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囈語

2021/7/20  
  
本站分類:創作

初夏囈語

 

新雨初霽,山野似又換了容妝,蔥翠蘢郁起來,行岸一隅,細葉尖上還殘掛著,昨夜相思的淚。一線初陽擠破雲隙,過來趕趟,映在樹梢上,嫩綠的透著青亮,羞澀的折顏粉白,生姿的顧盼。密織易季的羅襦寶帶,透著淡淡的郁金香味兒,飄灑曼妙,幾番琉璃。岐側的新枝隨風拂動,伸出芊芊玉手,接納陽光灑照,向遠的綠原,層層疊疊,一明一暗地,交相輝映,生象是深居的閨秀,掀開幽簾,本想探一眼滿綠的精彩,卻是半壁的花顏瀉了下來,讓人心顫地發抖。歡鳥輕快地鳴叫,從這一樹飛到那一樹,追逐嬉戲。一只可愛的精靈閃動輕柔的翅膀,正欲@路過的小姐姐,可剛一落腳,又被同伴叫走,瞬間不見了蹤影,只留下一串串氛氳清歌,引來幾只喜鵲嘰嘰喳喳,在枝條間蹦來蹦去,跳著歡快的華爾滋,雛蟬低鳴淺唱,幼鸝翩躚起舞,綠葉惠風彈奏著清明的和弦,向遊走的生靈傳遞著天國的消息。此刻,不由心生一曲,入畫秦南。舒緩加快的心跳,屏住呼吸,微閉雙眼,靜靜的、靜靜的傾聽枝葉相親的喁語、芳草拔節的樂律,還有那陌上花開的聲音……

應該有一輪下弦月的,我卻沒有能等到,兩個多鐘點的時光就在我頻頻仰望夜空、尋覓月影的舉眉中悄然滑過。

我想像著在一個月朗星稀的夜,月華流照,清輝從垂柳的嫩綠間潤瀉,輕灑在花叢細蕊裏,朵朵的笑,暈開了一江春水,在張夫子的《春江花月夜》裏流韻……若可,搖一葉扁舟,蕩漾在波光粼粼的曼妙裏,尋夢。

可月影缺席,那句“不知江月待何人”將成為今晚的“不知何人待江月”了。

好在星光閃爍,指引行人向前的路。微風習習,流光溢彩,在這樣的江夜裏,風景猶在,還是那麽的亮。

好了,整理衣袖,回轉,準備明日的行裝,出發,啟航!

太陽在回娘家的路上,一步三回頭。終於又轉了回來,想著還是看看這春水初生,春林初盛的仙境。陽光擠破茂密的山林,軟軟地落在銹女的裙祎上,換了一襲絢麗的顏色,幾片棕櫚羞羞答答的微點青澀的光,惹得縷縷輕風在林間捉起迷藏,笑得晨露嘩嘩紛落,滴滴清響。鵲語喧林,遊絲繞樹,幽草憐生。這般的葳蕤,芊蔚,而靈動,暖暖的太陽也索性與山川湖泊,花草蟲鳥同樂,迎接國際節日的到來。

好久未走水湄了,除了親切,還是親切,難得浮生半日閑啊!吟著林徽因的詩,和著李清照的詞,尋尋覓覓。可知否,潔靜的路徑上,少有行人,仿佛比起空中盤旋的鷗鷺還要少。曲徑那邊的蔞蒿在晚風中搖擺,這邊的韭芹閃著油油的綠,連著一畦濕地,可算是風景了?鵝卵石集合的沙洲把江河切割成大大小小的淺灘,棲息的水鳥也各有一方小的天地了。一葉扁舟擱在溪水旁,靜待主人的呵護、遊人的留戀。坐在湄際間,靜謐極了,數聽潺潺的流水聲,天暗了,方覺只此我一人,待回轉,恰霓虹泛起,把我包圍起來,原來水湄的夜色還是這麽閃!

初夏的雨,是柔潤春絲的續集,輕輕地來,悄悄的去,一點都不張揚。曼妙的身姿,始於天階,止於空曠、湖泊,花草、密林,拂如行宮,所到之處,散透著油油的光亮,淡淡的清新,彌漫空際,映影深深淺淺的熒熒綠光。

骨朵殘紅,低眉垂首,欣悅洗禮,立於此,就迸出民初才女林微因的那句“細雨點灑在花前”。一直糾結的是“細雨,點灑在花前”,還是“細雨點,灑在花前”呢?仿佛不同的心境就有不同的釋義。昳麗嬌紅,恰徐誌摩的那句“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似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更為真切。

顆顆珍珠掛在葉尖上,任憑黃昏軟風的采摘,索性去掉雨傘,安心地讓輕靈親吻面頰、滋潤心田,權把隱隱悝憂沖刷,排遣。

行走在夏日的秋天裏,享樂傾刻的清涼。軟風拂動,搖得秀發飄飄,廣袖舒舒。修竹抱團似的簇擁著,似平凹筆下著風的面團,鼓了又泄,泄了又鼓。幾朵開剩的殘花並不絢爛,獨樹一幟時,含著嬌羞,露出青澀的笑靨。夏鶯也不結群,各自飄零,須臾間又掠向遠處的空際,不見了蹤影,可是到天邊的雲海博浪去了麽?亭閣角檐上的大紅燈籠,也欲掙脫牽線,左右搖晃著,恣意擺動。被熒屏和青灰的建築灼傷的雙眼,忽現了那綠叢中的素錦,絲毫沒有等待,就那麽一閃,浮幻出秋葉的靜美,發送夏日裏的秋天只在今朝的通知。

悠悠心結,會念一方好的去處釋然,問號疊加,就逾想拉直成感嘆號。於此,便不由自主的尋塊幽境。

特喜歡這樣的靜謐,靜得只聽見自已輕緩的腳步聲和那密林深處夏鳥的溫囀歡唱。

進入深林,光線暗淡了許多,頭頂晃曳的綠葉,搖落涓滴苷露似的,恰霏霏霽雨,灑在墁徑上。不算平順的石階濕濕的,還殘留著新雨後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水窪漬跡。

初陽流瀉,映著自已晃動的身影,盈滿小徑斑駁琉璃。尋一處石階,坐看綠蔭千科纏綿繾綣、繞指凝柔般的蘊藉,也靜聽輕風與綠葉的喁語、幽草與百靈窸窣的天籟之音……

沐浴其中,心素如簡,若如止水,什麽都可以不去想了,什麽也都可以自由去想,好多事也漸淡去了,就連那一彎擋道的新竹,也似低頭沈思。不忍打擾,側身躲了過去,只向著那枚感嘆號的圓點進發。

湛藍的天空繡上幾朵白雲,輝映雨後新晴亮麗的綠,天上人間似乎並不遙遠。當飛舞的手指彈定最後一個字符時,匆匆腳步踩亮了城廓萬家燈火。登上危樓,腑視燦若星河的夜,更看重天上朦朧的月,不惜花費數個時點,緘默追隨:從襲擾的密雲中走來,又在輕紗薄霧般的海洋裏流淌,始終以消停自若的姿態,瑄染潔凈。終於逃了出來,還不忘向不遠處的一粒孤星禮拜,至此,我這顆易碎的玻璃心也隨之晶瑩透亮起來。

星星困了,月亮累了,想必宙斯也享一個難得的周末,回家歇息了,天空如硯墨一般,似一塊黑布罩著,唯兩排紅燭撕開夜的口子,閃出一條小徑來。我踩著光點,獨自彳亍,這架負重的大車何處歸程?思慮間,但見一花發老者在江邊垂鈞,在點燃香煙的瞬間,露出一張歷經滄桑的臉。午夜的微風拂發、拂頸、拂裸露的臂膀,靜靜流淌的河水給我以瑕想。陪鈞約半個時辰,雖無斬獲,卻一點也不煩心,在老者消煙的一明一滅間,我似乎讀懂了堅守與堅持!辭別時,遠處飄來鄧麗君的《夜來香》,而我卻輕松地哼起了電影《青松嶺》的主題曲“長鞭哎那一呀甩喲,啪啪地響哎,趕著那大車出了莊……,沿著那社會主義大道奔前方……”

連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覺夏深。驚艷一季的花紅歸於青黛丹墨,依依垂柳,枝條隨風律動,頻頻展現嬌妍風姿。禁不住撫摸翠綠,如脂般凝潤,絲般娟麗。仿佛那綠滴進心房,生根發芽,長滿軀間。新雨尉繪藍天,綴娉朵朵白雲,浣洗一般,冰清玉潔。最是那一抹夕陽,余輝映照,揮灑七彩光暉,豐收一晝的光景!遠山含笑,暈開了一江親水,行於臯臺,江水漣漪,微波細浪,似有音律靈韻,想著什麽就會彈奏什麽,總會跟著感覺,一路凱歌。獨自憑欄,習慣於不計時序的流逝,觀江聽水,涓滴成河,匯入江海,自然吟誦“在海的遠處,水很藍,象最美麗的矢車菊花瓣,同時又是那樣的清,象最明亮的玻璃……”而走進安徒生的童話裏。看得久了,似覺自己業已潛入水底,酷如那一葉飄逸自在的水草,浪漫瀟灑,一身的疲憊就在那一刻消彌怠盡。湄徑人流依舊如織,榴裙紅袖不時飄過,迎面那位佳麗,滿臉笑靨,想必又憶起某件開心的事了,惹人勾起嘴角,會心一笑。夜如初,星光點點,萬家燈火,忽想一輪皎潔的下弦月,衣我華裳,在這五月的夜裏,襲我以郁香,襲我以次次水湄的暢想。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