社會的傳統價值觀就是政治制度上堅持民有、民治、民享的理念,同時在經濟社會制度方面不依戀政府提供的福利”,而社会主义则鼓吹“共同富裕”。这其实是个“生存与发展”的问题。
 
  “民有、民治、民享”,其实是人类社会的原生态。因人性的特点、人的自私与欲望及恐惧等,人类与人类社会发展了起来。发展起来后,就出现了奴隶制与封建制;这样,“民有、民治、民享”就被扭曲了。
 
  所以,所谓“美國社會的傳統價值觀就是政治制度上堅持民有、民治、民享的理念”,是美國社會的傳統價值觀——崇尚自然,崇尚人类自然的生存状态。
 
  而社会主义,则是“你有我有大家有”。“共同富裕”,更是放大了“你有我有大家有”的不切实际。道理很简单:水泊梁山里可以“你有我有大家有”而掠夺社会,甚至是掠夺一个时代。而如果整个中国、整个世界,且整个二十一世纪、甚至今后数百年……都“你有我有大家有”的话,那么,人类与人类社会就没有竞争,也就不可能有发展了。
 
  因此,普及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人类在消灭自己。
 
  何况,水泊梁山里也不是社会主义,其中是有封建等级的。如今的社会主义,就如同水泊梁山,不也是有封建等级的吗?
 
  社会主义讲“共同富裕”,实际上是讲底层民众的生存;而这样讲生存,则从本质上破坏了发展。以美国传统价值观为代表的自由社会,则是追求自然,实际上就是讲发展;而只讲究发展,也势必无法顾及到社会底层民众的生存。
 
  “顾晓军主义”的“平民主义民主”则认为:以美国传统价值观为代表的“精英主义民主”与以中国社会主义价值观为代表的“精英主义专制”的观点,都是教条主义。
 
  实际上,早已没有纯粹的“生存与发展”;一切,都早已是动态的了。
 
  比如,中国从改革开放至十八大之前,一直是在讲“发展才是硬道理”、讲速度,以至于强拆、截访,根本不顾及底层民众的生存,哪还是什么社会主义?而美国,奥巴马执政八年,加税、大规模发放低收入家庭食品补助等等,以至于形成巨额财政赤字,这不比社会主义还要社会主义了吗?
 
  不能动态的看问题,偏执于价值观的争论,是“精英主义民主”与 “精英主义专制”的学者们的教条与无知。而更可能,是“精英主义民主”与 “精英主义专制”的政治家们的诡计。
 
  透明与阴谋
 
  《恐怖!今年西方民主制度遇到真正危機》一文说“奧巴馬的聲明不僅完全避開了美國跟古巴的對抗是民主跟獨裁的對抗,反而把這種對抗故意模糊成兩國人民的對立”、“曹長青還說,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而加拿大的左派總理特魯多的聲明就更令人憤怒了”、“曹長青分析認為,左派們更是爭相跟特魯多比賽看誰蠢得更多”等。
 
  “精英主义民主”的学者们,真是些地地道道的书呆子,竟然看不出奥巴马们、不过是在邀买人心。
 
  如果不是价值观之争,如果不是起源于冷战,美國与古巴、有必要对抗几十年吗?奧巴馬能两度竞选总统成功,怎么会看不出这些简单的问题呢?这如同,谁都明白陈光诚无法在10秒内徒手翻越4米高墙、而奥巴马与希拉里就是愿意把陈光诚人造成什么“维权英雄”是一个道理。
 
  无论“精英主义民主”与 “精英主义专制”,从本质上而言、讲得都是“精英”。因此,“精英主义”政治家们都崇尚政治欺骗、欺骗民众。
 
  而替“精英主义民主”或 “精英主义专制”说话的学者们,到头来不是被这些政治家们耍了,就是自己的学问与自己的话、结果都不能够自圆其说。
 
  如,社会主义的政治家们明明在强拆、截访,却让学者们拼命鼓吹什么“共同富裕”。而所谓自由世界的精英、美国总统奥巴马等,却公开赞扬古巴的独裁者卡斯特罗。
 
  “顾晓军主义”的“平民主义民主”,则提倡政治透明——抛开“精英主义民主”与 “精英主义专制”的自由与社会主义之争,只讲具体的某一国的某一时段究竟应该是生存、还是发展。
 
  比如,闭关锁国了几十年的中国,就应该讲发展;而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就应该讲民众的生存。别扯什么姓社、还是姓资。而美国,奥巴马执政了八年,已经比社会主义还要社会主义了,就必须发展。再不发展,领头羊的地位变成中国、也不是绝对没有可能。
 
  政治一透明,什么都简单了。阴谋政治,源于人类社会的初期;那时候,有文化的人少。而如今,满大街都是大学生,满网络都是“政治家”,还搞阴谋政治,能骗谁、想骗谁呢?不过是自欺欺人。
 
  人权与平等
 
  《恐怖!今年西方民主制度遇到真正危機》一文说“曹長青談到右派時認為,人的才能等各方面都有不同,所以財富是無法均等的,應該強調和重視的是自由,是個人的權利。在自由競爭下,才有相對的平等”。
 
  在我的《公正第一》、《大脑革命》和《平民主义民主》三本书的出版和其中文章全部在网络上公开发表的数年后,曹长青们终于明白人的先天条件不同、所以也就没有平等可言的道理了。
 
  然而,曹长青还在羞羞答答地谈“個人的權利”、谈“有相對的平等”。其实,人权不存在,平等也不存在。如果人权存在,人权可以有差别吗?不能吧?而既然人权不能有差别,那么,这不就等于平等是理所应当存在的吗?而平等理所当然,不就是社会主义理念吗?
 
  实际上,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是没有的,任何时候都不会存在,也永远追求不到。而人权,也不过是“因其为人而应享有的权利”的释义,是平等这一法国大革命时代的产物的变种与代名词,是美国左派在社会主义思潮影响下杜撰出来的、不三不四且没有道理的东西。
 
  很简单的道理:自由,不是一个什么政治哲学概念,而是天然的、先天就存在着的;“人生而自由”,是对自由的自然描述,是不带观点的(即使社会主义者,也说不出人生而不自由的道理来)。而人权,则是后天的、是杜撰与解释出来的。
 
  打个比方说,自由就是资本主义,是王权地位下降后、资本地位提高的结果。无所谓主义不主义,到了这种时候,你主义也罢不主义也罢,资本都自然而然地为王。而计划经济,则是束缚自由发展。基本同理,自由是自然的、天生的,而人权则是带着平等理念产生的,是为束缚自然的、天生的自由而出现的。
 
  正因为曹长青们不懂这样的道理,才语无伦次——“人的才能等各方面都有不同,所以財富是無法均等的”,是正确的;而“在自由競爭下,才有相對的平等”,则是胡说八道。平等,是指没有差异,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问曹长青:自由競爭,难道不是自由发展?而自由发展的结果,只能是差异越来越大,又怎么会有“相對的平等”呢?
 
  而什么“應該強調和重視的是自由,是個人的權利”,则更是不着边际、不知所云。请问曹长青:自由与人权,与“人的才能等各方面都有不同,所以財富是無法均等的”之间有什么关系呢?而没有关系,你将这些连在一起说,不是地地道道的张冠李戴与胡说八道吗?
 
  文章不短了。简言之:“精英主义民主”讲发展,“精英主义专制”以关顾底层民众的生存为幌子、实际上在阻碍发展。而“平民主义民主”则认为“生存与发展”的问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平民主义民主”还认为:“精英主义民主”和“精英主义专制”,都是搞欺骗政治,把政治复杂化。在人类文化已有了长足发展的今天,政治应该去欺骗、去阴谋,而讲透明。只有透明的政治,才有可能大家都参与;而只有大家都参与,才有公正可言。
 
  人类与人类社会在不断发展,“皇”与“王”及“刑不上大夫”等等,都已遗落在了时代的岸边。而和“皇”与“王”及“刑不上大夫”等等一样,“人权”与“平等”之类、也早晚要进入博物馆。谨望曹长青们能及早认识到这些。
 
 
              顾晓军 2016-12-8 南京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