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政治之比較與解密

2016/11/18  
  
本站分類:其他

中美政治之比較與解密

中美政治之比較與解密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一百七十二
 
 
  最近,我的筆鋒突然轉向美國大選,很多讀者不解吧?更重要的,則恐怕是大家不太看懂美國政治吧?其實,這是正常的,我也在研究中。今,將研究成果與大家共享。
 
  誰代表誰?
 
  首先,是美國大選中,川普與希拉裏究竟誰代表誰?
 
  一句話可解釋:川普本人雖是億萬富翁,但他的政治理念與政策、是代表美國中産階級的。而希拉裏的政治理念與政策,雖是左傾、代表美國下層民衆(包括大量移民)的,但她自己則是不折不扣政治精英(如布什家族、克林頓家族)。
 
  我們知道,美國是橄榄型社會;因此,川普代表的中産階級實際上是多數。
 
  中國與美國不同,且正好相反。經過三十多年的兩極分化,中國已基本形成一種特殊的社會結構——啞鈴型社會。這,也是官民對立的根本原因。
 
  中國,又是專制體制。因而,權力與財富、都在上層社會的那一坨的手裏。也因此,中國的普通民衆頻遭強拆、截訪等。
 
  發展與發錢
 
  在《公正第一》(台灣出版,2016年4月)一書中,我提出“發錢”與“發展”。這,既使政治的劃分泾渭分明,也概括了後資本主義時代的社會矛盾與矛盾的基本特征。
 
  在《顧曉軍主義民主經濟思想》一文中,我說了“歸納起來,‘顧曉軍主義民主經濟思想’就是:一、未來的人類社會,是‘發展’與‘發錢’的矛盾。二、基本,由精英主義者及思想主導‘發展’,而由平民主義者及思想主導‘發錢’。三、‘發展’與‘發錢’,長期鬥爭、並相互制衡。道理就這麽簡單,將經濟思想複雜化,本質上就是忽悠、排斥老百姓參與管理”等。
 
  現在應當澄清的是:其一,以上主要是依據當時的中國情況(當然也包括現在)而言;其二,是“基本,由精英主義者及思想主導‘發展’,而由平民主義者及思想主導‘發錢’”是概論,在具體情況中要具體分析。如,中國經過三十多年的高速發展與兩極分化,任何一個有理智的學者,都當站在平民百姓的立場上主“發錢”。
 
  而美國,經奧巴馬的八年執政,經放寬移民政策、發放低收入家庭食品補助及醫保改革等,使美國的經濟放緩、財政赤字卻大幅增加。在這樣的情景下,美國自然應當主“發展”。然而,更特殊的情況是:美國的政治精英為獲得足夠的選票,一直在拉攏社會底層民衆,主張放寬移民政策與低收入補助及醫保改革等;如此,這些政治精英反而成了左派。
 
  這就是美國現在的情況,也是我為何于中國問題上主“發錢”、于美國問題上反而支持主“發展”的川普的原因。美國再“發錢”,就真的比社會主義還要社會主義了。
 
  精英與真相
 
  上面已介紹“美國的政治精英為獲得足夠的選票,一直在拉攏社會底層民衆,主張放寬移民政策與低收入補助及醫保改革等”。也就是說,美國真的成了社會主義——政治精英們,成功地忽悠了底層社會的老百姓。
 
  而中國,海外地下黨網一直把中共說成是“土共”。這,是別有用心。經過三十多年的兩極分化,沒錢也沒權的人才是真正的“土”;而擁有權力與財富的人,早已都成了社會精英——從各級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是擁有權力與財富的人這一點,即可證明。
 
  而無論民主體制、還是專制體制,政治精英們的共同特點——就是不斷地欺騙老百姓、就是一個又一個地造假。如涉嫌代筆的韓寒,為大陸人造,但也成了美國《時代》周刊的年度風雲人物等。又如陳光誠,即為中美聯合人造。還有馬拉拉,則是英、美、中、俄等及聯合國聯合人造。
 
  政治精英們,總是——制造一個事件,轉移一場危機;當新的事件變成危機時,他們就又制造另一個事件、試圖再轉移新的危機……他們,就這麽愚弄民衆、禍害民衆。
 
  在政治精英們那裏,永遠沒有真相。看看錢雲會事件中的韓寒的《需要真相,還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及楊恒均的《“事實”只有一個 “真相”卻有很多》,即可知精英們于真相的立場。
 
  而與精英們截然不同的,則是《川普宣布:我將重新打開9.11的調查 人民有權利知道真相!》。
 
  誤區與專制
 
  當然,川普不是思想家、理論家,他也會有誤區,如“人民有權利知道真相”中的“人民”。因,“人民”如今已是一種政治概念,而沒有絲毫意義。川普面對的是支持或不支持他的選民,因此他應該說“選民有權利知道真相”,而不是什麽僵死的“人民”。
 
  就美國而言,民主是既定的體制。而民主體制的本質是什麽、要捍衛什麽呢?民主體制的本質,是自由;要捍衛的,也是自由。自由的思想、自由的體制的潛質,是什麽?就是公正。而公正的前提,則是真相。換言之:沒有真相就沒有公正,沒有公正也不會有真正的自由,而沒有自由、又哪來什麽民主呢?
 
  因此,美國不講公正、不講“公正第一”,而講什麽平等,無疑是誤區(因為,在人類社會,人與人之間從來就沒有過平等。今後,也不會有;哪怕是追求一萬年,還是不可能有——詳見我的《公正第一》一書)。
 
  還有一個最大的誤區,就是“人權”。“人權”,是由自由演繹而來。為何要舍本求末?更何況,判例法與成文法不同,讓人們怎麽談“人權”?
 
  當然,誤區、畢竟只是誤區;而專制,則是本質上的錯誤、無法修改的錯誤。專制者們,可知否?
 
  出路與落後
 
  美國的出路,是啓蒙民衆,尤為啓蒙社會底層的民衆,讓他們不要被政治精英們忽悠、讓他們不要被政治精英們當槍使。
 
  川普的“求真相”,就是一種很好的啓蒙。因為有了真相,人們會恍然大悟。而有了真相,就有了公正;有了公正,就捍衛了自由(就無所謂什麽狗屁不通的“人權”了),也就捍衛了民主。
 
  而中國的出路,則是啓蒙知識分子。因為中國的落後,是政治理念上的落後,是需要新的“新文化運動”、新的“五四運動”的問題。若鼓動民衆衝衝殺殺,則不地道。
 
  也許有人不解,會說中國如今已這麽強大了、還算落後嗎?我簡單地說:朝鮮,是少數敢與美國叫板的國家。也算是一種強大吧?可,建立在封建專制基礎上的強大,不過是一種海市層樓、空中樓閣,難道不是嗎?
 
  解決中國的落後與出路,不靠僞民主的“時評”與“死磕”,誰知賈敬龍會不會又是他們放出來轉移視線的鄧玉嬌?而要靠社會底層思想家的思考與探索。當然,也期待專制者們能幡然醒悟。
 
 
              顧曉軍 2016-11-18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