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遭尴尬 顧曉軍先生遇麻煩

2016/10/17  
  
本站分類:創作

諾貝爾獎遭尴尬  顧曉軍先生遇麻煩

諾貝爾獎遭尴尬  顧曉軍先生遇麻煩

    2016年的諾貝爾幾個獎項已有結果。和平獎剛宣布獲得者為哥倫比亞總統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就有報道說“哥倫比亞和平協議遭否決 民衆廣場縫白衣”。文學獎推遲了幾天公布,竟推到了美國歌手鮑勃•迪倫的手上,可馬上有貼子爆料“得諾貝爾獎的美國歌手就承認自己吸毒,且戒毒過程很辛苦,總反複”。

    看來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就快成為如魯迅文學獎一樣的鬧劇了!

    或者, 2016年顧粉團忙著校對顧曉軍先生在台灣出版的幾本書,少了時間寫兩個推薦(《向諾貝爾和平獎推薦顧曉軍》和《向諾貝爾文學獎推薦顧曉軍》)。所以,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才會淪落到如此尴尬的地步吧?

    書,是如期出版了。但,今晚讀顧曉軍先生的新文標題《廣州海關要抓我》,頓覺莫名其妙!

    顧曉軍先生在文中說“朋友剛剛告知‘剛接到廣州海關的答複電話,說我們的書裏有涉及政治問題,已列入案件處理 ’。”

    大家知道,小說本是虛構的,怎麽也會“涉及政治問題”?《顧曉軍小說(二)》共收錄50篇小說,在網絡上都可以随意搜索到,如何“涉及政治問題”了?21世紀了啊!難道在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的新政下,封建時代的文字獄又如僵屍般從墳墓裏跳出來了?文革又死灰複燃了?

    記得顧曉軍先生在今年3月19日曾在顧粉團貼出摘錄來的一句話“不得搞人身攻擊,不得搞文革式的圍攻批判”。當時覺得社會環境正在好轉。而現在……

    由此想到思想家讓-雅克•盧梭(1712-1778),“他的《愛彌兒》一出版,立即遭到查禁,受到官方、教會和索爾邦神學院的圍攻,書被焚毀,巴黎高等法院下達逮捕令,緝拿這個‘試圖顛覆社會秩序’的日內瓦人。”以致此後的二十年,盧梭基本上在顛沛流離的悲慘痛苦中度過。可是,盧梭之《愛彌兒》被認為“哺育了近代和現代教育學”。而《社會契約論》為“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及19世紀風起雲湧的各國民主革命和民族解放運動提供了思想武器”,被認為是現代民主的基礎。(參閱商務印書館《盧梭全集(第一卷)》P6)

    然而,思想家的思想是查禁和封殺不了的,曆史也很快就見證和记载了所謂的“官方、教會和索爾邦神學院、巴黎高等法院”的短視和罪行,盧梭1778年仙逝,1794年10月11日,巴黎人民將盧梭的遺骸以隆重的儀式移葬于巴黎先賢祠。也許,那些參與查禁盧梭的著作、逼害作者的權貴們,看不到自己子孫後代從受思想家的思想影響而構建的民主社會中得到怎樣的好處,然而,我們作為後人是看清楚了。以史為鑒。到目前為止,顧曉軍先生的著作已有幾百萬字。不提小說和時評等,單說已出版的《大腦革命》、《公正第一》和《平民主義民主》三本哲學著作,比盧梭的思想更先進,占領了現代民主理論思想的高地,其社會價值難以估量,即使我們這代人看不到由《公正第一》和《平民主義民主》的理論思想所構建的社會,但,我們的子孫後代是有希望享受到的。試問所有參與封殺、恐嚇顧曉軍先生的當權者們,当想到自己的子孫後代將享受到顧曉軍主義帶來的好處時,你們會覺得愧對顧曉軍先生嗎?愧對你們的子孫後代嗎?

    顧曉軍先生的思想五彩缤紛,令人歎為觀止。短短的27天,《道理學》一書已撰寫了35篇。與《公正第一》和《平民主義民主》一樣,《道理學》也將為這個紛亂的、充滿硝煙的世界注入和平的基因和血液,這顯然是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鮑勃•迪倫等所無法企及的。

    在顧曉軍先生正專注于撰寫《道理學》時,寄語廣州海關及封殺顧曉軍先生的官員們,也寄語諾貝爾獎的評委們,為人類美好的未來,為子孫後代的福祉,請善待思想家顧曉軍先生,給他應有的尊重和鼓勵。

    同時,也熱切期待社會各界人士對顧曉軍先生的聲援和支持!謝謝!

                               顧粉團 森林之子 2016年10月14日

顧學書友 售書QQ群:152017194
《公正第一》人民幣51元
《大腦革命》人民幣81元
《平民主義民主》人民幣49元
《顧曉軍小說(一)》人民幣79元
《顧曉軍小說(二)》人民幣71元
《打倒魯迅》人民幣49元
每2本境內郵費另加人民幣6元
境外運費本均人民幣10元已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