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剛⇌鄧小平

2016/12/4  
  
本站分類:其他

劉剛⇌鄧小平

劉剛⇌鄧小平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一百八十六
 
 
  這篇文,本該叫“也談‘範式革命’”,是由貞雲子的《“平民主義民主”與“範式革命”——讀顧曉軍小說〈兵馬俑〉》想到的,我先按“也談‘範式革命’”來寫。
 
  貞雲子在《“平民主義民主”與“範式革命”》一文之中這麽說:什麽是“範式革命”?“範式”是一種“理論”。什麽是“理論”?“思考發展成理論的一個特點就是它提供非同尋常的、可供人們在思考其他問題時使用的‘思路’”。
 
  貞雲子的說法,是一目了然的。按貞雲子的說法,我寫《徐水良與“人本主義”》便顯得多余;因徐水良啥理論文章也沒有,只不過是個假裝成理論家的混混,我把他的行為總結為“詐胡”。
 
  為什麽要說“寫《徐水良與“人本主義”》便顯得多余”呢?因為,我陷入了對“範式革命”的思考、對“思考發展成理論的一個特點就是它提供非同尋常的、可供人們在思考其他問題時使用的‘思路’”的思考。
 
  “革命”、于社會層面而言,應該是越少越好。因為,革命是要大量死人的,而革命的效果、又是不確定的。如社會主義,有什麽好的呢?即使社會主義者說社會主義好,也不是全社會一半以上的人說社會主義好,是不是?如此,不是一種對原社會的禍害嗎?
 
  然,從思想層面、學術層面及技術層面而言,則是“革命”越多越好、越“革命”越好。如,我在台灣出版的《大腦革命》,就是對哲學的革命。
 
  且,有志向的人,手裏的東西如果沒達到“革命”的等級、就應該放棄,如我放棄已寫了一多半的“道理學”一樣,不要讓一般性的東西出籠、而損害自己已有的名聲。
 
  以上,說的是甯可少一些也要精一些的道理。還有,則是有的人並不會或不善于操作的問題。如引起我寫《徐水良與“人本主義”》的劉剛的《給徐水良補課:如何成為宇宙頭號理論家》一文。文中,劉剛告訴我們、徐水良不過是個“一句話理論”的空頭的、強說自己是理論家的“理論家”。然而,劉剛的文章、卻少了些論證。
 
  劉剛像華夏黎民黨樣常缺少論證,我以前說過,不知劉剛為什麽沒有注意。劉剛文中說“我的理論是體現在我發表在各種學術刊物上的學術論文裏,是寫入一系列美國研究生教科書中的算法,是在美國專利局注冊的一系列專利”。第一,我想劉剛應該不會瞎編、不會欺騙我們。既然不會,為何不列出幾個呢?說廢話有什麽意義?第二,劉剛是物理學研究生畢業,他肯定會論證,但,為何不將論證的習慣運用到文章裏呢?
 
  昨日我寫《徐水良與“人本主義”》,其中有“‘鄧小平理論’、又可以網開一面;因,鄧小平曾是專制體制的實權人物,自有體制內的理論家們替他補漏”。如此,我想到劉剛相當于鄧小平,也需我這種好多事的人寫《徐水良與“人本主義”》、替他補漏。
 
  剛剛搜索了一下“相當于”,見“數學裏‘相當于’是什麽符號?_百度知道”這麽說:“可逆號⇌/也就是互相推出/左邊等價于右邊,也就是相當于的意思。/望采納,謝謝!!”。好,我采納。
 
 
              顧曉軍 2016-12-2 南京
 
 
顧學書友QQ交流群:152017194

顧曉軍小說【一】 NT$ 370 ¥ 80
顧曉軍小說【二】 NT$ 330 ¥ 71
打倒魯迅 NT$ 230 ¥ 50
公正第一 NT$ 240 ¥ 52
大腦革命 NT$ 380 ¥ 82
平民主義民主 NT$ 230 ¥ 50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