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安娜《镜子和窗户:东西方诗歌与翻译》书评 -袁昌明

2021/8/24  
  
本站分類:藝文

星子安娜《镜子和窗户:东西方诗歌与翻译》书评 -袁昌明

The book is published by Guernica Editions . It is available on Amazon   

See Letter from George Elliott Clarke (former Canadian Poet Laureate)

other review: An Appreciation by John Robert Colombo (poets.ca)

 

不是所有的双语行家都能成为出色的翻译家,也不是所有出色的翻译家都能很好地演绎诗歌;事实上,诗歌很可能是不可翻译的,尤其是当英语和汉语这样截然不同的两种语言互为源语言或目标语言时;然而,在新近出版的诗集《镜子与窗户:东西方诗歌与翻译》中,星子安娜不仅展示了她是优秀译者,同时也证明了她是相当成熟和有才华的诗歌翻译者。其中部分原因当然与她丰富的诗歌创作经验以及与原作者密切交流和对作品深度了解有关。

谈到翻译本身,不用说,从A.F.Tytler到E.Nida的英语环境和从严复到许渊冲的汉语背景,都有不少关于如何翻译以及如何 "评断 "翻译作品的专业理论。无论安娜对这些理论可能很熟悉或不熟悉,她的翻译作品无疑体现了既 "忠实 "于原文,又能向读者传达阐明。随便举例来说,安娜这位诗人兼译者将Allan Briesmaster的诗歌 "Ask"((“Then who can sight the shadows on the wind,/ or hear a single note sung by a stone?”) 译成 "那么有谁能看到投在风上的阴影,/或者听到石头吟唱的单个音符?"。显然,中文版本不仅是 “忠实 ”的,而且在语气、修辞和句法以及节奏、意象和内容方面都是对原文的跨文化表述。同样地,辛牧的 "短诗 "在中文表达中特别凝练,含有大量的意象和意义,但安娜的中诗英译足以与原作媲美,就像前面提到她的英诗中译。

 

那是一张蚀满皱纹的脸

在现实与生存之间

那是一张望着远方发愣的脸

 

Monument

 

That is a face full of wrinkles
between reality and survival
that is a face, dazed, gazing into the distance 

 

实际上,英文译本不仅保留了原诗的生动意象,而且赋予更简洁的阅读可能。

 

正如对一首诗的每一次阅读都可演绎成一首新诗,每一次演绎本身也是如此。尽管有时必须对原作的某些形式结构以及特色作出艰难的选择,但为了受惠作者和读者,译者仍有可能--而且也许更有必要探索他们的技巧。在翻译过程中,安娜为实现 "忠实、清晰和优雅 "做出了卓越的努力,她表现出了高度的灵活性,充分施展了她的才华。安娜本身就是一位优秀而敏锐的诗人,她很清楚应该保留、放弃或 "重新呈现 "什么。比如这个例子,华语诗人李加建的 "秋韵 "中文版是有传统的韵律(尾韵),但在英译版本中却没有这种模式,相反,诗人-译者用了原诗中没有的声音效果,加入了英诗的拟声、同音和合音这些技巧—得以让诗歌的节奏感增强。读一读开头一节就可以比较出来。

飘泊多年,我遗失了 
你给我的那颗红豆 
只有那温暖的南风 
至今还缠绕在心头

 

After many years of wandering, 
I lost the red bean you gave to me. 
Yet the warm breeze from the South 
still entwines in my mind. 

 

阅读这些诗句,我们发现英文译本和原诗一样令人愉快,一样优美和富含暗示。

 

最后要注意的是,安娜为这本诗集选择的诗作风格多样和主题广泛。换句话说,由于她不拘一格的品味,我们有了一本全新诗集,其多样性为我们提供了丰富而深入的跨文化阅读体验。诚然,应该包括更多的诗人,如来自美国的Charles Simic 和Billy Collins,来自加拿大的Margaret Atwood and Lorna Crozier,特别是来自中国的顾城和舒婷,但这可能需要另一个全新的诗集,甚至是一系列的诗集。在这个多媒体似乎早该实现诗歌复兴可能的时代,像这样一本诗集不仅可以在个人层面上为诗人-译者本人提供一个很好的镜子和窗口,而且在更大的意义上是为英汉文学典籍贡献出一些新的价值。

 

            在《美国最佳诗歌》(2020)的 "导言 "中,Paisley Rekdal开宗明义地说,现在是 "美国诗歌的未来,至少不可怕的时候",或者说是 "诗歌读者人数惊人地达到了十五年来的新高"。鉴于此,在倾听Dana Gioia的诗歌“Prayer”/《祷告》之外,让我们双耳和我们的心灵一样敞开,去倾听那些用英语和/或汉语--当今世界最广泛使用的两种语言—抒发出的新声音。

 

Echo of the clocktower, footstep
in the alleyway, sweep
of the wind sifting the leaves.

 

钟塔的回声,
小巷的脚步声,
风筛树叶的扫拂声。

 

简而言之,安娜的《镜子和窗户》是一部篇幅有限的当代诗歌翻译集,但它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和耐人寻味的中英文阅读。

 


【作者簡介】袁昌明,生長於湖北農村,19歲在上海交大開始學習英文字母,1996年獲加拿大薩斯喀徹溫大學英文博士,現在溫哥華與袁青共同主編英文版《太平洋詩刊》(Poetry Pacific)。自2005年來已在45個國家約1700余種英文刊物上发表過詩作,包括全加中學英文教材《朗誦詩選》(Poetry in Voice)、 《加拿大最最佳詩選:十年紀念版 》、 《最佳網絡新詩選 》及中文《環球時報》、《字花》、《創世紀》、《新華文學》等,獲2018年度黎巴嫩納吉-阿曼文學(榮譽)獎、2020年度美國斯大茲詩歌獎及10次美國 “小推車文學獎” 提名,著有8本英文詩集。 https://wepoetry.com/2020/10/01/changming-yuan-selected-poems-thought-hunting/

今日人氣:11  累計人次:19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