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學的方法論  

2016/11/27  
  
本站分類:其他

顧學的方法論  

顧學的方法論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一百七十六
 
 
  “質疑學派”,當是從“打倒魯迅”開始的。“打倒魯迅”,是內容;“質疑學派”,是形式。“打倒魯迅”之後,有“罵罵李敖”、“揭露韓寒”,還有“抓特務——楊恒均”等吧?再後,是“揭露艾未未”、“揭露陳光誠”、“揭露馬拉拉”、“揭露許志永”、“揭露高智晟”等等。真正叫響“質疑學派”,大約是在“揭露陳光誠”的時候。記不清了,反正、“質疑學派”存在了;不僅是存在,“質疑學派”還衍生出了“正炒”、“反炒”等等。且,劉剛等亦已學會了“反炒”,有《劉剛學會了“反炒”》為證。如果沒有“質疑學派”,當不會有今之“顧學”;因此,說“質疑學派”是“顧學”的方法論,當不為過。
 
  “九月隨想”,是當“質疑學派”遭遇封殺與圍剿時、沈澱下來的、思考的結果。“九月隨想”,繼承了“質疑學派”的、對主流社會認定的結果的反叛;然,“九月隨想”已不再僅停留在揭露等等之上,而是經過了思想、是思想的結晶了。記不清華夏黎民黨在《當代部分風流人物資料存檔》中、對顧曉軍的“當代思想家”的認定,是在“九月隨想”之前、還是在“九月隨想”之後;然,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九月隨想”,不用說是華夏黎民黨認定、就天王老子認定顧曉軍為“當代思想家”,怕也不會有人能服。因此,“九月隨想”是內容,也是形式——“顧曉軍主義”建立思想的一種形式。
 
  “道理學”寫了約五十篇,突然不寫了;不寫的原因,是“道理學”雖是新領域,但其份量沒法與《公正第一》、《大腦革命》和《平民主義民主》比。我雖實實在在地老了,但,還不至于老到魯迅墮落到“故事新編”、劉心武墮落到“紅學”中去的地步,如是,我放棄了“道理學”,仍然想有“三個話題”(詳見我《三個話題》一文)一樣的建樹。然而,即使放下了“道理學”,我的思考與文章,也已比之前更加理性了,這是有目共睹的。其實,在“道理學”的寫作過程中,這樣的現象就已開始了。那麽,“道理學”、則可謂是“質疑學派”與“九月隨想”之後的、新形式。
 
  簡單說:“質疑學派”的質疑、“九月隨想”的思想與“道理學”的理性,即“顧學”的方法論。
 
  許有人不解,會問《大腦革命》一書中的“顧曉軍主義哲學”裏的“多元論”“趨勢論”“否定論”,不就是方法論嗎?
 
  是的。“多元論”“趨勢論”“否定論”,是“顧曉軍主義哲學”的方法論;而“質疑”“思想”“理性”,則是“顧學”的方法論。明白了嗎?
 
  你若也想成為思想家,你就必須學會“質疑”“思想”“理性”。你若只想當個時評人或研究者,你應該也學會“質疑”“思想”“理性”。即使你什麽也不想當,只想做一個讀者、頭腦清醒的讀者,你還是應該也學會“質疑”“思想”“理性”。因,只有學會了“質疑”“思想”“理性”,你才能成為一個既不會盲從、又不至于衝動的、真正的人。
 
  本篇,為你——讀者所做的,已做完了;“顧曉軍主義”,也因此而多了根龍骨。
 
 
              顧曉軍 2016-11-26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