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

2016/10/31  
  
本站分類:其他

自省

自省
 
    ——顧曉軍主義:道理學·三千一百五十五
 
 
  在《諾貝爾文學獎猥亵男童》中,我流露“《道理學》一書有可能會流産”。若真的這麽容易流産,那,我就不是我了。
 
  然,“舉例論證”“道理論證”“對比論證”“類比論證”“喻比論證”“因果論證”之後,是什麽呢?當然,可以補上“事實論證”“理論論證”。那麽,再之後呢?還可以補上“論點”“論據”。再再之後呢?再補上“邏輯”等等。
 
  再補上“邏輯”,不是不可以,而是太不夠自己了。
 
  《大腦革命》一書的成功,在于教人“大腦革命”,讀者讀的也是“大腦革命”,而我販賣的是“顧曉軍主義哲學”。如此才能成為風北吹在《大道如青天》中所說的、“成為廣大民衆講道理時稱手的思維工具”。
 
  《道理學》一書,就應該是——教人“講道理”,讀者讀的也是“講道理”,而我販賣的、則是我個人的“成功學”(假如你認為我算成功了)。
 
  若無我的“成功學”,“道理學”雖我首創,然邯鄲學步、大有人在,不用多久、就滿大街都是“道理學”。“大腦革命”不已到處都有?可誰有“顧曉軍主義哲學”?
 
  即使有人抄襲“顧曉軍主義哲學”,那豈不等于發揚光大“顧曉軍主義哲學”,豈不等于自動站隊、加入了“顧粉團”?
 
  何況,抄襲我的“成功學”、不就是“平民主義民主”——破壞大大小小的獨裁者們的一統天下?
 
  記得,前時森林之子告訴我、他在讀盧梭的《忏悔錄》。記得,石三生在這次封筆前、也說要寫《忏悔錄》式的東西。其實無論是誰、再寫《忏悔錄》式的東西,都無人會讀;哪怕比《忏悔錄》深刻,也無人會讀。因為,時代不同了、社會節奏不同了,如今講究成功,都直接以“直播間”網紅、吸粉、吸金了,誰還會在意、那不知真假的“忏悔”呢?
 
  盧梭的《忏悔錄》、留給今天和我們的,只有坦誠。
 
  坦誠地寫一部《道理學》,把自己的獨特的、無二的“成功學”,毫無保留的奉獻給讀者、奉獻給“平民主義民主”的同仁、奉獻給這個世界、奉獻給後人,才是正道。
 
  因此,“舉例論證”等只是《道理學》中的基礎。已有的“質疑”“批判”“理論”“創新”“拓展”“建樹”“學派”等,要進一步橫向開拓。
 
  還要寫“正炒”“反炒”,還要寫我如何想到“合縱連橫”劉剛……還要寫這次、為何要出手《“盛雪”之我見》等等?
 
  自省,不就是“吾日三省吾身”?而如今,自省已不僅僅是修身養性了吧、不也包括“平天下”?
 
 
              顧曉軍 2016-10-29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