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文學獎猥亵男童

2016/10/27  
  
本站分類:其他

諾貝爾文學獎猥亵男童

諾貝爾文學獎猥亵男童
 
    ——顧曉軍主義:“先帝”曰·三千一百五十二
 
 
  忙著寫“道理學”(順告:《道理學》一書,有可能會流産。因,《大腦革命》一書的中“大腦革命”部分,實際上是“顧曉軍主義哲學”;而書中的“立體思維”與“多系統”兩部分,實際上是我的經驗之談、是我的教學。而《道理學》的“質疑”“批判”“理論”“創新”“拓展”“建樹”“學派”還算是經驗之談、算是教學,但,“舉例論證”“道理論證”“對比論證”“類比論證”“喻比論證”“因果論證”太像一般的教科書了。我不是指內容,而是說將來的“目次”),我就沒有理會諾貝爾文學獎把獎頒給鮑勃·迪倫。
 
  我只知道森林之子寫了篇《諾貝爾獎遭尴尬 顧曉軍先生遇麻煩》,其中有“得諾貝爾獎的美國歌手就承認自己吸毒”等。還知道盧德素也寫了篇,其中有“連續三屆諾貝爾文學獎為躲閃當今世界真正的短篇小說大師顧曉軍先生而進退失據”和“你瑞典文學院昏了頭不要臉,人家鮑勃·迪倫可還知道自己是吃音樂這碗幹飯的,安心做自己的‘非文學人士’呢”。這後面的,好像是鮑勃·迪倫不領情、不要諾貝爾文學獎吧?
 
  要不要都與我無關。總不至于、也不可能鮑勃·迪倫不要,諾貝爾文學獎就收回、轉而獎給我吧?
 
  昨阿素轉發了台灣聯合新聞網的簡妙如的《諾貝爾獎的憂鬱藍調與Bob Dylan》。簡文說“檢視英語世界的報導及評論,這個消息可說是今年諾貝爾獎最具爭議的獎項”。阿素按說“文中提到‘世界上有許多筆耕不輟才華洋溢的作家’,我想到的第一個名字,就是中國著名作家、當代大思想家顧曉軍先生”。
 
  許是意猶未盡,阿素又寫了一篇《諾貝爾文學獎——皇帝的女兒也愁嫁》。
 
  如此這般,我突然想到夏天、南京電視台的一則新聞: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在公交站台上與一少年搭讪;過了一會,男子摟住少年、把手伸進少年的褲裆裏……新聞說,少年的下體被抓破。
 
  夏天,各種鹹豬手的新聞很多。可,無論是在公交車上性騷擾女學生、或猥亵美少女……盡管涉嫌犯罪的男人們的動機是不可饒恕的;但,他們的性取向、是沒問題的。
 
  此刻,我在想:諾貝爾文學獎,這次是性取向出了問題,一如那公交站台上的男子、一個衝動、抓破了少年的小雞雞……
 
  而鮑勃·迪倫不領情、不要諾貝爾文學獎,則如同那被猥亵的少年、不從。
 
  諾貝爾文學評委會,該三思了!大陸李敬澤等的文字(阿素轉發《諾貝爾獎的憂鬱藍調與Bob Dylan》中的附錄《鮑勃·迪倫獲諾獎是對文學原初情境的回歸》),不分明是在鼓勵你們猥亵男童嗎?
 
 
              顧曉軍 2016-10-26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