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信仰危機”

2016/11/22  
  
本站分類:其他

也談“信仰危機”


 也談“信仰危機”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一百七十三
 
 
  海外地下黨網刊文《罕見!新華社承認中共信仰危機(圖)》,其小標題為“中共喉舌承認中共信仰危機”,其內則是“11月19日,中共新華社發表文章稱‘理想信念動搖是最危險的動搖,必將斷送黨的生命’‘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險的滑坡’”、“作為中共喉舌的新華社公開發文正視中共面臨的信仰危機,反映了中共黨內存在著較為普遍的信仰危機”。
 
  我以為:這其實就是他們在小題大作、故弄玄虛了。
 
  其一,信仰不是某種物質、而是思想産品,即使是首創“平民主義民主”的我、也時不時地要思考——我發明的“平民主義民主”,符合不符合客觀規律、會不會誤導讀者、會不會對社會起到不好的作用等等。何況,中共接受的是外來的馬克思主義,難道不需要有人時不時地思考之?
 
  中共之內、有人時不時地反思馬克思主義,這才說明、中共是個正常的黨,反之、則是一個愚民的黨,是不是這道理呢?
 
  其二,任何信仰,都不是靜止的,也都應該是與時俱進的。世界三大宗教、之所以能夠成為世界三大宗教,就因為它們的主體部分、較故弄玄虛,也較難全部吃透,然,即使這樣,對故弄玄虛的解釋、也是與時俱進的。如不能與時俱進、不能解釋生活中出現的新東西,誰還會信、還有必要信那些勞什子嗎?
 
  一是相比較,馬克思主義的故弄玄虛、比三大宗教少,容易被思考。二是馬克思主義也需要與時俱進、也需要解釋生活中不斷出現的新東西。因此,加入到以馬克思主義為信仰的黨中的人、也不斷在思考;如此,不再信仰,便不足為奇。
 
  其三,馬克思主義、是個反資本主義的主義。那麽,資本主義的本質、是什麽?不過是自由——個人的自由、社會經濟的自由的結構、社會政治的自由的選擇……這些自由,其實就是自然主義。而馬克思主義,則是在反自然——用社會化管理,限制個人的自由、束縛生産的自由、沒收選擇的自由……如此之信仰,易吸引懼怕未來、盼大鍋飯的年輕人,然,身在其中、且久而久之,隨著個人能力的增長、就越來越不喜歡這樣的禁锢個人思想、能力等的社會;因此,信仰也自然會出現滑坡。
 
  其實,面對這些不可逆的問題,中共、做得已經是非常的好了——早已做成了世界第一大黨(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且曆史(時長)也已比祖師爺——前蘇共悠久了至少十年。難道不是嗎?
 
  因此,“信仰危機”如“亡黨亡國”一樣(其一,黨亡了,國依舊存在;其二,國在不斷地更新內容、而不是一個僵死的“國”),是個僞話題,不過是一種危言聳聽。
 
  中共是個現代的黨、是存在于科學時代的黨。這樣的黨,自然明白順其自然,而不至于像秦始皇那樣、派五百童男童女漂洋過海去尋找不死藥吧?
 
  如此可見:海外地下黨網,實實在在是多此一舉了。
 
  而海外地下黨網,是炒作這類僞話題的專業戶,如今春第一炒——“黨媒姓黨”(被我的《黨姓什麽?》所打敗)等,又如炒作韓寒、炒作艾未未、炒作陳光誠、炒作高智晟等,還如最近的炒作林丹被曝出軌等等。
 
 
              顧曉軍 2016-11-22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