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砸給了搖滾石頭

2016/10/24  
  
本站分類:創作

2016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砸給了搖滾石頭

2016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砸給了搖滾石頭

    參加“向諾貝爾文學獎推薦顧曉軍”已經三年了,竊喜連續三屆諾貝爾文學獎因為躲閃當今世界真正的短篇小說大師顧曉軍先生而進退失據。

    2014年該獎頒發給法國作家帕特裏克·莫迪亞諾,表彰“他用記憶的藝術展現了德國占領時期最難把握的人類的命運以及人們生活的世界”。這個獎是用來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七十周年的,著重的不是文學成就。

    2015年該獎頒發給白俄羅斯女記者斯維特拉娜·阿列克謝耶維奇,表彰“她的複調書寫,是對我們時代的苦難和勇氣的紀念”。這個獎是用女記者描寫蘇阿戰爭的報告文學警醒世人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如果說上述兩次頒獎不盡人意(因為不達諾貝爾遺囑標準:一份應授予在文學領域裏創作出具有理想傾向的最傑出作品之人士),那也只能說瑞典文學院諾貝爾文學獎評委們醉眼朦胧,而不能說他們做的是“詩外功夫”,畢竟他們選定的男作家女記者玩的確確實實是“語言的藝術”、寫下的是文學作品,而不是唱念做打的東西。

    而在“新華社消息(記者和苗付一鳴)瑞典文學院13日宣布,將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美國音樂人兼作家鮑勃·迪倫。”裏頭的瑞典文學院,不知道被誰灌了迷魂湯,把2016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砸給了美國音樂人兼作家鮑勃·迪倫這樣一塊搖滾石頭。

    鮑勃·迪倫作為美國音樂人譽滿全球,得過音樂領域的許多大獎,那是實至名歸的事情,不是我現在可以非議的。問題是他作為“兼作家”,只寫過一本沒有什麽文學價值的自傳書《有這樣一塊石頭》。拿《人民日報評本屆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不老詩意》的話講,他真的是“非文學人士”。非文學人士得諾貝爾文學獎,滑天下之大稽了。宜乎瑞典文學院只能編出不倫不類的頒獎詞:“在偉大的美國歌曲傳統中創造了新的詩歌表達。”

    甭管多麽新的詩歌表達,多麽美妙的歌詞(與曲調、樂譜同在),都是歌曲,是音樂藝術作品或其一部分,不能歸類于文學藝術作品。把音樂藝術作品當做文學藝術作品來發諾貝爾文學獎,犯了不知概念類別的邏輯常識錯誤,這在習慣分門別類研究事物本質的科學發達的西方,可謂咄咄怪事!

    西方的瑞典文學院不成功的“理的突破”(顧曉軍著《道理學》有一篇就叫“理的突破”),在《人民日報評本屆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不老詩意》中贏得陣陣叫好聲,這不知所雲的叫好聲,大概是在慶祝又一次圍剿“向諾貝爾文學獎推薦顧曉軍”成功吧?

    鮑勃·迪倫是即將卸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接見過的人,是美國大衆文化、通俗音樂的象征性人物。瑞典文學院把諾貝爾文學獎頒發給這樣一個文學局外人,意欲何為?安慰沒有什麽思想文化建樹的奧巴馬嗎?在西歐、東歐之後平衡北美嗎?嘲笑美國近年來沒有過得去的文學創作嗎?把全世界的人當瞎子糊弄嗎?否則,為什麽要跟全世界的音樂愛好者和音樂藝術家、文學愛好者和文學藝術家開玩笑,把具有百年聲譽的諾貝爾文學獎砸給“搖滾名人堂”裏的搖滾石頭呢?

    2016-10-18 16:50:45:北青網娛樂有一篇打瑞典文學院的熱臉的文字,其標題曰“鮑勃·迪倫還未回應諾獎 瑞典文學院已放棄聯系”。這就很說明問題了。你瑞典文學院昏了頭不要臉,人家鮑勃·迪倫可還知道自己是吃音樂這碗幹飯的,安心做自己的“非文學人士”呢。

                              盧德素  2016/10/19子夜0:04寫畢于溯源河畔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