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裏的花兒

2021/7/24  
  
本站分類:創作

春天裏的花兒

第一次踏進盲啞學校是個晴朗的春日。天,風清雲淡,暖暖的陽光跳躍在柳芽枝條間,有綠色從步道的縫隙中固執的探出頭來。

操場上孩子們各自擁抱著屬於自己的一份陽光,步履歡快的來回跳躍奔跑,他們被太陽賦予的明快線條與常人無異。在這快樂、生動又靜謐的校園中,偶爾有風傳送著器械的碰撞聲,那聲音代替了天真的嘻笑,穿透整個校園,也穿透了我的心,沈悶而遙遠。

再次來,這裏已更名為特殊教育學校。孩子們結束了今年開課以來的第一次晨跑,老師想給他們來張集體合影。72個孩子中有“星星孩子”,更多的則是智力欠缺的“傻”孩子。排好的隊伍七歪八扭,有哇哇亂叫的,目光呆滯的,也有的自顧擺弄著自己的衣角,完全無視老師一次又一次的呼喊。年輕時尚的李老師面對孩子高舉搖鈴:

“孩子們,看老師,跟老師說qie——zi——”。

這時,有麻雀從旗桿旁“嘰嘰喳喳”撲過,簌簌的旋落一根羽毛,後排頂著一頭刺猬般濃密頭發的男孩仰著頭追尋著翅膀的軌跡嗷嗷大叫,鼻涕口水順著扭曲的下巴扯出了長長的線,劉老師從她藍色工裝口袋裏掏出紙巾,兩腳向上一掂,攀著男孩的肩膀,吃力地給不停扭動高出她一頭的孩子擦拭幹凈,隨即示意:

“可以了,繼續——”

“孩子們,看老師,看老師手中的鈴鐺,說qie—zi—”

二排有小朋友突然揮著手臂沖向後面的隊伍,三排年齡稍大的孩子掄起拳頭就向他揮來,年輕的男老師一個箭步上去抱起孩子,撫著他的頭:

“毛毛看哢嚓,好好站這,聽李老師手中的鈴鐺啊!”

兩分鐘後,張毛毛終於伏在老師的臂彎裏安靜下來,鈴鐺聲又一次響起:

“孩子們,看老師,真乖,說qiezi——說qie—zi—”

……

如此反反復復,一遍又一遍,我們只要半秒的一聲“哢嚓”在這裏用去整整十二分鐘,沒有焦躁,沒有呵斥,這場景對老師們來說稀松平常。

每個殘疾的孩子都是被上帝咬過一口的蘋果,大概上帝是在嫉妒他們的芬芳,他們的世界或沒有光明,或沒有聲音,但他們有著更為澄澈的心靈。

這裏,每個孩子身後都站著一個沈重的家庭,每個孩子都是一則心酸的故事。他們是上天遺落的不知人間煙火的天使,他們是開在老師手心裏的花朵,老師們最大的希望是每個孩子能在這裏成長為一個普通人。

課程教室裏,老師啞著嗓子一遍一遍的教孩子念著“你好、你好、你好……”;家庭教室裏,老師指導孩子疊被子,疊了拆、拆了疊,一遍又一遍……操作間裏,情況好轉的孩子,老師正手把手教他洗菜炒菜。宣傳欄上,“大愛無疆,善行天下”幾個紅字醒目突出,學校細心記錄了每個愛心人士的捐贈,大到孩子們的啟智教室、小床,小到日用、零食。

室外,一壟一壟的菜地裏,老師和孩子們種的油麥菜綠汪汪一片。欄柵旁有不知名的小花正在盛開,太陽給它撒上了一層絨絨的柔光,它們細細弱弱、搖搖曳曳努力的向上挺著身子。在春天裏,每朵花兒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活下去。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