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的殘存

2016/10/20  
  
本站分類:其他

理的殘存


理的殘存
 
    ——顧曉軍主義:道理學·三千一百三十四
 
 
  此刻,在我轉發的、森林之子的《諾貝爾獎遭尴尬 顧曉軍先生遇麻煩》一文下,是“乞討諾貝爾獎!這幫畜牲丟盡了面皮”“看博主眼睛,就知道是要吃藥的主”及“支持”“支持”的哀嚎。
 
  14日,在知悉“書裏有涉及政治問題,已列入案件處理”後,寫下了《廣州海關要抓我(期待聲援)》、《〈顧曉軍小說(二)〉被查扣》和《向中紀委舉報廣州海關》三篇文。這三篇,從三個不同角度,說這件事。我以為:處理這素材,可謂是登峰造極了。
 
  不料,森林之子的《諾貝爾獎遭尴尬 顧曉軍先生遇麻煩》寫得比我好!其文道:“由此想到思想家讓-雅克•盧梭(1712-1778),出版了《愛彌兒》,立即遭到查禁,盧梭受到官方、教會等的圍攻和巴黎高等法院的通緝,此後的二十年基本上在顛沛流離的悲慘痛苦中度過。可是,盧梭之《愛彌兒》被認為‘哺育了近代和現代教育學’。而《社會契約論》為‘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及19世紀風起雲湧的各國民主革命和民族解放運動提供了思想武器’,被認為是現代民主的基礎”、“也許,那些參與查禁盧梭的著作、逼害作者的權貴,看不到自己子孫後代從受思想家的思想影響而構建的民主社會中得到怎樣的好處,然而,我們作為後人是看清楚了。以史為鑒。到目前為止,顧曉軍先生的著作已有幾百萬字……《大腦革命》、《公正第一》和《平民主義民主》三本哲學著作,比盧梭的思想更先進,占領了現代民主理論思想的高地,其社會價值難以估量,即使我們這代人看不到由《公正第一》和《平民主義民主》的理論思想所構建的社會,但,我們的子孫後代是有希望享受到的。試問所有參與封殺、恐嚇顧曉軍先生的當權者們,當想到你們的子孫後代享受到顧曉軍主義帶來的好處時,你們會感到有愧嗎”等。
 
  總有些人自以為聰明(如哀嚎“乞討諾貝爾獎!這幫畜牲丟盡了面皮”的匿名者),然,最聰明的莫過于普通讀者——原本我的《廣州海關要抓我(期待聲援)》、《〈顧曉軍小說(二)〉被查扣》等的訪問量可以,不知是誰發現了森林之子的《諾貝爾獎遭尴尬 顧曉軍先生遇麻煩》,訪問量一下翻了上去。
 
  如此,匿名者就只能哀嚎“乞討諾貝爾獎!這幫畜牲丟盡了面皮”等了,以為能誤導讀者的看法。
 
  我之所以要說“匿名者就只能哀嚎‘乞討諾貝爾獎!這幫畜牲丟盡了面皮’等了”,完全是因為——大陸的官方不許他們胡作非為——就在我在《〈顧曉軍小說(二)〉被查扣》中說“與《顧曉軍小說(二)》‘涉政治’被廣州海關查扣並舉的,有我在台灣‘愛情國小’的博客不能登錄、有我在海外‘中國自由之春’的專欄上不去、有台灣雅虎搜索‘顧曉軍’打不開等等”之後的不久,我在台灣“愛情國小”的博客、被解禁了,海外“中國自由之春”的專欄雖不如從前、但也勉強能發。
 
  我在《理在人們心中》中說過“在他們心底的深處、還殘存著理”。共産黨人也是人,是人、就有“理的殘存”;而有“理的殘存”,就可以與他們講道理。事實上,在我在《〈顧曉軍小說(二)〉被查扣》中寫“有我在台灣‘愛情國小’的博客不能登錄、有我在海外‘中國自由之春’的專欄上不去”時,他們已在商討、改正。
 
  因此,也就只剩下匿名者的“乞討諾貝爾獎!這幫畜牲丟盡了面皮”“看博主眼睛,就知道是要吃藥的主”及“支持”之類的哀嚎了。匿名者們,趁尚能哀嚎、哀嚎吧!
 
 
              顧曉軍 2016-10-15 南京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